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岛》读后感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西格夫里?萨松

live as a monster or die as a good man ?

——《禁闭岛》

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少年派,今天算是把它看完了,可是实在是后悔没去电院,这样一部杰作应当是去电院看的,电影的结局足够意外,让我觉得和禁闭岛有相类似的难以形容的感觉。所以我把它们放在了一起,可是我并不是写什么影评,只是对人性的思考又深了一步。

让我来做个大胆的假定吧:假如我们生活在一个幻象之中,或者所有的正义或邪恶或者现在的普世性准则其实都是相反的,你是否会觉得唯一剩下的东西只有恐惧,那深深的恐惧。我们为什么活在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推动了人类推动了世界的发展?

人性本来就是一个永远也捉摸不透的东西,在某种意义上小丑并不比蝙蝠侠坏甚至是个天才,那句经典的and you ,you complete me,善与恶绝对是共生的。人类发展到如今文明已经高度发达,可是仍然不是不存在所谓的价值观所谓的准则都是假的这样的可能性,当然这只是电影带给我的思考,可是不代表这个思考没有价值。

人在绝境的时候,是没有任何人性或者神性可言的,只有兽性暴露在外,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孟加拉虎,我们每个人都是肉食性动物,贪婪而自私。我们看到的远不是真相,我们相信不是因为我们看到,我们看到是因为我们相信。所谓的真理不过都是谎言和欺骗,而我们所认为的谎言和欺骗可能都是真理,而这些真理都被谎言和欺骗所掩盖了,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活在禁闭岛上了。

而禁闭岛有两个故事版本,一个是teddy 没疯,一个是他疯了。我选择相信了前一个。这个选择直接导致了我写下这篇文章。

当年看完这部电影时整整苦思冥想了一夜,第一次觉得我离世界的真相这么近,可是之后没有深究下去也便把它遗忘,直到今天把少年派看完我又想起了这部电影,这部让我几乎癫狂的电影,我开始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刚刚仙逝的邓正来先生在翻译博登海默的名著《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一书时曾经在序中提出对整个法学领域的历史思考:为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这样一个既定的社会秩序当中,倘若没有法律,人类是否选择其他手段来维护正义?邓先生终其一生依旧没有获得答案,我想这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要解决他这个问题首先必须解决我这个问题。解决了我这个问题他的问题也迎刃而解,我想我这辈子注定要和这两个问题为伴了,想得太多过度思考会变得很消极,不过我丝毫不害怕,我觉得我不是学成了,我只是刚刚入门了。而入门是一种一瞬间的境界,在一瞬间豁然开朗,随之而来的是一种什么都不懂的无知感,一系列疑问接踵而来,我愿意迎接挑战并且我早就准备好了。

信仰,道德,法律,人性,正义,公平,民主,自由,伦理.........这些都是我时常在思考在看在接触的问题,我热爱法理因为法理学里有这些问题,但何止是法理学其实我们整天都在接触的就是这些问题,只是法理学提供了一个思考的平台罢了,我想邓先生是因为把事情看得太透所以才提出这样一个终极问题吧,我也想不是一切的问题都能得到一个契合的答案的。

这就是社会科学迷人并且悲哀的地方,无论你觉得你说的道理有多通透了,仍然会有人不相信你,质疑你,你永远无法让每个人满意,你永远无法像自然科学一样1就是1,2就是2.虽然我们有实证主义的方法论,我们力求科学精确,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质疑者并未因此而减少,这也是我有时候羡慕自然科学的地方,当然,这也是我不羡慕自然科学的地方,法学自然有其他学科无法比拟的魅力。

因为这世界,本身就是无解的。

因为这世界,本身就是充满质疑的。

因为这世界,本身就是没有一个精确结论的。

所以我们要宽容,所以我们不必苛责。我不信上帝,可我相信积极的力量,我曾经想信佛,想信上帝,可是骨子里的东西是中国人的信仰,中国人并非没有信仰,但中国人恰巧信仰的是权力,所以许多人认为中国人没有信仰了。许多人觉得自己信了上帝信了佛信了道就可以摆脱之前的所谓无信仰状态了,这是天真的,你不得不承认的是你无法摆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中国人曾经信仰过宗法,可是其实就是信仰自己的老祖宗而已。家天下观念永远在中国人的血液里一代代的流传着。

我们完全不必,完全不必对一切丧失信心,只是在我所可以认知的一切之中,这些具象的象的,实然的应然的事物或者概念里,整个世界仿佛是一个个泡沫,可是戳破一个还有另一个,你永远都戳不完,你永远都得不到真相,或者说,你永远都无法活着得到真相。

讽刺的是,你连你自己死去后是怎么样的都不知道。

我一直觉得梦和死亡时绝对相关的,我想我有空可以去拜读拜读弗洛伊德的著作了,或许能找到一些线索,这篇文章要么是一篇我最有深度的文章,要么是我一篇最烂最无聊的文章,这多少和人的善恶成了映衬。

过了今天,我还是会静下心来去学我的法学,看我的书,看有意义的电影,不过带着这个具有终极意义的疑问,在解开疑问之前我将一直携带着它,它似乎也成为了我心中的老虎,凶猛而贪婪,我毫不了解并且难以驯服,但它让我勇敢,让我不再孤独,甚至当它离开我后,我也会十分伤心,再次陷入孤独,这就是原罪吧,这就是枷锁吧,要背一辈子。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只老虎,只是在于你能否驾驭它。

再无比福柯这句话更适合做这篇文章的结尾了:我要在这座迷宫中冒险,更改意图,为迷宫开凿地道,使迷宫远离它自身,找出它突出的部分,而这些突出部分又简化和扭曲着它的通道,我迷失在迷宫中,而当我终于出现时所遇到的目光却是我永远不想再见到的。无疑,像我这样写作是为了丢面子的远不只我一人。敬请你们不要问我是谁,更不要希求我保持不变,从一而终:因为这是一种身份的道义,它支配我们的身份件。但愿它能在我们写作时给我们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