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图》影评——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这些年,韩国电影的产量过高,其结果是,大部分韩国电影的内容都非常“水”,质量下降。

除了金基德的电影,能吸引我的韩国电影不太多。可到如今为止,我没有写过一部金基德的电影,就像没有写过一部阿莫多瓦的电影一样。原因很简单——因为喜欢,所以怕写。

所看的几部还算喜欢的“非金基德”韩国电影,几乎都是古装片,如《丑闻》、《醉画仙》、《王的男人》、《千年鹤》……至少,通过这些电影,可以对韩国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有所了解。

昨天晚上打了个通宵,总算把这些天以来一直吊在心上的工作任务给完成了。心情轻松一点,不想再看战争片、喜剧片,换换口味,看一部韩国的古装情*色*影片——《美人图》。

 

《美人图》取材自朝鲜十八、十九世纪两名真实的历史人物——著名画家金弘道与申润福。据我查到的资料,金弘道(约1745-1816年)、金得臣(1754-1822)和申润福(18世纪中叶-19世纪前半期)并称朝鲜三大风俗画家。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展示了许多金弘道、申润福创造风俗画的场景,并展示了他们许多的风俗画作品,确实画艺高超,栩栩如生,精彩老到。不过,历史中真实的申润福是个男人,而影片中的申润福被塑造成一个长期女扮男装的女性*形象,她除了有一个深爱的情人,还被她的老师金弘道所深爱,师生之间存在着某种压抑而暧昧的关系。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影片中的申润福,实为申润福的妹妹申润贞,出生一个绘画世家之中。她酷爱绘画,从小就显现出极高的天赋。因为身为女性*,在封建社会中没有地位,不被父亲重视,她七岁时就偷偷帮哥哥申润福画画。父亲误以为是儿子所画,要求儿子申润福当众绘画,申润福出丑使家庭蒙羞,轻生自杀。

父亲为了挽救家族声誉,要求润贞女扮男装,顶替哥哥拜当时朝鲜最著名的宫廷画师金弘道为师,以图超越金弘道,重振申家在画坛的地位。

申润福(润贞)渐渐长大,绘画技艺与师父金弘道已不相上下。金弘道其实早已发现申润福为女儿身,但实在爱惜这位天资极高的爱徒,并对她暗生爱恋之心。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奉皇帝的玉旨,师徒二人赴民间采风,创造风俗画。

长期男扮女装、闭门学画的申润福被市井间丰富多彩的生活与男欢女爱的风情所吸引,春心萌动,不但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而且创作了大量勇于追求爱情、享受性*爱的世俗画,开朝鲜情*色*画的先河。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一方面,她因为大胆的画风招致婬*乱、低级的指责;另一方面,师父金弘道不愿徒弟因为真爱暴露男扮女装的身份,离开画坛,离他而去……矛盾日益尖锐,并最终酿成了一场悲剧。

 

故事编得还不错,尤其打动我的是影片摄影画面美轮美奂,通过极其精致的取景、构图、用光,展示出风景之美、世俗之美、人体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世界各国的情*色*电影看得也不少了。我个人以为,单从对性*爱的表现来说,韩国电影拍得最唯美、最干净;而《美人图》中的画面,无疑是韩国电影中的精品。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非常喜欢申润福和金弘道的绘画作品。尤其喜欢申润福的画作,笔墨之间流动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爱情的向往和追求。

我存了许多申润福和金弘道的画作在博客的相册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这里也贴一些申润福的作品。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美人图》:世俗之美,情|欲之美,绘画之美 - 浮云 - 浮云一样的西林

 

 

 我的推荐指数:★★★★★

相关资料:

片名:美人图
英文名:Portrait of A Beauty
导演:郑允洙
编剧:韩秀莲
主演:金敏善
   金英浩
   秋瓷炫
   金南吉
类型:剧情/古装
片长:--
级别:19岁以上可以观看(韩国)
发行:CJ Entertainment
上映日期:2008年11月13日(韩国)

影片《美人图》剧情简介
跨越250年的震撼!
天才画家原是女儿身!

  润贞是4代画员之家的小女儿,画得一手好画儿,7岁时就偷偷替哥哥申润福作画。但某日,她平淡的生活因哥哥的自杀完全改变。为了画画,她放弃了女性*身份,穿起男装顶替哥哥申润福。

  欲|望与美丽一线之间
  朝鲜最早的情*色*画

  润福的绘画实力高超,连朝鲜最著名的画家金弘道也为她的才能所折服。润福擅长描绘自由果敢的爱情,她的情*色*画开朝鲜之先河。然而,她的“俗画”招致了婬*乱、低级的指责。
  四位男女隐秘而热烈的爱情
  江武的出现使润福生平第一次坠入情网。在爱情面前,润福想恢复女儿身;为了润福,她的初恋恋人江武可以不惜生命;金弘道由爱惜弟子的才能而爱上了她的全部;妓女雪花因为对弘道的爱而心生嫉妒。
  “美人图”里隐藏着250年前的秘密,他们彼此得不到呼应的爱情和致命的嫉妒导致了无法预测的不幸……

突破历史与想象的界限
制作精良的韩国式纪实影片

  影片《美人图》将在今秋的银幕掀起古装纪实之风,这部影片描绘了朝鲜后期三大风俗画家之一的申润福的生平。纪实片在韩国早就兴起,《马拉松》、《杀人的记忆》、《那家伙的声音》等由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表现出了巨大的潜力,之后,纪实风潮转向古装,著名的有《王的男人》,这部影片借助“宫中伶人”这一媒介,对尽人皆知的暴君燕山君及妖妇张绿水进行了重新诠释,从而成功地让成千上万的观众走进了电院。今年,《美人图》、《双花店》等以朝鲜时代为背景的影片纷纷亮相,将联手迎来“古装纪实”的全盛期。所谓古装纪实,即就历史人物展开想象的翅膀,把纪实与历史糅合在一起,古装纪实的盛行对素材枯竭的韩国电影人来说简直如逢甘霖。申润福的故事很少被搬上银幕,因此《美人图》格外值得关注,尤其是片中把敢为时代之先的天才画家申润福塑造为女性*,不禁令人浮想联翩。在这部影片中,不仅可以欣赏到出自申润福之手的朝鲜最早的情*色*画,还能感受到主人公们令人震撼的爱情。随着《美人图》的上映,制作精良的韩国式纪实电影将掀开新的篇章。

情*色*画里的别样朝鲜爱情故事
《丑闻》、《王的男人》、《婬*乱书生》之后的轰动之作

  《丑闻》、《王的男人》、《婬*乱书生》等影片均因为大胆的演出以及发生在保守的朝鲜时代的出位爱情而成为话题,《美人图》与这些影片一样,也讲述了朝鲜时代的轰动爱情故事。影片开篇即交代了天才画家申润福乃女性*这一震撼性*的内容。除此之外,片中四位主人公间的感情也令人震撼:发生在申润福和她的初恋恋人、青铜镜匠人姜武间的爱情热烈得令人窒息;而她的老师金弘道爱着申润福,又被朝鲜第一名妓雪花爱慕着。隐藏在画作“美人图”里的秘密其出格和大胆的程度堪比电影《色*、戒》里的床戏,朝鲜最早的高品位情*色*画的真髓在影片中将得以尽情展现。一段充满魅惑的朝鲜时代言情故事,比《婬*乱书生》香艳,比《王的男人》华丽,比《丑闻》忧伤,《美人图》将延续古装热神话,向世人证明什么叫做轰动。

韩国最早描绘申润福生平的作品
家喻户晓又无人了解的申润福

  最近兴起的朝鲜后期天才画家“申润福热”,追其源头其实是影片《美人图》,这件事成为大众津津乐道的话题。小说《风之画员》、及由小说改编而来的电视剧《风之花园》的主人公都是申润福,但电影《美人图》比这两部作品企划的都要早,由于电影由企划到放映需要很长一个周期,所以《美人图》最晚与观众见面,不过,电影的剧本已于去年4月份就在著作权协会完成了登记,而李正明的小说《风之画员》去年8月份面世。《美人图》与《风之画员》虽然都以申润福为主人公,但故事却截然不同,把电视剧与电影相对照来看,将别有一番趣味,电视剧《风之花园》在绘画中穿插了推理故事,而《美人图》的重点是言情。讲述画家生平的电影,韩国此前只有《醉画仙》,这次《美人图》将展现出一个家喻户晓却又无人了解的申润福。

致命的诱惑!
美丽的金敏善的再发现!

  如果说《色*、戒》有汤唯,《美人图》则有金敏善。《美人图》中,金敏善以韩国电影中从没有过的令人眩晕的裸露大胆利落地演绎了情|欲场面,为了演戏不惜身体,通过《美人图》,金敏善的演技愈发成熟。当一个为了画画而女扮男装的不谙世事的艺术家,在爱人面前第一次露出女性*的身体时,其散发的魅力是刺激而致命的。《美人图》的海报和预告中,金敏善若隐若现的美丽背影赢得一片叫好声,而在影片中,她的美丽的姿态将更加熠熠生辉。

历经250年而复活的艺术之魂
申润福、金弘道画作银幕中完美再现

  《美人图》讲述了著名画家申润福与金弘道的生活及爱情故事,他们的画作也是影片的看点之一。包括充满挑衅性*的自画像 “美人图”在内,“端午风情”、“月夜密会”、“月下情人”等申润福画集中的画作,及“摔跤图”、“松下猛虎图”等金弘道画作都将经过严密的考证与细致的描绘在影片中得到完美再现。《美人图》请来了弘益大学东洋画教授崔淳宁代替演员在影片中表演金弘道作画,但寻找金敏善作画时的替身却颇费周折,韩国水墨画画家本来就不多,而女性*尤其少,不仅如此,影片还要求替身能完美地临摹出申润福的画作。千辛万苦之余,在崔淳宁教授的推荐下,总算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使拍摄得以顺利进行。《美人图》完美再现了申润福和金弘道作画时的风采,画画也是影片的重要主题,为银幕增加了艺术之魂。

影片犹如博物馆
国宝级大师的作品闪亮银幕

  电影《美人图》中因为有众多文物亮相而成为又一话题,出现在电影《美人图》中的总价值达8亿元的道具大部分都属于文物级别。《丑闻》、《婬*乱书生》等古装剧也曾因贵重的道具而受到瞩目,不过《美人图》因为道具出自国宝级名人之手而格外意义非凡。影片中两位互相欣赏的天才申润福和金弘道所用的笔由“无形文化财”李仁勋大师制作,雪花屋中摆设的画角出自另一位“无形文化财”韩春燮大师之手。画角简单地说即在牛角上面作画,是一门非常高难的艺术,目前韩国也只有2人能制作画角。既有名家的画作,又有文物级的道具,电影《美人图》俨然一个流动的博物馆,边观看影片边从中发现这些宝贵的艺术品,是《美人图》给观众带来的另一乐趣。海心/文

金弘道
  [清]字士能。善画山水、人物、花鸟.《中国画学全史》
  金弘道(1745~1815以后)
  朝鲜画家。活动于李朝晚期。字士能,号檀园、丹邱、西湖、高眠居士,金海人。山水画、人物画、花鸟画无不擅长,于风俗画尤为精到。他常以幽默与讽刺的手法描绘庶民生活,成为郑鄯以后的李朝画坛巨匠。画作多描绘山水、花鸟 、人物。以幽默与讽刺手法表现贫民生活的风俗画,尤其被人称道。代表作有《风俗图帖》、《山水画帖》、《骑驴听莺图》等。
  朝鲜半岛的绘画是从三国时代以高句丽的古坟墓壁画为中心开始出现风俗元素的,包括安岳三号坟墓在内的德兴里古墓、舞俑冢、角抵冢等都是4世纪到6世纪左右建造于高句丽初期及中期的古墓中的壁画,内容多为狩猎、战斗和歌舞以及与生活相关的情景。7世纪开始出现衰退,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高丽中期,到了朝鲜后期又开始出现风俗性*特征。
  朝鲜后期是朝鲜画风最丰富多彩的时期,这个时期的画继承了朝鲜前期的绘画传统,也吸收了中国明清时期的绘画因素,表现出明显的民族特性*。
  18世纪开始是朝鲜半岛风俗画真正发达的时期。
  风俗画的发达可以说是朝鲜后期画坛一个非常大的成就,尤以被认为是风俗画大家的金弘道(约1745-1816年)、金得臣(1754-1822)和申润福(18世纪中叶-19世纪前半期)等画院画家们的成就迎来了风俗画的鼎盛期。
  他们中被称为两座大山的是檀园金弘道和蕙园申润福。这两人以现实和生动的风俗画表现出朝鲜后期人们多样的生活,并形成了独特的画风,对以后的画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金弘道主要活动于18世纪中期到19世纪初期,申润福活动时期比他略晚,因此受到了金弘道的影响,但在捕捉画面形象上有自己独特的个性*。金弘道的风俗画背景简略但画面构图出色*,而申润福细心的描绘比较突出。金弘道采用的是粗墨线和透明的色*彩,表现出朴素强烈的生命感,而申润福则是以细腻的笔势和华丽的色*彩效果见长。
  一、将平民日常生活写入画中的金弘道
  金弘道,字士能,沿用了明朝学者画家李流芳“檀园”的雅号,又号西湖、丹丘、高眠居士、醉画士。他的画表现了民众劳动时多种多样的生活景象或男女间的爱情,由于技法高超,官职也达到了当时在郑朝受恩的东班职位。当时的著名艺术批评家姜世晃(1713-1791)对金弘道的评价很高:
  “金弘道的面相开朗,精神清澈,其品位高尚并超越世俗而不同凡响。其性*情喜欢玄琴(类似中国古筝的韩国古代乐器)和笛子的清雅的音色*,在花开月明的夜晚雅兴而致时会奏上几曲。其技艺也毫不逊色*于古人,而且因风采奕奕,在晋或宋代中的品学高尚的高人中才可以找到与其类似的人。”
  金弘道的风俗画代表作品是他在34岁(1778)时创作的8幅屏风和40岁前所画的25贴《檀园风俗图帖》(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所藏)。
  《檀园风俗图帖》高28cm、宽24cm,包括私塾、田耕、射箭、摔跤、行商、舞童、上瓦、铁匠铺、路上过雁、占卦、渡船、酒铺、争地游戏、洗衣场、井边、切烟丝、编坐垫、水稻脱谷、赏画、织布、钉铁蹄、捕鱼、登山、午餐以及赶集路等生活情景。从作品的名称就可以看出这是以平民日常生活为内容的。除了个别幅页,大都略去了背景,主要描绘人物的姿态和动作,通过画家敏锐的视角充分表现画中的社会氛围。 这些省略了背景,在朴素的风格上加了淡彩的画,与其说是正规的风俗画,不如说是一种风俗画的简朴形态。
  “风俗帖”中的一幅《打作图》(图1)描绘的是在矛盾关系中的农夫和舍音(古代替地主管理耕地的人),四个不同姿态向下摔打稻谷的农夫和不断背来稻谷和扫谷的劳动者正干得汗流浃背,热火朝天,有的甚至打着赤膊;而舍音却长衣长裤,悠然地斜躺在席子上着长烟,身边放着酒壶,形象是悠闲而自在的,和正在紧张劳动的农户形成强烈对照,画面形象的动静对比表现出矛盾而统一的氛围。 檀园留存的作品很多,这幅《打作图》的价值并不仅在于它在绘画史上所占的地位,更在于它表现了流淌在人们内心最底层的对劳动的赞颂和对不平等社会现象的批判。
   另一幅《私塾》(图2)表现了书堂中学书写字的有趣情景。其中一个孩子好像是刚刚被打了小腿肚子一样,一边系着裤管系带,一边擦着眼泪,其他的孩子们嘻嘻地偷笑着,老师也轻微地含着笑容。各个人物的感情表现得惟妙惟肖,不用任何解释观者也可以感受到画中的故事和其中的氛围。在过去,因为只有贵族可以读书写字,能去书堂的只有贵族的孩子们。但从画中孩子们扎辫子的头型和行色*上看,这好像是中等阶层的私塾,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当时可能已经有了为中等阶层开设的私塾。这个作品是从俯视的角度表现的,画面构成非常巧妙。背景也处理成了余白,就是从用粗线单纯处理的衣褶等也能看出金弘道独有的笔致。
  像这样能捕捉变化中的社会生活有趣场面,并以释学的角度表现出来,在金弘道的风俗画中,比起滑稽或纯朴更能表现出高品位的、细腻的美感。只要他在生活百态中捕捉到绘画的对象,滑稽和欢乐感就能在他的内心深处和笔尖涌现出来。这可以说是因为檀园对平民社会的生活状态实在是看得多,了解得深刻,并热爱非常。
  二、在官场中初次出现的情*色*画家申润福
  与金弘道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并使风俗画达到顶点的情*色*画家申润福,籍贯为高岭,字笠夫,号蕙园,其父是画院画家。他的生平不详,只是知道他作为图书署的画院画家,官职达到了佥节制使。
  他的风俗画在素材选择、画面构成和人物表现方法等方面与金弘道的风俗画相比有明显的不同。金弘道主要表现的是朴素和滑稽的平民生活场景,而申润福主要画的是男女间的春意。此外,他与金弘道的差异在人物的描绘中表现得更加明显,一般他所画的人物脸庞尖细,眼眉上翘,采用细致而柔美的曲线,并适当地使用漂亮的色*彩。但在以山水为背景的画中,在表现上渗透着的石法或皴法、水波线等笔法中还是可以看出金弘道的影响。
  申润福的作品除了表现男女间的情爱,也有不少以巫俗(即巫风)或酒铺等平民社会的人情风貌为题材的风俗画。申润福的大部分作品都加上了简短的赞文,并落上了自己的款识和图章,在儒教道德观念盛行的时代,还敢在风俗画中光明正大地落上验明身份的落款,这种现象说明在那个时代对绘画的社会意识也开始有了变化。他的画风给之后的画坛带来很大的影响,在他身后的风俗画中都可以看到不少追随其画风的作品。
  金弘道以农村生活百态为风俗画的表现中心,而申润福则主要致力于描绘当时的都市百态,并且把风俗或男女间爱情的表现融入自己的艺术之中,大胆表现***内容,散发着空前的***气息。从当时贵族和平民的理学理念的封闭性*来看,以都市享乐结构为中心,对当时社会现实现象的讽刺,是他对士大夫伦理观的沉重一击,其中也隐含着他勇于挑战的社会意识。

 

 

 

  申润福 (1758-19世纪初期)
  祖籍高灵,字笠父,号蕙园,与金弘道、金得臣并称朝鲜三大风俗画家。他不仅擅长风俗画,还兼擅南宗画风的山水画和翎画。据传,他因喜爱俗画而被逐出图画署,他的父亲申汉枰和祖父均为画员,但其本人是否为画员,则无从查考。但从流传作品上留下的《干纪》来看,国立中央博物馆所藏《戴帽子的女人》上标注的1829年应为最下限,由此可以推测他主要活跃在19世纪初期。
  虽然无从考证其是否为画员,但作为职业画家,他绘制了许多符合当时需求的风俗画。代表作是已被指定为国宝第135号的《蕙园传神帖》。这本画帖共由30余幅画组成,现收藏于为涧松美术馆,这部作品不仅享誉韩国,而且还通过展览等形式扬名海外。
  与描绘社会各阶层的金弘道的风俗画不同,申润福喜欢描绘城市的闲良和妓女之间的相爱情景,表现当时的爱情和风流。国立中央博物馆所藏的由《弹琴》等6幅画组成的画帖也是他的名作。采用肖像手法绘制的《美人图》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典型的朝鲜美女,堪称杰作。

作品
  他的风俗画在素材选择、画面构成和人物表现方法等方面与金弘道的风俗画相比有明显的不同。金弘道主要表现的是朴素和滑稽的平民生活场景,而申润福主要画的是男女间的春意。此外,他与金弘道的差异在人物的描绘中表现得更加明显,一般他所画的人物脸庞尖细,眼眉上翘,采用细致而柔美的曲线,并适当地使用漂亮的色*彩。但在以山水为背景的画中,在表现上渗透着的石法或皴法、水波线等笔法中还是可以看出金弘道的影响。
  申润福的作品除了表现男女间的情爱,也有不少以巫俗(即巫风)或酒铺等平民社会的人情风貌为题材的风俗画。申润福的大部分作品都加上了简短的赞文,并落上了自己的款识和图章,在儒教道德观念盛行的时代,还敢在风俗画中光明正大地落上验明身份的落款“蕙园”申润福作品,这种现象说明在那个时代对绘画的社会意识也开始有了变化。他的画风给之后的画坛带来很大的影响,在他身后的风俗画中都可以看到不少追随其画风的作品申润福作品。
  金弘道以农村生活百态为风俗画的表现中心,而申润福则主要致力于描绘当时的都市百态,并且把风俗或男女间爱情的表现融入自己的艺术之中,大胆表现***内容,散发着空前的***气息。从当时贵族和平民的理学理念的封闭性*来看,以都市享乐结构为中心,对当时社会现实现象的讽刺,是他对士大夫伦理观的沉重一击,其中也隐含着他勇于挑战的社会意识。
  申润福的《蕙园风俗图帖》描绘当时男女间的情爱行为或享乐生活。其主题包括在妓房行乐的两三对男女的幽会情景,有僧侣参与的***场景以及调情的俗女、舞俗、酒铺等内容。这些风俗画都设定了与主题相吻合的背景,以此来烘托氛围。不仅有莲池、深谷、江边、僻静的乡间小路、废屋、水井等背景,还以金达莱和菊花等烘托。他的绘画水平从其出色*的人物描绘中体现出来。风俗画帖中登场的各个人物都以符合其身份、性*别、年龄的服色*来表现性*格,体现了他游刃有余的线描技法和优美的色*彩感。
  申润福的这种风俗画与金弘道的平民健康生活情景相比,给人一种颓废的印象。但如果说檀园所选择的素材是平民生活的一面的话,那么妓女、清闲之士的爱情和玩乐也是他们生活的另一面,这也正是朝鲜后期社会无法隐瞒的现实。
  最能体现申润福风俗画风格的作品就是《蕙园风俗图帖》之一的《月下情人》申润福作品《月下情人》。这是一幅描绘一对男女深夜幽会的作品,与其它作品相比是比较含蓄的。废弃的屋子、幽静而妖艳的弯月、缭绕在树枝和围墙的夜雾等场景烘托着深夜幽静而隐秘的氛围。幽会的场所安排在僻静的墙角,也是为了表现隐秘氛围的一种设计。
  从画面中清闲之士两脚的方向和提着灯笼的手的动作看,他好像在诱惑催促女人走向某处,但那女人看似没有拿定主意而低着头,脸上还表现出害羞的表情。但两只脚的方向已经朝向了男士,摆弄外衣的小手流淌着她的娇态。这女人的内心又有谁能真正明白呢?就像“月沉沉夜三更,两人心事两人知”的标题一样,只有这对男女才明白相互的内心。
  《月下情人》可以说是含有当时被认为不道德的内容,但申润福流畅的线条和高雅的色*彩,尤其是描绘的女人形象,鲜活地表现出了韩国女人的体态和表情。
  男女间的爱情是美丽的,但是由于观点的不同,它有时也会被看成***的东西,尤其是在深具儒教传统外壳的朝鲜社会,男女间的爱情是不能公开美化的。但那个时期还有像申润福的《月下情人》这样的作品存在,这就说明了申润福当时与他们生活在一起,自己亲身体会过爱情和风流生活的乐趣,以及人类原始的感情真谛。
  申润福所生活过的英、正祖时代(英祖1724年-1776年在位,正祖1777年-1800年在位),平民对自己生活的关心和对现实的正视已经开始影响文化、社会的各个领域。
  从《英祖实申润福《戴帽子的女人》录》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奢侈风俗和婬*之风是非常严重的。英祖二年(1725年)下发的三条戒书,其内容就是要整治奢侈婬*的社会风气。但这一风俗并没有被压下去,因此,到了英祖九年(1732年)还下达了禁酒令,紧接着还限制蓄养妓女和进口奢侈品,甚至女人盘头也被限制了,但并无太大效果。所以说只有那个时代才有可能出现《月下情人》这样的***画,并且也可以在平民之间公开传阅。
  我们可以通过《月下情人》这幅画了解到朝鲜后期的平民们不必隐藏的爱情|欲念,也可以体验到蕴藏在其中的“韩国的美感”。
  正如以上所述,申润福以自由奔放的感情和批判精神延续了其独创性*的画风,而在官职上他也做到了超然相处。他的生活和艺术矛盾地统一在一起。
  在朝鲜后期这样的时代背景下,18世纪末流行的风俗画在美术史上具有以下几点重要价值:
  第一,作为时代的有力证据,它是使我们了解朝鲜时代社会百态的记录。
  第二,向我们展现了走向近代社会的人道主义。风俗画的发达是在社会变化中把民众生活当成客观对象表现的结果,也是追求更加美好的人生价值的结果。
  第三,以卓越的艺术表现出了民众生活的日常状态。
  虽然朝鲜后期的风俗画拥有这些成就和意义,但在历史上只是昙花一现,之后就消沉下去,有时代局限。进入19世纪之后,阶级对立和矛盾开始深化,主体文化开始衰退,并带有保守化的倾向。就连画院画家们也被身份升迁的欲|望所驱使,纠缠于利害关系之中,没能使深入民众生活的现实主义创作更加成熟。

身份
  在电视剧《风之画员》和电影《美人图》中,申润福均被塑造为扮zuo男装的女子,事实上,真实的申润福应是男性*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