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冬雨

 凌晨四时许,我被驳杂的冬雨声唤醒。细听,冬雨还是昨晚入睡前一样规规矩矩地下着,好像哪些雨滴要打在窗玻璃上,哪些雨滴要扫在墙面上。哪些雨滴要落到枯叶上,哪些雨滴要跌到屋顶然后顺着屋檐断断续续地滴在水泥地上都是事先预设分派好的,谁也不去抢谁的功,谁也不影响谁去发挥。谁发出滴答,谁奏出沙沙,谁强谁弱,谁急谁缓,也都是规矩好的,好像有一位作曲家谱好曲子一位演奏家在演奏一支冬雨交响乐。

 
在这场平淡无奇的乐曲声里,我感受到冬雨的温和,没有风的加入,细腻的雨丝柔弱地飘落,本无声息,当他们遇到枯叶,屋顶,窗棚和栅栏时,才会友好地打着招呼,滴答,沙沙,叮咚,正如一位久别故乡的游子用夹杂外乡的乡音和四邻八舍的相亲打招呼,那样亲切自如又有些变调。
 
冬雨的演奏好像没有前奏,也无所谓高潮和尾声了,怎样开始的,开始是什么调子,无从知道,就是这样不慌不忙地下着,从黄昏下到黄昏,从黎明下到黎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几次听到雨声似乎戛然而止,可是没有间隔几秒有开始滴答沙沙了,天渐渐亮了,透过模糊的窗玻璃,看不到任何雨丝,麻雀已经蹦跳着觅食了,谁家的小狗也跑出撒欢玩耍了,我总以为雨终于停了,可走出家门,才知道雨仍在飘落,细细密密的,倒像是春雨的魂魄在空中游荡,一会儿潮湿了你的须发和衣服,腊梅上沾满了细小的雨珠,晶莹剔透,把梅花衬托得异常妩媚,不逊色于雪里梅花。枯叶上不时滴落几颗大雨滴,砸在水汪处,发出咚咚咚咚的声响,偶尔驶过的汽车溅起地上的雨水,似万头春蚕吃桑叶的声音。刹那间传向幽深的丛林里。
 
我是不赖床的,黎明即起,哪怕是雨天。早早地走在冷清的路上,听得清雨水从冬青上滚落的声音,也听得见雨水顺着蝤枝滑落的声音,灌木下的滴水声,街面屋檐下的滴水声,电线上水滴落下的声音,都听得清楚,当然这需要是寂静的冬晨,更需要这温和的冬雨和一种宁静的心境了。倘若如夏雨的狂热,或暴风雪的肆虐,倘若驳杂不安的心境,是断然无法享受这有声的静谧的。
 
多年的教育工作,让我养成了静思的习惯,常常一个人痴痴地望着一朵花一棵树一片云,甚至天花板静思默想,想教育的得失成败,想人生的起起伏伏,想生命的生生灭灭,想旅途的曲曲折折,心游八极,思结千载。很多时候,我会在静思中超脱忘我,然后重新审视自己,从头再来!
 
雨中,特别是这难得温情的冬雨中,和着她营造的温柔的乐曲,我不知不觉中又陷入了新的静思,静思后我肯定迎来一个美好的春天。亲爱的朋友,和我一起走过冬雨,走向春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