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诚勿扰2》影评·值不回一张电影票钱

自前年《非诚勿扰》大破3亿票房之后,华谊公司就发现了一个可以不断再生的金矿,而且投入少、产出大,所以在今年《唐山大地震》7月拿下6亿票房之后,为了使业绩报表熠熠生辉,年底又快马加鞭促使冯小刚再推《非诚勿扰2》。赚钱是天经地义的,投机行为我们也不是不能容忍,但是能不能把商品打磨得稍微像样一点,对得起观众一张四五十以上的票钱?

对于被不少人抨击的《非诚勿扰》我曾经表示力挺,这部作品虽然也有一定瑕疵,但是里面的人生感悟和故事结合的程度还在容忍和理解范围内,并且与普通人的情感联系比较到位,也是它票房大卖的原因。然而到了《非诚勿扰2》,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在中国拍电影挣钱实在是太容易了,叙事断裂、剧情不连贯、只有不断地甩台词、人生大师式的教育性台词已经到了完全称不上是一部电影的地步。我只能说,好莱坞几大影业老板若看到由本国最卖座导演拍出来的该片,会产生如下共识:那个世界上潜力最大的市场,只要撤下防线,我军一去,如履平地。

《非诚勿扰2》的前40分钟葛优和舒淇的戏份算是本片惟一值得看的部分了,至少还接着点《非诚勿扰》的气息,且不论试婚情节是多么地别扭,以《非诚勿扰》中葛优角色对情感的理解,是办不出《非诚勿扰2》里坐轮椅找别扭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事情的,所以《非诚勿扰2》为了逗而逗、为了曲折而编得不自然,使现在的这个故事完全失去了《非诚勿扰》曾有的趣味。

更不要提后半部分孙红雷扮演的李香山一跃成为主角,安排的长达20多分钟的葬礼简直可以把人逼疯,一部以贺岁爱情喜剧为卖点的电影,为什么可以出现如此场面?《非诚勿扰》里的邬桑莫名其妙大哭的场面就很多余,但好在短,就忍了,但是这种中年危机的夫子之道在续集里膨胀成了一节人生讲堂。这背后的原因就是导演经过《唐山大地震》之后的膨胀,以及电影公司急功近利的诉求。

冯小刚是经历10年以上的兢兢业业才获得今天的地位的,我曾经认为“为人民服务”的冯小刚是中国特别需要的导演,有100个冯小刚才好,但是10年过去了,100个冯小刚没有出来,却有越来越多的认为自己拍什么都可以大卖的导演。更可怕的是,这个迅速膨胀的市场,不断在给这些导演错误的讯息,认为高票房来自于他们的“作品”不赖,甚至很好。现在的电影市场和氛围远比《英雄》、《无极》的时候更可怕,所以张艺谋、陈凯歌当时还有机会反省,恢复清醒,现在这个近似疯狂的时代,谁能把这些导演从自我满足的神坛上拽下来呢?

表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