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二十六出 玩真

【回目录】

(生上)“芭蕉叶上雨难留,芍药梢头风欲收。画意无明偏着眼,春光 有路暗抬头。”小生客中孤闷,闲游后园。湖山之下,拾得一轴小画,似是观音大士,宝匣庄严。风雨淹旬,未能展视。且喜今日晴和,瞻礼一会。(开匣,展画介)

【黄莺儿】秋影挂银河,展天身,自在波。诸般好相能停妥。他直身在补陀,咱海南人遇他。(想介)甚威光不上莲花座?再延俄,怎湘裙直下一对小凌波?是观音,怎一对小脚儿?待俺端详一会。

【二郎神慢】此儿个,画图中影儿则度。着了,敢谁书馆中吊下幅小嫦娥,画的这俜停倭妥。是嫦娥,一发该顶戴了。问嫦娥折桂人有我?可是嫦娥,怎影儿外没半朵祥云托?树皴儿又不似桂丛花琐?不是观音,又不是嫦娥,人间那得有此?成惊愕,似曾相识,向俺心头摸。待俺瞧,是画工临的,还是美人自手描的?

【莺啼序】问丹青何处娇娥,片月影光生毫末?似恁般一个人儿,早见了百花低躲。总天然意态难模,谁近得把春云淡破?想来画工怎能到此!多敢他自己能描会脱。且住,细观他帧首之上,小字数行。(看介)呀,原来绝句一首。(念介)“近睹分明似俨然,远观自在若飞仙。他年得傍蟾宫客,不在梅边在柳边。”呀,此乃人间女子行乐图也。何言“不在梅边在柳边”?奇哉怪事哩!

【集贤宾】望关山梅岭天一抹,怎知俺柳梦梅过?得傍蟾宫知怎么?待喜呵,端详停和,俺姓名儿直么费嫦娥定夺?打么诃,敢则是梦魂中真个。好不回盼小生!

【黄莺儿】空影落纤娥,动春蕉,散绮罗。春心只在眉间锁,春山翠拖,春烟淡和。相看四目谁轻可!恁横波,来回顾影不住的眼儿睃。却怎半枝青梅在手,活似提掇小生一般?

【啼莺序】他青梅在手诗细哦,逗春心一点蹉跎。小生待画饼充饥,小姐似望梅止渴。小姐,小姐,未曾开半点幺荷,含笑处朱唇淡抹,韵情多。如愁欲语,只少口气儿呵。小娘子画似崔徽,诗如苏蕙,行书真卫夫人。小子虽则典雅,怎到得这小娘子!蓦地相逢,不免步韵一首。(题介)“丹青妙处却天然,不是天仙即地仙。欲傍蟾宫人近远,恰些春在柳海边。”

【簇御林】他能绰斡,会写作。秀入 山人唱和。待小生很很叫他几声:“美人,美人!姐姐,姐姐!”向真真啼血你知么?叫的你喷嚏似天花唾。动凌波,盈盈欲下——不见影儿那。咳,俺孤单在此,少不得将小娘子画像,早晚玩之、拜之,叫之、赞之。

【尾声】拾的个人儿先庆贺,敢柳和梅有些瓜葛?小姐小姐,则被你有影无形看杀我。

不须一向恨丹青,白居易 堪把长悬在户庭。伍乔

惆怅题诗柳中隐,司空图 添成春醉转难醒。章碣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