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典言情小说 > 牡丹亭 >

第四出 腐叹

【回目录】

【双劝酒】(末扮老儒上)灯窗苦吟,寒酸撒吞。科场苦禁,蹉跎直恁!可怜辜负看书心。吼儿病年来迸侵。“咳嗽病多疏酒盏,村童俸薄减厨烟。争知天上无人住,吊下春愁鹤发仙。”自家南安府儒学生员陈最良,表字伯粹。祖父行医。小子自幼 儒。十二岁进学,超增补廪。观场一十五次。不幸前任宗师,考居劣等停廪。兼且两年失馆,衣食单保这些后生都顺口叫我“陈绝粮”。因我医、卜、地理,所事皆知,又改我表字伯粹做“百杂碎”。明年是第六个旬头,也不想甚的了。有个祖父药店,依然开张在此。“儒变医,菜变齑”,这都不在话下。昨日听见本府杜太守,有个小姐,要请先生。好些奔竞的钻去。他可为甚的?乡邦好说话,一也;通关节,二也;撞太岁,三也;穿他门子管家,改窜文卷,四也;别处吹嘘进身,五也;下头官儿怕他,六也;家里骗人,七也。为此七事,没了头要去。他们都不知官衙可是好踏的!况且女学生一发难教,轻不得,重不得。倘然间礼面有些不臻,啼不得,笑不得。似我老人家罢了。“正是有书遮老眼,不妨无药散闲愁。”(丑扮府学门子上)“天下秀才穷到底,学中门子老成。”(见介)陈斋长报喜。(末)何喜?(丑)杜太爷要请个先生教小姐,掌教老爷开了十数名去都不中,说要老成的。我去掌教老爷处禀上了你,太爷有请帖在此。(末)“人之患在好为人师”。(丑)人之饭,有得你吃哩。(末)这等便行。(行介)

【洞仙歌】(末)咱头巾破了修,靴头绽了兜。(丑)你坐老斋头,衫襟没了后头。(合)砚水漱净口,去承官饭溲,剔牙杖敢黄齑臭。

【前腔】(丑)咱门儿寻事头,你斋长干罢休?(末)要我谢酬,知那里留不留?(合)不论端九,但逢出府游,则捻着衫儿袖。(丑)望见府门了。

(丑)世间荣乐本逡巡,李商隐 (末)谁睬髭须白似银?曹唐

(丑)风流 太守容闲坐,朱庆余 (合)便有无边求福人。韩愈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