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要忘记翠鸟的名字》·布吕克纳(德国)

  你们真美呀,姑娘们!我教会了你们编织花环,它们今天装饰着你们的发辫.你们轻盈地舞蹈着,向女神致意.你们的声音清脆得像云雀的晨歌.莫回首!我教你们成为幸福的人并使别人幸福.我站在阴影里.让全部陽光都照射到你们身上.你们是我的作品,现在你们献给了女神啊芙罗狄特.我没有使你们作好女人的标准,原谅我吧.我把教给你们用巧妙的方法结成的带子,你们将会满足他们未受过的约束的欲|望,并听从他们发号施令.

让那些把你们称为自己人的人们幸福吧,让那些将离开你们的人们倒霉吧!

让爱你们大家.我通过一个人爱你们大家,我通过你们爱并尊重阿芙罗狄特女神面前着住我那已经变得苍老的身躯.不要哭泣,姑娘们!我看见你们的手臂正向以后将属于你们的男人伸去.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来蒂利尼的花园,不要忘记萨福!你们已经习惯了自由,你们的白天在嬉戏与舞蹈中逝去.有人告诉你们,今天是你们一生中最美,最伟大的一天因为人人都相信了,所以你们也不怀疑.我对你们所期望的东西保持沉默.我没有教你们忍受痛苦的艺术.然而.忧虑正等待着你们.这是义务啊!夜里,你们将再也听不到小鸟的叽叽声,因为有一个男人踩在你们身旁,他喝得酩酊大醉,鼾声如雷.早晨.唤醒你们关于孩子长牙的事情.你们将不得不省吃检用,再也不能乱花钱,你们将谈论变味的油,而不会再谈什麽阴影浓密的油棕榈树.你们将为水缸里是否有水而操心,当我们打发沐浴嬉戏!不要忘了你们曾怎样打发使女去泉边取水时,你们曾经同声念过的那些词语,都变成了诗歌.阿芙罗狄特就在你们中间,她微笑着靠在鲜花盛开的石榴树上.到处都是花朵,都是春天,都是渴望.我没有告诉你们,着一切都将消逝.你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尽头的今天里,你们打发了一天又 一天.你们曾赤身裸体,光着脚丫在草地上行走,你们小心翼翼地将蜗牛从路上拿开,放到路边.谁也不曾伤害过一条蜥蜴.如今,你们却要把一只鹌鹑温暖的躯体拿在手里,不得不扭断它的脑袋,拔掉它的羽,掏出它的内脏.看见你们做这些事,我将一言不发.你们的婆婆正在等待着你们用平静的手把那只鸟收拾干净.

在今天最初的时刻,夜蓦还笼罩着山谷,只有山头被那初升的太陽照亮,我起来,掐了一朵玫瑰,放在我庞爱的脸上,那就是花中露珠滴在她梦一般的面额上,那就是泪珠.我让黑夜逝去,毫无睡意地躺着等待黎明.当你们消磨着生命的时候,我正清醒地面对着死神的我对你们将缄口不言,丝毫也不泄露关于孤独的事情,一点儿也不.我是一棵树.你们是树叶.我教你们认识雾霭,用植物和星辰的名字称呼你们.你们吹笛,弹琴,唱歌,空中回荡着你们的欢声笑语.我说:歌唱你看见的事物吧!演奏你听见的声音吧!我在树叶上写师,然后又把它们碎,撒向风里.一首诗像一棵树.它起初枝荣叶茂,秋天到来时,树叶飘落.我的诗像大海的涛声在你们玫瑰红的耳廊里发出响声,当你们年老时,当你们记起可爱的苹果树时__________我们曾在那下面紧挨着小歇,呼吸过蜂蜜的芬醇___那时候, 大海的波涛将给你们带回我的歌声.阿芙罗狄特曾经是你们的女主人,从现在起,你们的女人变成了丰硕的女神赫拉,我不得不痛苦地献出你们.

我爱小伙子的美,但我更爱姑娘的美,因为她们的性情更含蓄,更深沉.可是,我怎麽能将没5的事物与美的事物相比!谁就不进行比较,爱情是无可比似的.在那充满温柔的日子里,我的手轻轻地抚摩着阿班蒂斯发烫的身体.对阿芙罗狄特来说,美与媚是她的目的.当你们打扮自己并将香气馥郁的茴香编织成花环给另一个人戴上时,多好啊!阿波罗的卷发一样,金灿灿的.

你们习惯了自由,像小鸟一样啁楸,咝啭,在泉边洗澡,夜晚在枝头的不窝里栖息.可是,明天人们将把你们用暴力禁锢起来.你们们将变得像家禽一样,你们将停止歌唱.不要相信他们的许诺!他们今天用许许多多礼物压住你们.你们还不够美吗?为什麽还要给胳膊套上镯子,给手指带上戒指?他们将把你们的少女的头藏在头巾的下面.

迪卡!戈吉拉!阿班蒂斯!当你们靠在监视的岩壁上,唱起那甜蜜的歌时,当你们跃过岩石的时候,你们每一各个人都像位女神.

我将呼唤着你的名字,波涛将吞没我悲凉的声音.然后,我将听从神的安排.昨天我还爱着阿班蒂斯,明天我将 哀伤阿纳克托利亚.昨天我还感到有所渴望,今天我却忍受着分离的痛苦,永远是同样的荒凉的感觉.爱情像一个容器,它装满时会溢出,而当它空虚时却必须重新装满,像冬天里风雨中的储水池.

我教你们懂得了温柔.在男人发现你们的身体之前,你们已经先发现了它.迪卡,你 曾让我腹膜,是我的温柔不再使你感到满足,你才要求别人的快乐吗?我的诗歌,我的微笑,都是对你的,这你知道,你玩弄自己饿脚趾,这种表示是对我的,那使我感到幸福.女人的爱比男人的爱更隐秘.年迈的男人和他喜欢的男孩一起在大街和广场上自由地漫步,这一个是老师,另一个是学生.双方都努力要成为出类拔萃的人并使别人得到荣誉和快乐.青春和老年,是一个整体,它们必须先分开,然后再重新相聚交换角色.今后,你们自己也将成为萨福,给年轻的姑娘们上课.一切都将在时间的长河中绵延不断.

我喜欢倾听年老的智者们谈话,观察他们都曾六下汗水和泪痕的面孔,我看到了他们过去的辛苦和未来的忧虑,年轮爬上了他们的手腕,棕色的老人斑使他们的皮肤另人望而生畏.在我的诗歌中,人们找不到凯尔可拉斯的名字,他是我的丈夫,他曾经想控制我.我忘却了男人们给我们造成的欢乐与痛苦,一个男人半我变成了我的女儿克勒斯的母亲,我有2不得不把她许给一个男人,正如我现在不得不把你们奉献出去一样.

我的话训诮在我曾经教给你们唱的歌中.你们就要离开我了,但爱罗斯仍留在我的身旁.当你们 要想着萨福.他在你们年轻的时候,已经老了.

快乐将在温暖的陽光里与你们为拌,快乐在花园中,快乐在反射着光辉的波浪里.女人爱的是长久,永恒的东西,男人爱的是能带走的东西.她门2爱马,他们爱船.

姑娘们一年年长大,愿你们为她们感到高兴并使她们快乐!过一会儿,我将 把自己打扮起来,为的是越过阿赫隆的这最后一次旅程.如果死亡是一种更美的东西,神就不会长生不老了.他们将哈得斯生活,留下,不再回到人间.我站立在洛伊卡得山的岩石上,当我的脚想跳起来时,我的双手却让卡隆来接我吗?为什麽我不心甘情愿地做将来必须做的的事情?

年龄将使我拘偻吗?当我迈向死亡跳下去时,谁将拉住我的手?难道往日的幸福不再使我感到温暖了吗?难道我不再是萨福——累斯山上人人赞扬的女诗人了吗?难道我必须回到怨声怨气的女人合唱对中去?

我爱年轻的法翁!为了得到他,我竟把你们全奉献出去.去吧,我的姑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