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之爱

我是活不成的了,但见到你出力救我,我是死也欢喜。 ——《射雕英雄传》第二十一回

这是欧陽克对黄蓉说的话。欧陽克是西毒欧陽锋的侄子(实际是欧陽锋与嫂子私通所生的私生子),他仗着武功高强和欧陽锋的势力,到处为非作歹,特别是喜欢调戏妇女,流氓成性。他对姿容绝代的黄蓉就三番五次企图那个,结果都反而被聪明绝顶的黄蓉将计就计, 令他吃尽了苦头。这一回又落入黄蓉的圈套,双腿齐腰被砸在万斤巨石之下,伤重命危,临死居然说了这么一句。黄蓉听了忽感歉疚,说道:"你不用谢我。这是我布下的机关,你知道么?"欧陽克低声道:"别这么大声,给叔叔听到了,他可放你不过。我早知道啦,死在你的手里,我一点也不怨。"黄蓉叹了口气,心道:"这人虽然讨厌,对我可真不坏。"

金庸笔下不但主要人物性格丰满,呼之欲出,更宝贵的是在许多次要人物身上也自然展现了人性的微妙复杂。欧陽克的此番遭遇包含了如下两个问题:即流氓有没有爱情和流氓为什么要耍流氓。

我们平常所蔑视的流氓,除了偷盗抢劫、坑蒙拐骗和粗野凶蛮之外,最主要的恶劣之处在于,他们以违背妇女自由意志的手段来追逐和占有妇女。从一般的性骚扰到直接的强暴以及所谓始乱终弃,都可以被目之为"流氓"。一个正常男人最怕女人骂他"耍流氓",为了这句话他可以在公共汽车上跟人拼命。过去各种犯人经常被押着游街示众,那些杀人犯、反革命犯往往高昂着无耻的头,小偷小摸则贼眉鼠眼、东张西望,只有那些強姦犯、流氓犯,最大限度地耷拉着脑袋,仿佛忍受着人们目光的炮烙一般。同样是犯罪,为什么流氓罪便这样见不得人?这是法律所难以解释的。其实这并非什么尊重不尊重妇女、讲究不讲究道德的问题,此中的奥秘在于,流氓罪向世人证明了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对于女人无能!从此人们都知道,他不能通过正常途径获得女人的好感和青睐,更遑论投怀送抱。他只能依靠侵犯他人自由的办法来强行证明自己的实力,给自己制造一种虚幻的"自由"感。而事实却是,当他付诸实践时,每一秒钟都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嘲笑他:"可怜的家伙,瞧你是多么地不自由!你除了这样就别无良策了吗?"所以我们发现,越是强暴者,就越激动得发抖,就越渴望把强暴变成自愿与合作。许多流氓用尖刀顶在妇女咽喉,逼迫人家说"我爱你"之类的肉麻话,为了这句话,有些流氓甚至可以放弃强暴,也的确有些聪明的妇女以此作为缓兵之计,躲过了劫难。拉美作家富恩斯特有一部著名的长篇小说,写一个军官強姦了一位姑娘后,2人真的产生了爱情,可是那恐怖而丑陋的一幕在他们脑海里无法抹去,于是2人就自欺欺人地竭力篡改自己的记忆,每当回首往事都互相安慰说那第一次是彼此自愿、情投意合的。可越是这般掩饰,他们内心便越痛苦。流氓行为就是这样,以抢劫来的"爱情"证明自己缺乏爱情,以强迫来的交欢证明自己无人交欢,正如小偷用偷来的钱证明自己没有钱。

如此说来,流氓行为其实是一种痛苦的发泄,是一个匮乏性爱的可怜灵魂的变态的乞求和哭喊。说穿了,流氓是最需要爱的。许多流氓反复坐牢屡教不改,而街道大妈帮他找个贤惠温柔的媳妇便从此改邪归正。王统照的名篇《微笑》里坐牢的阿根就是因为一个女犯人的微笑而洗心革面的。对于"流氓",绝对可以说四两爱胜过千斤罚。

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欧陽克这个人物。他姬妾成群,还四处偷香窃玉,但是他缺乏一个真心爱他而也值得他真心去爱的女人。他越是败在黄蓉的手里,他就越是倾心地爱慕这个光艳照人的纯洁少女。他对黄蓉的"流氓"行径越来越在轻薄里加进了敬重。当他眼看自己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时,他怎能不百感交集?黄蓉出力救他,证明他在这个美人的眼中是有价值的,这是他生命中前所未有的充满陽光的大弥撒,因此他死而无憾。

许多奸恶之人大做坏事,不过是盼望人们说一句:"孩子,你其实不坏,你是可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