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伤感句子

  人的手只有这么大,握不住所有的东西。

  山川万里,家园锦绣,她终究逃不出世事的樊篱,如蜉游般随波逐流。

  她一生所爱的两个男人,一个从未爱过她,一个不能去爱她,她终究成了命运的一个笑话。

  眼角又有湿热的液体随着脸颊流下来,风吹过来,那么冷那么冷,红艳艳的海棠花瓣落下来,漫天飘洒,好似下了一场花雨,风萧萧穿城而过,于苍穹之下,扬起一场泣血般的残红。

  岁月真是世间最无情的东西,它从不会因为任何喜悦和悲伤而停住脚步,当它匆匆离去之后,任何曾经激烈的情绪,都会在磨合下渐渐冷却下来。

  我们都是命运手下朝生暮死的蜉蝣,仓促之间,便隐现数十年峥嵘冷热。

  我的愿望,就是希望在有一天,天底下的孩子都可以这样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北风呼啸的吹着,冷冽寒峭,刺入骨髓,大风卷起纷纷扬扬的白雪,漫天呜咽着,像是发了疯的怪兽。

  人的手只有这么大,握不住所有的东西。

  他一直是如此,以微醉的眼睛看透这世间的一切清醒。

  告诉他又能如何?他不会爱你,只是亏欠你罢了。

  多少年了,过去的岁月像是一汪清泉,一丝丝地滚过寂寞冷寂的空气之中,他无意的看着他心痛的如同刀子在剜。

  泪波流溢,她强自镇静,却还是忍不住伸出颤抖的手,似乎要去轻触他的身形。

  岁月如同一场大梦,繁华卸去,剩下的,只是一片浓重的苍白。

  一切开始在结束之后,他们总是这样,不合时宜的相遇,不合时宜的离开,命运推着他们在走一条看不见归路的小径,跌跌撞撞,一路擦肩。

  岁月如同一场大梦,繁华卸去,剩下的,只是一片浓重的苍白。

  天下可以丢弃了再夺,军队可以溃散了重组,而人死,却无法复生。

  时间太快,他们就像两颗毫不相干的流星,擦肩的瞬间甚至来不及道一句珍重,就要各奔前程。

  这个世上,有很多活法的。一世贫瘠也是活,荣华繁盛也是活,碌碌无为也是活,酒鼎奢靡也是活,为什么你却总是要为自已选一个最艰难的活法呢。你这个样子,莫不如是寻常市井的百姓,也好过活的如此疲累。

  落花有意随流水,无奈流水不解情。

  岁月并不能使人年老,经历才能成就一个人的沧桑。

  每个人到一定的年纪,都应该为他们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无论是对是错。而证明对错的,从来不是人,是时间。

  我曾经以为翅膀变黑是背叛了神,玷污了信仰。

  人若是没有糊涂一世的准备,就千万不要去学潇洒,做糊涂一时的事。

  时间是根药杵,人在罐中,碾磨成粉。经风一吹,天地无痕。

  并非我孤芳自赏,不过天下无与我一起共赏之人罢了。

  天下有人爱财,有人比名,有人爱权势,有人爱江山,自然也会有人好色,只不过喜好不同,谈不上谁比谁境界更高深。

  他知道顾射是多么骄傲的人,正是因为知道他有多么骄傲,才知道他的妥协有都多么难得。

  苦痛尚能忍受,可思念无药可医。睡前盼雍怀入梦又怕他入梦,梦再长也有醒的对候,他受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离别,哪怕是虚无梦境。

  这只是不得不说的场面话,却是谁都不会相信的。

  可惜,天下父母无数,他只是其中之一。

  他想索取,却害怕失去,守在原地,又满心空虚。

  你自己不将自己想在心里,倒也没关系,有我将你摆在心里就够了。

  因我之身,受之我苦,时也运也命也。也许这就是我一生该应的劫数。

  她不喜欢这种站在高处的繁华。她喜欢的是身边这个人,可以陪着她站在高处,也可以陪她掩入尘埃,可以随波逐流,也可以登山高瞻。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不过是这枝上花,酒中花,不想被零落成泥,不想被酒侵蚀融化,总要做些什么。

  此事根本就不存在谈论的必要。自然是没有想法的。

  好一个两情相悦!伤的又是几人的心,但暖了一人心足够。

  忽然在那一瞬间,她明白了什么。但那心便疼得更加厉害了。紧抓着她的心脏,不能呼吸。

  这个天下,只有站在最高处,才能俯览一世繁华。即使不喜,到时候也有扔掉的资本。

  君子只不过比小人会装罢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君子!

  没有从枪林弹雨走过来的人,不知道生命的可贵。没有从黑暗里倾轧求存的人不会知道光明有多好。

  你也拿我无可奈何的,或是你的心也拿我无可奈何的,对不对?

  别人都梦寐以求,循规蹈矩,被尊崇膜拜的东西,在她看来却是一文不值。不知道她心里认为什么才是她最看重的。

  以后的无数日子,也许直到我们一起到老,到死,直到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你的身边都会有。

  小丫头,一把长命锁,一道生生不离,早已把我们连在一起。

  我可以把我的心给你,但是你要小心,别把它打碎了!

  她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想将她隔离在一切风雨之外,一个人肩挑起两个人的重担。这是属于他给她的爱情和将来。她接受,并且为这份情感动。

  我若是心向于你,世间千千万也抵不过一个你。我若是不心向于你。你抵不过世间千千万。

  但是她今天忽然发现,她好爱好爱这个人,哪怕含有半丝的杂质她也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