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三十四出 诇药

【回目录】

(末上)“积年儒学理粗通,书箧成变药笼。家童唤俺老员外,街坊唤俺老郎中。”俺陈最良失馆,依然开药铺。看今日有甚人来?

【女冠子】(净上)人间天上,道理都难讲。梦中虚诳,更有人儿思量泉壤。陈先生利市哩。(末)老姑姑到来。(净)好铺面!这“儒医”二字杜太爷赠的。好“道地药材”!这两块土中甚用?(末)是寡妇 床 头土。男子汉有鬼怪之疾,清水调服良。(净)这布片儿何用?(末)是壮男子的裤裆。妇人有鬼怪之病,烧灰吃了效。(净)这等,俺贫道床 头三尺土,敢换先生五寸裆?(末)怕你不十分寡。(净)啐,你敢也不十分壮。(末)罢了,来意何事?(净)不瞒你说,前日小道姑呵!

【黄莺儿】年少不堤防,赛 神,归夜忙。(末)着手了?(净)知他着甚闲空旷?被凶神煞 。年灾月殃,瞑然一去无回向。(末)欠老成哩!(净)细端详,你医王手段敢对的住活阎王。(末)是活的,死的?(净)死几日了。(末)死人有口吃药?也罢,便是这烧裆散,用热酒调服下。

【前腔】海上有仙方,这伟男儿深裤裆。(净)则这种药,俺那里自有。(末)则怕姑姑记不起谁壮。翦裁寸方,烧灰酒,敲开齿缝把些儿放。不寻常,安魂定魄,赛过反香。(净)谢了。

(末)还随女伴赛 神,于鹄 (净)争奈多情足病身。韩偓

(末)岩洞幽深门尽锁,韩愈 (净)隔花催唤女医人。王建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