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三十二出 冥誓

【回目录】

【月云高】(生上)暮云金阙,风幡淡摇拽。但听的钟声绝,早则是心儿热。纸帐书生,有分氲兰麝。咱时还早。荡花,单则把月痕遮。(整灯介)溜风光,稳护着灯儿烨。(笑介)“好书读易尽,佳人期未来。”前夕美人到此,并不堤防,姑姑搅攘。今宵趁他未来之时,先到云堂之上攀话一回,免生疑惑。(作掩门行介)此处留人户半斜,天呵,俺那有心期在那些。(下)

【前腔】(魂旦上)孤神害怯,佩环风定夜。(惊介)则道是人行影,原来是云偷月。(到介)这是柳郎书舍了。呀,柳郎何处也?闪闪幽斋,弄影灯明灭。魂再艳,灯油接;情一点,灯头结。(叹介)家和柳郎幽期,除是人不知,鬼都知道。(泣介)竹影寺风声怎的遮,黄泉路夫妻怎当赊?“待说何曾说,如颦不奈颦。把持花下意,犹恐梦中身。”家虽登鬼录,未损人身。禄将回,数已荆前日为柳郎而死,今日为柳郎而生。夫妇分缘,去来明白。今宵不说,只管人鬼混缠到甚时节?只怕说时柳郎那一惊呵,也避不得了。正是:“夜传人鬼三分话,早定夫妻百岁恩。”

【懒画眉】(生上)画阑风摆竹横斜。(内作鸟声惊介)惊鸦闪落在残红榭。呀,门儿开也。玉天仙光降了紫云车。(旦出迎介)柳郎来也。(生揖介)姐姐来也。(旦)剔灯花这咱望郎爷。(生)直恁的志诚亲姐姐。(旦)秀才,等你不来,俺集下了唐诗一首。(生)洗耳。(旦念介)“拟托良媒亦自伤秦韬玉,月寒山色两苍苍薛涛。不知谁唱春归曲曹唐?又向人间魅阮郎刘言史。”(生)姐姐高才。(旦)柳郎,这更深何处来也?(生)昨夜被姑姑败兴,俺乘你未来之时,去姑姑房头看了他动静,好来迎接你。不想姐姐今夜来恁早哩。(旦)盼不到月儿上也。

【太师引】(生)叹书生何幸遇仙提揭,比人间更志诚亲切。乍 存笑眼生花,正渐入欢肠啖蔗。前夜那姑姑呵,恨无端风雨把春抄截。姐姐呵,误了你半宵周折,累了你好回惊怯。不嗔嫌,一径的把断红重接。

【销寒窗】(旦)是不堤防他来的唓嗻,吓的个魂儿收不迭。仗云摇月躲,画影人遮。则没揣的涩道边儿,闪人一跌。自生成不惯这磨灭。险些些,风声扬播到俺家爹,先吃了俺狠尊慈痛决。(生)姐姐费心。因何错小生至此?(旦)的你一品人才。(生)姐姐敢定了人家?

【太师引】(旦)并不曾受人家红定回鸾帖。(生)喜个甚样人家?(旦)但得个秀才郎情倾意惬。(生)小生到是个有情的。(旦)是看上你年少多情,迤逗俺睡魂难贴。(生)姐姐,嫁了小生罢。(旦)怕你岭南归客路途赊,是做小伏低难说。(生)小生未曾有妻。(旦笑介)少什么旧家根叶,着俺异乡花草填接?敢问秀才,堂上有人么?(生)先君官为朝散,先母曾封县君。(旦)这等是衙内了。怎恁婚迟?

【锁寒窗】(生)恨孤单飘零岁月,但寻常稔色谁沾借?那有个相如在客,肯驾香车?萧史无家,便同瑶阙?似你千金笑等闲抛泄,凭说,便和伊青春才貌恰争些,怎做的露水相看仳别!(旦)秀才有此心,何不请媒相聘?也省的家为你担慌受怕。(生)明早敬造尊庭,拜见令尊令堂,方好问亲于姐姐。(旦)到俺家来,只好见家。要见俺爹还早。(生)这般说,姐姐当真是那样门庭。(旦笑介)(生)是怎生来?

【红衫儿】看他艳玉神清绝,人间迥别。(旦)不是人间,难道天上?(生)怎独自夜深行,边厢少侍妾?且说个贵表尊名。(旦叹介)(生背介)他把姓字香沈,敢怕似飞琼漏泄?姐姐不肯泄漏姓名,定是天仙了。薄福书生,不敢再陪欢宴。尽仙姬留意书生,怕逃不过天曹罚折。

【前腔】(旦)道家天上神仙列,前生寿折。(生)不是天上,难道人间?(旦)便作是私奔,悄悄何妨说。(生)不是人间,则是花月之妖。(旦)正要你掘草寻根,怕不待勾辰就月。(生)是怎么说?(旦欲说又止介)不明白辜负了幽期,话到尖头又咽。(相思令)(生)姐姐,你“千不说,万不说。直恁的书生不酬决,更向谁边说?(旦)待要说,如何说?秀才,俺则怕聘则为妻奔则妾,受了盟香说。”(生)你要小生发愿,定为正妻,便与姐姐拈香去。

【滴溜子】(生、旦同拜)神天的,神天的,盟香满爇。柳梦梅,柳梦梅,南安郡舍,遇了这佳人提挈,作夫妻。生同室,死同。口不心齐,寿随香灭,(旦泣介)(生)怎生吊下泪来?(旦)感君情重,不觉泪垂。

【闹樊楼】你秀才郎为客偏情绝,料不是虚脾把盟誓撇。哎,话吊在喉咙翦了舌。嘱东君在意者,精神打叠。暂时间儿回避趄,些儿待说,你敢扑忄龙忪害跌。(生)怎的来?(旦)秀才,这春容得从何处?(生)太湖石缝里。(旦)比家容貌争多?(生看惊介)可怎生一个粉扑儿?(旦)可知道,家便是画中人也。(生合掌谢画介)小生烧的香到哩。姐姐,你好歹表白一些儿。

【啄木犯】(旦)柳衙内听根节。杜南安原是俺亲爹。(生)呀,前任杜老先生升任扬州,怎么丢下小姐?(旦)你翦了灯。(生翦灯介)(旦)翦了灯、余话堪明灭。(生)且请问芳名,青春多少?(旦)杜丽小字有庚帖,年华二八,正是婚时节。(生)是丽小姐,俺的人那!(旦)衙内,家还未是人。(生)不是人,是鬼?(旦)是鬼也。(生惊介)怕也,怕也。(旦)靠边些,听俺消详说。话在前教伊休害怯,俺虽则是小鬼头人半截。(生)姐姐,因何得回世而会小生?

【前腔】(旦)虽则是府别,看一面千金小姐,是杜南安那些枝叶。注生妃央及煞回生帖,化生点活了残生劫。你后生儿蘸定俺前生业。秀才,你许了俺为妻真切,少不得冷骨头着疼热。(生)你是俺妻,俺也不害怕了。难道便请起你来?怕似水中捞月,空里拈花。

【三段子】(旦)俺三光不灭。鬼 由,还动迭,一灵未歇。泼残生,堪转折。秀才可谙经典?是人非人心不别,是幻非幻如何说?虽则似空里拈花,却不是水中月。(生)捞既然虽死犹生,敢问仙坟何处?(旦)记取太湖石梅树一株。

【前腔】的是花园后节,梦孤清,梅花影斜。熟梅时节,为仁儿,心酸那些。(生)怕小姐别有走跳处?(旦叹介)便到九泉无屈折,衠幽香一阵昏黄月。(生)好不冷。(旦)冻的俺七魄三魂,僵做了三贞七烈。(生)则怕惊了小姐的魂怎好?

【斗双鸡】(旦)花根木节,有一个透人间路。俺冷香肌早偎的半热。你怕惊了呵,悄魂飞越,则俺见了你回心心不灭。(生)话长哩。(旦)畅好是一夜 夫妻,有的是三生话说。(生)不烦姐姐再三,只俺独力难成。(旦)可与姑姑计议而行。(生)未知深浅,怕一时间攒不沏。

【登小楼】(旦)咨嗟、你为人为沏。俺砌笼棺勾有三尺叠,你点刚锹和俺一谜掘。就里风泻泻,则隔的世些些。(内鸡鸣介)

【鲍老催】咳,长眠人一向眠长夜,则道鸡鸣枕空设。今夜呵,梦回远塞荒鸡咽,觉人间风味别。晓风明灭,子规声容易吹残月。三分话才做一分说。

【耍鲍老】俺丁丁列列,吐出在丁香舌。你拆了俺丁香结,须粉碎俺丁香节。休残慢,须急节。俺的幽情难尽说。(内风起介)则这一翦风动灵衣去了也。(旦急下)(生惊痴介),奇哉,奇哉!柳梦梅做了杜太守的女婿,敢是梦也?待俺来回想一番。他名字杜丽,年华二八,死葬后园梅树之下。啐,分明是人道 感,有有血。怎生杜小姐颠倒自己说是鬼?(旦又上介)衙内还在此?(生)小姐怎又回来?(旦)家还有丁宁。你既以俺为妻,可急视之,不宜自误。如或不然,妾事已露,不敢再来相陪。愿郎留心。勿使可惜。妾若不得复生,必痛恨君于九泉之下矣。

【尾声】(旦跪介)柳衙内你便是俺再生爷。(生跪扶起介)(旦)一点心怜念妾,不着俺黄泉恨你,你只骂的俺一句鬼随邪。(旦作鬼声下,回顾介)(生吊场,低语介)柳梦梅着鬼了。他说的恁般分明,恁般恓切,是无是有,只得依言而行。和姑姑商量去。

梦来何处更为云?李商隐 惆怅金泥簇蝶裙。韦氏子

欲访孤坟谁引至?刘言史 有人传示紫君。熊孺登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