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四十出 仆侦

【回目录】

【孤飞雁】(净扮郭驼挑担上)世路平消长,十年事老头儿心上。柳郎君翰墨人家长。无营运,单承望,天生天养,果树成行。年深树老,把园围抛漾。你索在何方?好没主量。凄惶,趁上他身衣口粮。“家人做事兴,全靠主人命。主人不在家,园树不开花。”俺老驼一生依着柳相公种果为主。你说好不古怪:柳相公在家,一株树上摘百十来个果儿;自柳相公去后,一株树上生百十来个虫。便 乱结几个儿,小厮们偷个荆老驼无主,被人欺负。因此发个老狠,体探俺相公过岭北来了,在梅花观养病,直寻到此,早则南安府大封条封了观门。听的边厢人说,道婆为事走了,有个侄儿癞头鼋是小西门祝去寻问他。(行介)“抹过大东路,投至小西门。”(下)

【金钱花】(丑扮疙童披衣笑上)自小疙辣郎当,郎当。官司拿俺为姑娘,姑娘。尽了法,脑皮撞。得了命,卖了房。充小厮,串街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不为。”自家癞头鼋便是。这无人所在,表白一会。你说姑娘和柳秀才那事干得好,又走得好!只被陈教授那狗才,禀过南安府,拿了俺去。拷问俺:“姑娘那里去了?劫了杜小姐坟哩!”你道俺更不聪明,却也颇颇的。则掉着头不做声。那鸟官喝道:“马不吊不肥,人不拶不直,把这厮上起脑箍来。”哎也,哎也,好不生疼!原来用刑人先捞了俺一架金钟玉磬,替俺方便,禀说这小厮夹出脑髓来了。那鸟官喝道:“捻上来瞧。”瞧了,大鼻子一颩,说道:“这小厮真个夹出脑浆来了。”他不知是俺癞头上脓。叫松了刑,著保在外。俺如今有了命,把柳相公送俺这件黑海青穿摆将起来。(唱介)摆摇摇,摆摆遥没人所在,被俺摆过子桥。(净向前叫揖介)小官喝喏。(丑作不回揖,大笑唱介)俺小官子腰闪价,唱不的子喏。比似你个驼子唱喏,则当伸子个腰。(净)这贼种,开口伤人。难道做小官的背偏不驼?(丑)刮这驼子嘴,偷了你什么?贼?(净作认丑衣介)别的罢了。则这件衣服,岭南柳相公的,怎在你身上?(丑)咳呀,难道俺做小官的,就没件干净衣服,便是岭南柳家的?隔这般一道梅花岭,谁见俺偷来?(净)这衣带上有字。你还不认,叫地方。(扯丑作怕倒介)罢了,衣服还你去罗。(净)耍哩!俺正要问一个人。(丑)谁?(净)柳秀才那里去了?(丑)不知。(净三问)(丑三不知介)(净)你不说,叫地方去。(丑)罢了,大路头难好讲话。演武厅去。(行介)(净)好个僻静所在。(丑)咦,柳秀才到有一个。可是你问的不是?你说得象,俺说;你说不象,休想叫地方,便到官司,俺也只是不说。(净)这小厮到贼。听俺道来:

【尾犯序】提起柳家郎,他俊白庞儿,典雅行藏。(丑)是了。多少年纪?(净)论仪表看他,三十不上。(丑)是了。你是他什么人?(净)他祖上、传留下俺栽花种粮。自小儿、俺看成他快长。(丑)原来你是柳大官。你几时别他,知他做出甚事来?(净)春头别,跟寻至此,闻说的不端详。(丑)这老儿说的一句句著。老儿,若论他做的事,咦!(丑作扯净耳语)(净听不见介)(丑)呸,左则无人,耍他去。老儿你听者。

【前腔】他到此病郎当。逢着个杜太爷衙教小姐的陈秀才,勾引 他养病庵堂,去后园游赏。(净)后来?(丑)一游游到小姐坟儿上。拾得一轴春容,朝思暮想,做出事来。(净)怎的来?(丑)秀才家为真当假,劫坟偷圹。(净惊介)这却怎了?(丑)你还不知。被那陈教授禀了官,围住观门。拖番柳秀才,和俺姑娘行了杖。棚琶拶压,不怕不招。点了供纸,解上 西提刑廉访司。问那六案都孔目,这男女应得何罪?六案请了律令,禀复道,但偷坟见者,依律一秋。(净)怎么秋?(丑作按净头介)这等秋。(净惊哭介)俺的柳秀才呵,老驼没处投奔了。(丑笑介)休慌。后来遇赦了。便是那杜小姐活转来哩。(净)有这等事!(丑)活鬼头还做了秀才正房,俺那死姑娘到做了梅香伴当。(净)何往?(丑)临安去,送他上路,赏这领旧衣裳。(净)吓俺一跳。却早喜也!

【尾声】去临安定是图金榜。(丑)著了。(净)俺勒挣着躯腰走帝乡。(丑)老哥,你路上细些。现如今一路里画影图形捕凶

(净)寻得仙源访隐沦,朱湾 (丑)郡城南下是通津。柳宗元

(净)众中不敢分明说,于鹄 (丑)遥想风流 第一人。王维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