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二十四出 拾画

【回目录】

【金珑璁】(生上)惊春谁似我?客途中都不问其他。风吹绽蒲桃褐,雨淋殷杏子罗。今日晴和,晒衾单兀自有残云涴涴。“脉脉梨花春院香,一年愁事费商量。不知柳思能多少?打叠腰肢斗沈郎。”小生卧病梅花观中,喜得陈友知医,调理痊可。则这几日间春怀郁闷,何处忘忧?早是老姑姑到也。

【一落索】(净上)无奈女冠何,识的书生破。知他何处梦儿多?每日价欠伸千个。秀才安稳!(生)日来病患较些,闷坐不过。偌大梅花观,少甚园亭消遣。(净)此后有花园一座,虽然亭榭荒芜,颇有闲花点缀。则留散闷,不许伤心。(生)怎的得伤心也!(净作叹介)是这般说。你自去游便了。从西廊转画墙而去,百步之外,便是篱门。三里之遥,都为池馆。你尽情玩赏,竟日消停,不索老身陪去也。“名园随客到,幽恨少人知。”(下)(生)即有后花园,就此迤逦而去。(行介)这是西廊下了。(行介)好个葱翠的篱门,倒了半架。(叹介)(集唐)“凭阑仍是玉阑干王初,四面墙垣不忍看张隐。想得当时好风月韦庄,万条烟罩一时乾李山甫。”(到介)呀,偌大一个园子也。

【好事近】则见风月暗消磨,画墙西正南侧左。(跌介)苍苔滑擦,倚逗着断垣低垛,因何蝴蝶门儿落合?原来以前游客颇盛,题名在竹林之上。客来过,年月偏多,刻画尽琅玕千个。咳,早则是寒花绕砌,荒草成窠。怪哉,一个梅花观,女冠之流,怎起的这座大园子?好疑惑也。便是这湾流水呵!

【锦缠道】门儿锁,放着这武陵源一座。恁好处教颓堕!断烟中见水阁摧残,画船抛躲,冷秋千尚挂下裙拖。又不是曾经兵火,似这般狼籍呵,敢断肠人远、伤心事多?待不关情么,恰湖山石畔留着你打磨陀。好一座山子哩。(窥介)呀,就里一个小匣儿。待把左侧一峰靠着,看是何物?(作石倒介)呀,是个檀香匣儿。(开匣看画介)呀,一幅观世音喜相。善哉,善哉!待小生捧到书馆,顶礼供养,强如埋在此中。

【千秋岁】(捧匣回介)小嵯峨,压的旃檀合,便做了好相观音俏楼阁。片石峰前,那片石峰前,多则是飞来石,三生因果。请将去炉烟上过,头纳地,添灯火,照的他慈悲我。俺这里尽情供养,他于意云何?(到介)到了观中,且安置阁儿上,择日展礼。(净上)柳相公多早了!

【尾声】(生)姑姑,一生为客恨情多,过冷澹园林日午坐。老姑姑,你道不许伤心,你为俺再寻一个定不伤心何处可。

(生)僻居虽近林泉,伍乔(净)早是伤春梦 雨天。韦庄

(生)何处邈将归画府?谭用之(合)三峰花半碧堂悬。钱起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