剪刀手爱德华 影评——不能拥抱的爱情

  这是一部很久以前看过的片子。
脑海中只记得他的脸。满是伤痕的苍白的脸。还有他的眼神,惊恐而单纯。
当时是害怕的,这样的表情这样的手,满身都是冷冰冰的铁的味道。

在春光明媚的房间,再次重温这部影片。

我看到他躲在-阴-影里,我看到他机械般地向我们走来。
我看到他拖着一双剪刀手,我听到,他的步伐中有孤独的味道。远离人群的孤独,不被理解的孤独。
因为奇特,所以远离人群,因为远离人群,所以单纯,因为单纯,所以孤独——这是我眼中的爱德华。

他用他的剪刀手塑造出那么生动的塑像。他用他的剪刀手为她修剪雪花。
孩子,只有拥有孩子心理的人才能创造出那么美的东西。
他修剪的圣母在雪中张开翅膀。她在他修剪的雪花中舞蹈。

那一刻,是童话。

他有那么锐利的剪刀手,却只用来修剪东西。
他被人推到在地,却不懂得用那双剪刀手来保护自己。
他只是个未完成品,未完成的双手,未完成的如孩童般的心智。

他确是不懂保护自己的。要不怎么会爱上她?那么生动美丽的她。明知没有可能也要爱上她?
那句话说得真对,动什么别动感情。尤其,别动真情。
那些单纯如童话的恋爱不可能走到“王子公主”的结局。童话的结局,只能化作海上的泡沫。
可泡沫也是美丽的。没有翅膀,在陽光下飞舞,在陽光下,逐渐升华。

然后,消逝。

——如电影的结局,她已是垂暮的老妪,年复一年地在雪花中起舞,年复一年地遥望那-阴-森的古堡。
年复一年,他爱着她,却孤独地住在古堡,用他的剪刀手修剪出内心的美好。
年复一年,她想着他,却如常人结婚生子,只将他的变成了说给孩子的童话。
童话。没有结局的童话。一如不能拥抱的爱情

说不到最后,走不到最后。
但却有年年绽放飘舞的雪花,记载着一段曾经。

但已足够。

让我们白发苍苍,依偎在炉火边,安静地,告诉小孙女,曾经,我拥有一份不能拥抱的爱情……

竟然我也需要做电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