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

 

  ——母亲节对母亲的怀念

  面条的用料与其他人做的没有什么不同,也就是一把豆角、几个西红柿、一根葱、一把盐、一匙花椒粉。可是她的西红柿豆角面条的味道就是与众不同。凡吃过她做的西红柿豆角面条的人都说好,而且吃过后,过几天就又想吃。妈妈做西红柿豆角面条的诀窍就在于做汤与和面上。做汤的时候,妈妈常常用的油也不多,待到锅里的油热了的时候,放入葱花。当葱花被炸出葱香味儿时,放入豆角丁,爆炒至水干,豆角变色,加入适量开水后盖锅,猛火加热炖之。待到豆角炖熟,然后将西红柿切碎,放入豆角锅中,继续加火炖之。待到西红柿退皮变卷,然后再加入足够的热水,继续慢火温炖,到能闻到豆角西红柿的醇香味儿时,即可停火,给汤里加入适量味精或鸡精,就可以出锅。妈妈做面条的另一个诀窍就是和面。妈妈和面时总是用不凉不烫的温水和面。面不能和地太硬,待到面和起后继续不停地反复揉之,可使面条精到。面揉好后,置入盆中,以湿笼布盖之,待面醒起,就可擀面了。这样擀出来的面既精到,又绵软,口感柔软。总言之,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做法的关键就是做汤时的火候,和面时的水温,面和起后的揉面及最后的醒面。

  上学时,生活困难。那时,能吃一碗妈妈做的西红柿豆角面条也是一种奢望。那时的白面非常稀缺,所以能吃顿面条的确不是件容易事。平时只能吃杂粮,吃面也只能吃用高粱和黑麦混合磨成的面而做成的酸菜和面。或者吃粗涩的玉米面加胡萝卜秧子做成的和面。因为缺油少调料,这些东西吃起来非常粗涩难咽。我这从小口细,喜欢吃好的。记得有一年秋天,刚拔了胡萝卜,那萝卜秧子看上去翠绿翠绿的,妈妈舍不得把它们喂猪,就给我们用粗玉面做成面片,然后又加入一些萝卜秧子,做成“金砖碧玉”。这种和面看起来不错,玉米面片金黄,萝卜叶碧绿青翠,可是吃起来非常粗涩,很难下咽。这种饭我们连续吃了好几天,

  到后几天,每当吃饭时,我就端着碗哭。妈妈看着我哭,心里也明白我为什么哭。可是,爸爸并不理解我为什么每次吃饭时端着碗总是哭。有一次,爸爸看见我端着碗一边哭,一边用筷子在碗里搅动,就是不吃。他就生气地吼道:“每次吃饭你就哭,不想吃就不要吃了。”

  我一听爸爸的话,哭的就更厉害了。知子莫过母。妈妈对着爸爸嚷道:“娃娃吃不下去,你还看不出来吗?每天都吃这个,你觉得好吃吗?”可是,爸爸又能怎样呢?说实在的,那时能吃上这样的饭,不饿肚子就已经不错了。

  平时吃粗粮,每到过节时,妈妈用平时节省下的白面给我们管饱吃一次白面。每当到过节那天,一大早妈妈就告诉大家中午吃白面。我们这帮孩子急切地期待着中午饭的到来。临近中午,我早早地准备好做汤用的豆角、西红柿,满满地烧一锅开水,等着妈妈回来做面条。妈妈上工回来,把工具一放,立马挽起袖子,洗一把手,就开始和面。面和好,让面醒一会儿,妈妈就开始擀面。擀面时,随着擀面杖“咚咚”的响声,我们的心也随着擀面杖的声音激烈地跳个不停。眼巴巴地望着不停跳动的擀面杖,一双双的眼睛瞅着越来越大的面逐渐地变成了一张大饼,再变成为一张圆形的“白纸”,最后成为一曲一曲的面条。

  面条切好,就是煮面条。当面条下锅,我们一群孩子围在锅台周围,眼睛盯着在锅里翻滚的面条,嘴角不时地流下口水。妈妈把锅里的面条一碗碗地捞出来,浇上西红柿豆角汤,然后妈妈继续再煮一锅面。此时,爸爸给我们分饭。爸爸先弄一碗面条,让小的先吃,我们这些大点的只能依次靠后。最后才是爸爸和妈妈吃。妈妈总是做在最前,吃在最后。吃饭时,爸爸、妈妈总是紧着我们这些孩子吃饱,最后剩下多少,他们吃多少,有时他们只能吃个半肚。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到了上初二时,正好赶上恢复高考。我告诉爸爸、妈妈我要考大学,我要走出黄土地,我要住公家的房子,我要减轻父母的负担,让父母过上幸福的生活。打那时起,我就狠下一心条,在学校刻苦学,晚上加班学,早上提早起床苦读,我的学习有了很大的进步。

  自从上高一入延中,我住了校。为了兑现我给父母的承诺,我回家的次数很少。因此,吃妈妈做的西红柿豆角面条的次数也少了。为了学习,我只有在没钱吃饭的时候,才回家一次。到了秋天,每次回去,妈妈都给我做豆角西红柿面条吃,给我改善生活。这面条里饱含着爸爸、妈妈的殷切的希望。正是那艰苦的日子让我明白了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正是那艰苦的日子促使我必须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正是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敦促我发奋苦读,使我最后终于走出了农门,实现了我对父母的承诺。

  后来,我工作了。父母的生活也好过了,吃豆角西红柿面条不再是什么奢望了。可是,我又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回家看望爸爸、妈妈,所以,也很少能吃到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现在我的工作不是很忙了,也有时间回去多吃几次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了,然而父母却先后离开了我们。因此,吃一碗妈妈做的西红柿豆角面条也就成了像面条一样长长的梦。

  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不仅我喜欢吃,就连我的国内外朋友也特别喜欢吃。记得有一年八月,我的几个朋友要去我家玩。到了家,妈妈给我们做了西红柿豆角面条。几个朋友吃得津津有味,每人吃完一碗后,都觉得好吃,还舍不得放碗,然后每人又加一碗。吃完后,都还觉得口里留有西红柿和豆角的余香。

  2009年8月,我校外教Weaver先生提出要去我家。到家后,妈妈问Weaver想吃什么,她给做饭。Weaver说他想吃面条。妈妈就给他做了西红柿豆角面条。Weaver吃了两大碗。吃完后,他不停地感谢妈妈给他做了这么好吃的面条。他还说他将会永远记住妈妈的面条。过了二十多天,Weaver又很不好意思地告诉我,让我带他再去吃一次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

  至今,在Weaver给我发的E-mail中,Weaver还对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念念不忘。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其形悠长,其味幽远,随风越过太平洋,连通着两岸的人,传输着两岸人的情。

  今天是母亲节。我多么想回家再看望妈妈一次,再吃一碗妈妈亲手做的西红柿豆角面,然而这只能成为一个永远的梦。妈妈的西红柿豆角面条连通着阴阳两界,寄托着我对妈妈的怀念。我只能在此祈祷,愿妈妈的灵魂在天堂快乐!

  当值母亲节,顺祝天下所有的母亲和未来的母亲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