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突然老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打垮了疏忽的我们,更打垮了强硬的父亲。我们以为父亲还年轻不需要子女照顾,父亲以为自己还年轻还能够自扛一切。没想到,突然入院,使我们措手不及,使父亲惊慌失措;我们无奈只听医生指挥,父亲无助又恐惧怕活不过这几天!

  本来,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退休十来年,一如既往坚持锻炼风雨无阻,平日里连一个感冒都很少有,体检各项指标都正常,我笑侃:老人都像你一样就省心了。唯一让人不放心的是抠门,当国家干部几十年,舍不得为自己花一分钱,甚至买菜也得跟小商贩讨价还价,时时净挑破的烂的买,有时候还为省几毛钱和人争得脸红耳赤。我们怕他受苦受委屈,劝说不要省钱了就是不听,问题恰恰出在了这儿。还是在三四个月前,父亲为了给孙子买爱吃的馍,在有冰溜子的早晨去买,结果滑倒撞到了头,昏迷不清被路人叫醒,回家后一怕我们担心、二怕送医院检查又要花钱,就瞒着我们自己买药吃了,结果还是没有糊弄过去种下了病根。郁结的血块压迫神经,突然出现了半身不遂。吓坏了的我们,以为是脑出血什么的,连医生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手术后的父亲,虚弱得像婴儿一样,看人睁不开眼,说话张不开嘴,吃饭更像怕我们喂他毒药似的,用舌尖舔舔用嘴皮尝尝就是不下咽。十天了,还是我们帮助翻身、接尿,羸弱得连看我们一眼都吃力,一天十几个小时输液,医生没办法只有将人体需要的四大营养氨基酸、蛋白质、无机盐、脂肪乳全部用上,我们姊妹二十四小时轮替两个人伺候,累得要命但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有什么变故发生。这十天,我们真正明白了养儿防老的深层含义。可是父亲的情况很不正常,医生说手术成功早应该好起来的,别人都到出院的时候了。

  我们的父亲真是老了,他怕这一次病了会再好不起来,更怕自己犯的是不治之症我们瞒着他,他无助、绝望,不敢问、也不敢想,只是躺着,一天天像棉花一样越来越羸弱,无力说话、无力喘气,我们看着太可怜偷偷抹泪。我们怀疑是心病,但劝说又不起作用,只好做花钱买心安的事,将检查片子等拿到大医院一遍又一遍的咨询、寻求帮助,得到医生一致的答复:手术很成功,病人很健康。真惊人,听到消息的父亲,一夜之间病好了,又吃又喝,第二天就能下床走动了。我们高兴死了,笑侃“爸爸真能装!”听到这话的父亲害羞的红了脸,不说什么,只是憨憨的笑。五天后,父亲顺利出院了。全家又是一派喜气洋洋。

  这次,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严重的提醒了我们:时时关注老人,别等到老人真正有事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时留下遗憾。只是回家后的父亲更吝啬、更小气、更小心了。我们知道他的心,他想多活几年,想多攒点钱,而又不想拖累我们。可是,父亲啊,你这样对待自己,这样心疼孩子,让我们怎能放心、安心、舒心呢?我们多希望你能够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多活几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