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刀手爱德华 观后感——一个冬天的童话

  爱德华,出自你冰冷尖锐的剪刀手的,是荒凉的城堡里晶莹剔透的冰雪雕刻,是城堡之外洋洋洒洒的白雪飞花。


爱德华,我看到你苍白面容上忧郁的眼睛,我看到你一次次不可避免地被自己锋利的剪刀手划破面颊,有些伤口已经古旧,有的还很新鲜。


你的居处,是那-阴-郁的城堡,如同童话里巫婆拘禁公主的黑暗所在,不同也许仅仅在于城堡里不是到处爬满毒虫,而是满满的机器,金属的碰撞声永不停歇……


那个老人,白发苍苍的发明家,给了机器人爱德华人类的心,却没有来得及给他一双人类的手,他手握本来准备为爱德华装上的手,瞪大双眼逼视面前兀立的死神,他倒下的时候,可曾看到爱德华苍白的脸上那双无助的眼睛?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原本是如此清晰可见的明天,可是,爱德华,你拿到了那双如真人一般的手却依然不能成为人——那是做得很逼真的手,可它已经无法替代爱德华那双剪刀手了。


爱德华,如果老发明家没有为你装上人的心,如果你的情感是盲区,那么,手的质地如何根本不能算是什么问题。那样,你可以日日机械地修剪城堡外的灌木,不知道除此之外自己还需要做什么。


可是,爱德华,你有了人的心,你就会感动,会懂得——爱。


为了人间的爱,美丽的白娘子舍弃了无忧的精灵生涯;因为爱,她知道什么叫心痛,她知道了什么叫流泪……


爱,是注定无法摆脱与泪,与痛的牵系的,爱德华.即使你永远流不出泪水,可是你的心底早已经涕泗滂沱了。


爱德华,你不是人们叫作“天才白痴”的那种人,比如达斯汀.霍夫曼的“RAINMEN”,你有人的心,却只能是人类世界里的一个“异 类”;你有着人们所有的悲喜,却无法在脸上流露一二,甚至,你不能扶助摔倒的孩童,你不能够拥抱和抚摩心爱的女孩,因为你的剪刀手不能传递你心中所有的浓 情,只能够划破他们的肌肤,带来意外的恐慌。


所以,爱德华,你只能惶惶然一路奔逃。


爱德华,爱德华,你心里可曾隐隐地怪责过那创造了你却也无形中毁灭你的老发明家呢?他创造你,是为了让自己幽闭的生活中有个伴儿吗?或 者,也为了向着更高更艰深的未知领域发起冲击?依傍着古堡,他的心远远离开了山下咫尺之遥的市镇,远远离开了喧嚣的人间,可是机器能够填补空虚的情感吗? 发明的喜悦能医治长期孤独带来的创伤吗?


也许,在老发明家而言,爱德华,你,原本是他此生最重要最伟大的成就啊,他终极的目标应该是创造与人类完全相同的最伟大的机器人吧?


可是,这样一来,他逃离尘世的大半生就显得滑稽了起来。谁能与他同销这万古深愁呢?原来不是机器,只能是有情感的人,哪怕只是个机器人。


在老人骤然间死去的时候,合上他双眼的,只能是你,苍白脸孔的爱德华,尽管,那一瞬你的尖利的“手指”划破了他尚未冷却的肌肤,有一道血的印痕在他脸上,然后,挂在你的剪刀手上……


爱德华,你的产生原来是个悖论。


因为孤独与对自我的挑战,爱德华成为老发明家创造的新的生命体;因为怜悯,爱德华离开了-阴-冷的古堡,来到了山下的小镇,可是终究要回去。


悖论在继续,并且不断地深化着。


在人类的世界里,爱德华,你的“手”成为满足人们物欲的介质。你可以修剪出各种特色*样貌的植物,可以剪出最富想象力的奇异发型。你不停地做,不仅因为自己能够这样做,而且因为自己的感激而喜欢这样做——


是的,你感激,感激人类的怜悯使你走入新的生活,即便当你发觉爱上那个美丽女孩儿的时候有些心痛与无望,即便当你因为这爱甘愿充当罪恶本身的替罪羊时有些伤心,你依然是感激的。


可是,最终你只能发足狂奔,逃回他那近在咫尺却注定与世永绝的古堡,身后那些驱逐你并且想要置你于死地的,正是你曾经为之奉献出才华与情感的人类。


你的爱是在心里的,爱德华,可人们却习惯了以一种姿态,一个动作去表达,所以你带着深深的爱抚摩心爱的女孩儿时,只能给她带来伤痕,只能使世人惊恐——他们不能习惯这一种发自内心却永远无法形于外的爱。


在人类的观念里,这样的柔情只能够被叫作"残酷的温柔",你知道,你明了的.


怜悯与关心,曾经使你的心渐渐温暖,可是人类的欲|望与规范终究无法容忍也不屑去了解你表达爱的方式,所以,爱德华,你只有逃离,怀着不能够爱我所爱的痛楚和被抛弃的惶惑。


爱德华,你依然在他的庭院里修剪那些属于你的植物,雕筑那些玲珑剔透的冰雕。金属的指尖与冰块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嗤嗤声,手扬起的时候,一片片冰晶纷纷而落,越落越多,飘下山,飘到那个一向温暖的市镇,化做了雪花,从此,那里开始下雪……


爱德华,在你向山下偶尔投去的一瞥中,你可曾看到当年那个打动你心也被你打动的女孩儿?很久以前那个圣诞,她曾经在你雕刻她美丽容颜与青 春的冰晶中翩翩起舞,裙裾飘飞,长发飘飘,语笑嫣然……如今,你双手幻化出的依然是她那时的飞扬青春 ,只是,山上一日,世上多年啊,那个姑娘早已是垂垂老矣的慈祥祖母了!可是,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窗外的雪花,她就知道是来自谁的思念。她在给她的小孙女讲 故事,讲雪的来历,讲来自遥远的古堡,来自遥远的真爱的故事……


爱德华,从你来到世间,收获的似乎只有伤害,无论是你那宿命的剪刀手,还是老发明家,或者人世的同情和猜忌恐惧,可是,最终你交还人世的,是那样美丽的关于雪的传说,还有爱,那洁白晶莹如雪花的真爱……


不必再回眸,爱德华,且让我向古堡中你忧郁的背影投去长长的注视,并且,期盼雪花在一个静静的夜里飘落在如我一般的芸芸众生的梦中,然后在梦醒的时候看见窗外广漠晶莹的琉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