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走 Never Let Me Go》影评——守望到尽头

   我读原作的日子,大概是一年多前,从图书馆借来书,放在家里好一阵子才发现,甚至都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借这本书,大概还是布克奖的名头所致,或者是那个科幻 的外壳。石黑一雄写得婉转细腻,导致那本书闻不出什么“科”的味道,倒是有点布拉德伯里式的诗情画意,却是哀伤无比。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么快它就给改成了电 影。

现在看来,电影和原作的出入不大,时间线也大致和小说的三段相仿,由于篇幅的问题,细节自然要丢失不少。最有变化的地方,原作花了巨大的笔墨在刻画三人之 间微妙的感情关系上(抛开Kathy和Tommy的纯真朦胧之爱,更主要的是三人之间的友情),然电影从一开始就在偏暖色调的摄影中逐渐地把色调调冷,把 主要的精力用在培养气氛来让我们看那不可避免的悲剧。有人说为什么这悲剧是注定的,难道Hailsham出来的人就不会跑么?其实故事怎么设定是石黑一雄 自己的事情,跑也无可厚非,那便成了通俗乐趣的逃出克隆岛,而简单的逃避并无法让观众对这个错误的根本有更多的认识。换个角度想更容易理解这样的故事走 向,尽管这是一本英文小说,但石黑一雄本质上是个日本人,故事也弥漫着日本审美的腔调,这种如梦的迷离感,加深了对宿命的接受。就算跑,又能跑到哪去?这 已然是Hailsham学生的命运,唯哭,唯笑,唯爱过,唯有让自己按照宿命的轨迹走向终点。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尽管有对科幻问题中的假设提出了不认同的观点,但吸引人的地方,则在于利用腔调氛围这个陷阱,把我们也埋进故事的假设中,让我们随着 那三人,一起被禁锢在那仿佛美好的学校,然后一点点发现自己的所有皆被创造自己的世界所蚕食,从灵魂到身体,一一被玷污,无力抵抗,也无从宣泄。就像那艘 在海边搁浅的船,被抛弃在一旁,一点点地锈掉。这个悲观的世界观,缘何能感触到我们?皆因我们也是另外一种程度的Hailsham学生,皆因我们的原罪和 脆弱,皆因我们也有宿命。

我始终觉得,其实看似坚强的Kathy才是最可怜的,因为她最后要面对谎言的拆穿,面对好友的逝去,在多年后找回爱,却又要面对爱人的死亡。作为一个carer,她要经历一切孤独时刻,而且要独自面对自己的宿命。

好在电影还给了我们几个美丽的时刻,Mulligan古典的微笑,和Garfield羞涩面庞下撇起的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