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四十九出 淮泊

【回目录】

【三登乐】(生包皮袱、雨伞上)有路难投,禁得这乱离时候!走孤寒落叶知秋。为娇妻 思岳丈,探听扬州。又谁料他困守淮扬,索奔前答救。(集唐)“那能得计访情亲李白?浊水污泥清路尘韩愈。自恨为儒逢世难卢纶,却怜无事是家贫韦庄。”俺柳梦梅世寒儒,蒙杜小姐司热 ,得为夫妇,相随赴科。且喜殿试撺过卷子,又被边报耽误榜期。因此小姐呵,闻说他尊翁淮扬兵急,叫俺沿路上体访安危。亲赍一幅春容,敬报再生之喜。虽则如此,客路贫难,诸凡路费之资,尽出圹中之物。其间零碎宝玩,急切典卖不来。有些成器金银,土气销镕有限。兼且小生看书之眼,并不认的等子星儿。一路上赚骗无多,逐日里支分有荆得到扬州地面,恰好岳丈大人移镇淮城。贼兵阻路,不敢前进。且喜因循解散,不免迤逦数程。

【锦缠道】早则要、醉扬州寻杜牧,梦三生花月楼,怎知他长淮去休!那里有缠十万顺天风、跨鹤闲游!则索傍渔樵寻食宿、败荷衰柳,添一抹五湖秋。那秋意儿有许多迤逗!咱功名事未酬,冷落我断肠闺秀。堪回首?算 北有十分愁。一路行来,且喜看见了插天高的淮城,城下一带清长淮水。那城楼之上,还挂有丈六阔的军门旗号。大吹大擂,想是日晚掩门了。且寻小店歇宿。(丑上)“多搀白水江湖酒,少赚黄边风月钱。”秀才投宿么?(生进店介)(丑)要果酒,案酒?(生)天不饮。(丑)柴米是要的?(生)吃倒算。(丑)算倒吃。(生)花银五分在此。(丑)高银散碎些,待我称一称。(称介,作惊叫介)银子走了。(寻介)(生)怎的大惊小怪?(丑)秀才,银子地缝里走了。你看碎珠儿。(生)这等还有几块在这里。(丑接银又走,三度介)呀,秀才原来会使水银?(生)因何是水银?(背介)是了,是小姐殡敛之时,水银在口。龙含土成珠而上天,鬼含汞成丹而出世,理之然也。此乃见风而化。原初小姐死,水银也死;如今小姐活,水银也活了。则可惜这神奇之物,世人不知。(回介)也罢了。店主人,你将我花银都消散去了,如今一厘也无。这本书是我平日看的,准酒一壶。(丑)书破了。(生)贴你一枝笔,(丑)笔开花了。(生)此中使客往来,你可也听见“读书破万卷”?(丑)不听见。(生)可听见“梦笔吐千花”?(丑)不听见。

【皂罗袍】(生作笑介)可笑一场闲话,破诗书万卷,笔蕊千花。是我差了,这原不是换酒的东西。(丑笑介)“神仙留玉佩,卿相解金貂。”(生)你说金貂玉佩,那里来的?有朝货与帝王家,金貂玉佩书无价。你还不知道,便是千金小姐,依然嫁他。一朝臣宰,端然拜他。(丑)要他则甚?(生)读书人把笔安天下。(生)不要书,不要笔,这把雨伞可好?(丑)天下雨哩。(生)明日不走了。(丑)饿死在这里?(生笑介)你认的淮扬杜安抚么?(丑)谁不认的!明日吃太平宴哩。(生)则我便是他女婿来探望他。(丑惊介)喜是相公说的早,杜老爷多早发下请书了。(生)请书那里?(丑)和相公瞧去。(丑请生行介)待小人背褡袱雨桑(行介)(生)请书那里?(丑)兀的不是!(生)这是告示居民的。(丑)便是。你瞧!

【前腔】“禁为闲游诈。”杜老爷是巴上生的:“自三巴到此,万里为家。不教子侄到官衙,从无女婿亲闲杂。”这句单指你相公:“若有假充行骗,地方禀拿。”下面说小的了:“扶同歇宿,罪连主家。为此须至关防者。右示通知。建炎三十二年五月日示。”你看后面安抚司杜大花押。上面盖着一颗“钦差安抚淮扬等处地方提督军务安抚司使之颖,鲜明紫粉。相公,相公,你在此消停,小人告回了。“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家屋上霜。”(下)(生哭介)我的妻,你怎知丈夫到此凄惶天地也。(作望介)呀,前面房子门上有大金字,咱投宿去。(看介)四个字:“漂母之 祠。”怎生叫做漂母之 词?(看介)原来壁上有题:“昔贤怀一饭,此事已千秋。”是了,乃前朝淮侯韩信之恩人也。我想起来,那韩信是个假齐王,尚然有人一饭,俺柳梦梅是个真秀才,要杯冷酒不能够!像这漂母,俺拜他一千拜。

【莺皂袍】(拜介)垂钓楚天涯,瘦王孙,遇漂纱。楚重瞳较比这秋波瞎。太史公表他,淮安府祭他,甫能够一饭千金价。看古来妇女多有俏眼儿:文公乞食,僖妻礼他;昭关乞食,相逢浣纱。凤尖头叩首三千下。起更了,廊下一宿。早去伺候开门。没水梳洗。(看介)好了,下雨哩。

旧事无人可共论,韩愈 只应漂母识王孙。王遵

辕门拜手儒衣弊,刘长卿 莫使沾濡有泪痕。韦洵美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