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五十四出 闻喜

【回目录】

【绕池游】(贴上)露寒清怯,金井吹梧叶,转不断辘轳情劫。咳,俺小姐为梦见书生,感病而亡,已经三年。老爷与老夫人,时时痛他孤魂无靠。谁知小姐到活活的跟着个穷秀才,寄居钱塘 上。母子重逢。真乃天上人间,怪怪奇奇,何事不有!今日小姐分付安排绣床 , 针指。小姐早来到也。

【绕红楼】(旦上)秋过了平分日易斜,恨辞梁燕语周遮。人去空 ,身依客舍,无计七香车。“秋风吹冷破窗纱,夫婿扬州不到家。玉指泪弹 北草,金针闲刺岭南花。”春香,我同柳郎至此,即赴试闱。虎榜未开,扬州兵乱。我星夜赍发柳郎,打听爹消息。且喜老萱堂不意而逢,则老相公未知下落。想柳郎刻下可到,料今番榜上高题。须先剪下罗衣,衬其光彩。(贴)绣床 停当,请自尊裁。(旦裁衣介)裁下了,便待缝将起来。(缝介)(贴)小姐,俺淡口儿闲嗑,你和柳郎梦里、司里,两下光景何如?

【罗 怨】(旦)春园梦一些,到司里有转折。梦中逗的影儿别,司较追的情儿切。(贴)还魂时像怎的?(旦)似梦重醒,猛回头放教跌。(贴)司可也有好耍子处?(旦)一般儿轮回路,驾香车,河边题红叶。便则到鬼门关逐夜的望秋月。

【前腔】(贴)你风姿恁惹邪,情肠害劣。小姐,你香魂逗出了梦儿蝶,把亲肠断了影中蛇。不道燕冢荒斜,再立起鸳鸯舍。则问你会书斋灯怎遮?送情怀酒怎赊?取喜时,也要那破头梢一泡血。(旦)蠢丫头,幽欢之时,彼此如梦,问他则甚!呀,来的恁忙也!

【玩仙灯】(老旦慌上)人语闹吱嗻,听风声,似是女孩儿关节。儿,听见外厢喧嚷,新科状元是岭南柳梦梅。(旦)有这等事!

【前腔】(净忙走上)旗影儿走龙蛇,甚宣差,教来近者!(见介)、小姐,驾上人来。俺看门去也!(下)

【入赚】(外、丑扮军校持黄旗上)深巷门斜,抓不出状元门第也。这是了。(敲门介)(老旦)声息儿恁怔忡!把门儿偷瞥。(启门,校冲开介)(老旦)那衙门来的?(校)星飞不迭。你看这旗,看这旗影儿头势别。是黄门官把圣旨教传泄。(老旦叫介)儿,原来是传圣旨的。(旦上)斗胆相询,金榜何时揭?可有柳梦梅名字高头列?(校)他中了状元。(旦)真个中了状元?(校)则他中状元,急节里遭磨灭。(旦惊介)是怎生?(校)往淮扬触犯了杜参爷,扭回京把他做劫坟茔的贼决。(老旦)我儿,谢天谢地,老爷平安回京了。他那知世间有此重生之事。(旦)这却怎了?(校)正高吊起猛桃条细掣,被官里人抢去游街歇。(旦)恰好哩。(校)平章他势大,动本了。说劫坟之贼,不可以作状元。(旦)状元可也辨一本儿?(校)状元也有本。那平章奏他恶茶白赖把人窃。那状元呵,他说头带魁罡不受邪。便是万岁爷听了成痴呆。(旦)后来?(校)侥幸有个陈黄门,是平章爷的故人。奏准,要平章、状元和小姐三人,驾前勘对,方取圣裁。(老旦)呀,陈黄门是谁?(校)是陈最良,他说南安教授曾官舍。因此杜平章抬举他掌朝班、通御谒。(老旦)一发诧异哩。(校)便是他着俺们来宣旨。分付你家一更梳洗,二鼓吃饭,三鼓穿衣,四更走动。到得五更三点彻,响玎当翠佩,那是朝时节。(旦)独自个怕人。(校)怕则么!平章宰相你亲爷,状元妻妾。俺去了。(旦)再说些去。(校)明朝金阙,讨你幅撞门红去了也。(下)(旦),爹爹高升,柳郎高中。小旗儿报捷,又是平安贴。把神天叩谢,神天叩谢。

【滴溜子】(拜介)当日的、当日的梅根柳叶,无明路、无明路曾把游魂再叠。果应梦、花园后折。甫能够迸到头,抢了捷。鬼趣里因缘,人间判贴。

【前腔】(老旦)虽则是、虽则是希奇事业,可甚的、可甚的惊劳驾贴?他道你、是花妖害怯,看承的柳抱怀做花下劫。你那爹爹呵,没得个符儿再把花神召摄。

【尾声】女儿,紧簪束扬尘舞蹈摇花颊。(旦)叫我奏个什么来?(老旦)有了你活人硬证无虚胁。(旦)少不的万岁君王听臣妾。(净扮郭驼上)“要问鼋鼍窟,还过乌鹊桥。”两日再寻个钱塘门不着。正好撞着老军,说知夫人下处。抖擞了进去。(见介)(老旦)你是谁?(净)状元家里的老驼,特来恭喜。(旦)辛苦,你可见状元么?(净)俺往平章府抢下了状元,要夫人去见朝也。

(老旦)往事闲征梦欲分,韩溉(旦)今晨忽见下天门。张籍

(净)分明为报灵辈,僧贯休(旦)淡扫蛾眉朝至尊。张祜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