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可辛请拍《等待》影评·,我们一直在等待

陈可辛被公认是媒体最喜欢访问的电影导演之一,因为他不仅言之有物,而且真诚坦率,只要你有兴趣,他甚至愿意分享和探讨一些业界中人不想提及的话题,譬如艰难、焦虑、挫败。但问题是陈可辛也是公认最成功的华人导演之一,他导演或监制的戏,尽皆叫好叫座,得奖无数,票房过硬,一直是品牌保证,何来焦虑挫败之说?且举最近一例,今年金像奖《十月围城》再下一城,陈可辛却自认挫败,因为与内地保利博纳于冬合组的“人人电影”只一年便分道扬镳。这已经不是陈可辛的“电影大业”第一次暂缓步伐,十几年来,他西奔东走北上,不断做新公司创新模式,为的就是08年金像奖凭《投名状》上台领奖那句:“我要为香港电影寻一条路出来”。是以陈可辛的焦虑和挫败,主要源于自告奋勇为逐渐式微的香港电影做开路先锋,毕竟对他而言,只拍部赚钱拿奖的好戏绝非难事……

 

从《十月围城》到《神奇侠侣》,陈可辛一直强调监制的作用,“我觉得监制这个岗位对一个公司或者对一部电影来说更为重要,导演不一定要负起商业责任,但作为监制就必须承担这个责任。我一直想改掉内地热衷‘名导制’的习惯。”很多人以为陈可辛近年才开始导而优则监,其实他入行就是从制片助理干起。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还在美国大学读电影的陈可辛暑期打工帮吴宇森的《英雄无泪》担任翻译和助理工作,之后入嘉禾成为蔡澜的制片助理,随着工作经验丰富,他也像许多香港幕后影人那样,兼任各种职位,包括助理导演、制作经理、制作统筹,最后做到监制和导演。做监制多亏多年好友兼“大佬”曾志伟的提拔,“那部戏叫《神行太保》,曾志伟对我很信任,只要我愿意,甚至可以亲自执导,但当时我对导演仍没有十足把握。”

 

陈可辛:请拍《等待》,我们一直在等待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陈可辛第一部做导演的电影是《双城故事》,这部戏不仅让老友曾志伟夺得金像影帝,更奠定他90年代做导演的路线,拍偏向个人趣味的情感片。原来在成为监制之前,陈可辛主要做主流港产动作片的幕后统筹工作,但若做导演,他实在很怕拍动作片,“我真的不喜欢在自己指挥之下调动大队人马的感觉,权力非我所好,那是我与其他大部分导演不同的地方。”多年之后,陈可辛“自食其言”,连拍《投名状》、《武侠》,但其实在此之前,陈可辛已转拍惊悚片等类型片——原因无他,时过境迁,现在的香港电影早已不复往日辉煌,想拍自己喜欢的电影不是不可以,但压力太大,陈可辛既然已是港片品牌保证,便不能像当年那样与李志毅、张之亮合组“风尘三侠”、并称“新难兄难弟”了。

 

  UFO是陈可辛对香港电影前景进行的第一次探索,这家公司聚集了一批有理想的年轻电影人,拍片标准为:不跟风,找新题材创作,当然,也要卖座。90年代前期是古装武侠片及爆笑喜剧的天下,除此之外,几乎都难跻身主流。但陈可辛与李志毅先以向伍迪艾伦致敬的《风尘三侠》,后以向五十年代香港电影致敬的《新难兄难弟》打响名堂,紧接着《金枝玉叶》叫好卖座,迅速树立起UFO品牌。“《金枝玉叶》成为票房卖座大片远超乎我们预期,它的确为个人职业生涯和UFO电影人公司翻开新的一页。”更重要的是,陈可辛可以从喜剧角度展现他想说的话、他想表达的情感,包括他对某些社会现象的反讽。

 

UFO是90年代中期香港影坛的一次清流,但想保持创作和市场的平衡又谈何容易?陈可辛拍得最有乐趣的《嬷嫲帆帆》票房惨败后,就只能拍为弥补财政赤字的续集电影《金枝玉叶2》。当陈可辛、李志毅的个人趣味被市场压倒后,UFO终被嘉禾收购,因力争才有机会拍的《甜蜜蜜》纵然叫好叫座,但也成为陈可辛离开香港西赴好莱坞的告别作。在美国,陈可辛只拍了一部《情书》,正当他犹豫是否留下发展时,《卧虎藏龙》的成功为亚洲电影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环境,陈可辛遂创办自己的第二家喝彩公司(Applause Pictures),打出“泛亚洲电影”的旗号,旨在以亚洲为本位制作电影,针对亚洲市场,集合亚洲导演拍片以抗衡好莱坞。先后邀请泰国、日本、韩国知名导演合作《春逝》、《晚娘》、《见鬼》、《三更》及《金鸡》系列,都有不俗反响。但这种跨地域合作耗费精力及投资太大,结合不同地区元素拓展亚洲市场的策略也未必次次奏效,坚持几年之后,陈可辛终于步其他香港影人的后尘,北上神州开始了新的探索。

 

陈可辛:请拍《等待》,我们一直在等待 - 魏君子 - 江湖外史之港片残卷

 

陈可辛之前,已有很多香港影人进军内地,但在《如果爱》表现平平之后,他迅速调整方向,转走类型大片路线,《投名状》、《十月围城》皆以惊人成本诚意制作赢得数亿票房。在内地,陈可辛似乎找到了资金的源头活水,但也因此陷入“类型大片”的雷区。当被人问及近作太多商业计算,陈可辛先是“供认不讳”,然后感叹说,这就启动准备了十年的爱情片《等待》,但当我们望眼欲穿时,等来的却是《神奇侠侣》、《武侠》、《血滴子》。失望么?失望。理解么?理解。陈可辛不是为一个人战斗,是为香港电影寻找出路,但有时候,不妨为为一个人战斗,请拍《等待》,我们一直在等待……



原载《香港电影》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