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照人来

 文/沈鹿之

 
一、追不到的旗袍姑娘
 
“最大的孤独不是没人爱,而是没人懂。”
 
二十四岁的司南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给我发了这么一条消息。
 
我看着手机屏幕,想了很久,最终只告诉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欢。
 
他很低落。
 
他在追一个女孩,照片我看过,姑娘长长的头发,在湖边摆着剪刀手,穿粉红色的衣服,戴鸭舌帽。
 
碧水蓝天,姑娘看起来哪里都好,可唯一不好的,姑娘不喜欢他。
 
偶尔他也跟我长聊,从上大学到大学毕业。毕业之后他去了遥远的外省,一个人独处诺大的城市,只言片语之中,感觉他有那么点怕孤独。
 
他是个理性的人,至少我一直这么认为,可这情感纠葛的世间,他也中了爱情的毒,任这毒性一点一点吞掉那颗炙热的心。
 
他难得承认,自己爱得太卑微。
 
浪漫的事不是没做过,他精心选好日子在情人节跟姑娘表白,长长的十几分钟,他尽全力向她展示自己的深情,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她看,可结果总是不如人意,姑娘没有任何回应。
 
他也常常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可姑娘要么不接,要么不回,或者,敷衍着只言片语。
 
他也给她发红包,祝贺她弟弟考上大学,可她怎么也不愿意收,好说歹说,她才终于不情不愿的收下。
 
他在费劲心思讨好他,她在费尽心思婉拒他。
 
他做的一切都在表明他多么喜欢她,而她反馈的一切都在表明她多么不喜欢他。
 
许是受了伤,他终于决定停下来。
 
“或许我这辈子就是来还情债的。”他说。
 
十年的青春,他追过好几个姑娘,用心的程度不少于现在这个,他愿意用好几年的时间来感动一个人,可感动来感动去,他最终也没有感动到谁,如今到了这个年纪,只给自己徒增了一层层伤悲。
 
身边总有人的爱情看起来那么轻易,唯独他,这一场场爱情竞赛里,他是惨败的那一个。
 
我忽然挺心疼他。
 
张爱玲说,“我曾以为爱情能够填补人生的遗憾,可是给人生造成更多遗憾的,偏偏是爱情。”
 
他是真的动了心,也真是付了一番深情,也怀揣着一大把遗憾走到了现在。
 
他说:“听说她喜欢旗袍,本来想在她生日的时候送她。”
 
“你知道吗?她和你在一座城市。”
 
“很久以前想请你帮的忙,就是送这么件礼物。可如今,我不太想这么做了。”
 
看着他发给我的截图,我不知该怎样去安慰他。
 
语言有时候真的是苍白无力,话到口边,才发现说什么都不合适。
 
情感里带来的伤,哪有那么容易被治愈。
 
最后我说,需要我帮忙的话我很乐意。
 
他怅怅然,没说需要,也没说不要。
 
这便是结局。
 
二、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梅子告诉我们她喜欢陈升的时候,她所在的城市正热得不像话。
 
她一个人把这份感情藏了许久,直到告白被拒之后的几个月,挡不住我们这一群人的拷问,她才终于说了通透。
 
而陈升以为,她是一时兴起才想起的告白。
 
梅子有些生气,她说他是以为自己对感情有多随便,才会没想清楚就胡乱告白。
 
最后陈升回答说:“只想做朋友。”
 
梅子心碎了一地,整个学期都在闷闷不乐。
 
她失去的不仅仅是喜欢的人,更是一个朋友。
 
梅子长到二十几岁,没有谈过恋爱,很多年前的第一场喜欢变得无疾而终,这第二场,来势汹汹却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陈升和她是要好的朋友,至少我们都这么认为,两个人常常聊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梅子说,她独身一人在遥远的外省求学,是陈升给她的安全感。
 
即使他拒绝了她,可她还是觉得,他是全世界最好的那一个。
 
可梅子也说:“做不了恋人,朋友也就没必要了,这是一个梗,她没办法像从前一样和陈升谈天说地。”
 
爱情有时候之所以残忍,这也是一点。
 
很早以前,他们会约好一起去街上吃牛肉粉,我们总是调侃,两家人住得也不算近,偏偏我们一大堆朋友里,他俩玩得最好。
 
我们总爱开玩笑,说他们不单纯。
 
一语成谶,梅子对陈升确实不是朋友这么简单。
 
之后聚会游玩,梅子陈升都在,可梅子仍是梅子,陈升还是陈升,两个人凑到一起还是两个人,始终不是一对。
 
我们安慰她说:“没关系,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
 
梅子却依旧像先前一样,固执的认为,这世上没有人能比得上陈升。
 
那一久,我们不知道梅子会不会每天流眼泪。
 
古人说:“守得云开见夜明。”梅子也曾以为,陈升总有一天会喜欢她。
 
可还未等云开,陈升就有了女朋友。
 
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姑娘,高考异地分开,如今一两年过去,她又回到了他身边,他们一起游玩,乐得自在,可这对梅子,又太残忍。
 
她日日夜夜的守望期盼,始终抵不过前女友的一句我们和好吧。
 
我们不敢告诉她,瞒了许久,之后谈起陈升,梅子装得无所谓,心却颤抖着流泪。
 
偶尔她也说:“我那么喜欢他,他喜欢我一下会死呀!”
 
喜欢她不会死,可他就是不喜欢。
 
最后她终于知道陈升和前女友和好的事情,难过是难过,可相比之前,沉稳了多。
 
梅子呢,独立要强,哪里允许自尊一次次受到伤害。
 
于是梅子觉得,该是彻底死心的时候了。
 
她再也不找他。
 
假期时,我们常在一起,梅子爱极了唱歌,旋律响起的时候,梅子总爱跟着哼唱,一句句的歌词里,我总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后来梅子把签名改成了:“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这歌词啊,还有后面一句:“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曾经是个好东西,曾经梅子和陈升爱打闹、爱斗嘴、爱约好去吃早餐,如今,梅子更爱待在家里,看看电视,唱唱歌。
 
没有陈升的日子,梅子似乎过得也不错。
 
只是每当记忆涌来之时,梅子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啊,始终不愿意回头望。
 
梅子和司南啊,两个痴情又固执的人,
 
到了最后,终究是落了个深情被负的下场。
 
不输真心,只不过少了一份喜欢。
 
可这漫天好风光,路还长,总有明月照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