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打工日记

2009年7.3

暮色早已降临,门外对面的车间也恢复了平静一会,床下来来往往忙碌的是老员工们,头上偏左方有个大吊扇呼呼地吹着,此刻的我,叼着前天姐买给我的棒棒糖,内心既安静又有点不安。

今天是我们来苏州的第五天,这五天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个中的事情不知道从哪儿说起。我们23号就考完了在暑假来临之前,我就对自己说:要给自己个不平常的假日,要么实习,要么打工……

考试前一个月左右就开始留意公告栏,网上,能留意的都留意了,端午回来无意间接了个电话,是关于暑期实习的事,可我再三考虑拒绝了,因为对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个空架子,什么都要我来填,我自认没有那个本事。

23号考完试后,晚上说好和芳姐去找家教的,其实我当时并不是非常想去找的,总感觉做家教太看人脸色,但是如果能够找到自然也是好事,毕竟家教是最挣钱的。

第二天跑了一上午没什么收获便回去了。

25号本来想去初初那边看看手机促销的情况和江通的信息的,下楼后被公告栏一张去苏州电子厂的广告吸引了,我打电话过去,是个男孩接的,本来想面谈的,正好这个时候魏同学电话来问我们愿不愿意发传单,我说好呀,因此面谈的事就延后了。

27号说好去家教桥的,早上的大雨浇熄了我们所谓热情,于是我们在易家桥下了,去了江通,问了下最新的情况。

在其中一个负责人小孙的说服下,我们加入江通,成为其中的会员。

傍晚我们接到电话说第二天有个促销的面试让我们去,虽然我个人倾向于做这个,但考虑到姐一心想去苏州就放弃了,熟不知后面的遭遇和挑战会有这么恶劣。

2009年7月10号

培训了一周了,终于开始分配了,从昨天开始老师便开始选人,一个接一个的部门,而我是挑剩下来的那批,即将去的部门是装配。我承认自己心里是有点不舒服的,自认没什么比别人差的,也许身高和视力的影响吧,但是无论如何,我是属于最差的部分。

工作虽然不是那么令人愉悦啦,但是总不能就因为这样就让自己不开心吧,这样可不好呢!下班后,还是不想呆在宿舍里,也难怪啊。宿舍连个凳子都没有,总在床上算个什么事呀,所以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找刚认识的丫头打乒乓球去。

能够在这里找到技术相当的可不容易呢,下班了也没别的地方去,练练球也没什么不好,说不定回去后还可以和冲他们拼拼呢,熟能生巧么!天天打肯定能打的更好的哈,至少最近我看到自己的进步了哦!

厂里有桌球,乒乓球,真的无事可做,来玩玩也不错!

昨天晚上和丫头玩时,半路杀出个河南的小伙子,突然感慨,人和人的相遇相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只要有共同的爱好和敢于和陌生人交流即可,毕竟我们年轻,没有什么可损失的,因为我们一无所有。

这几天,听到不少对大学生的抨击,我很不平,但是我无力还击,因为现状的确如此。

有件事情想来就觉得丢人,在一起学习练习,总拿自己和别人比,可一会后又觉得没意思起来,因为自己的学历而突然后高人一等的感觉来,认为和他们相比是件可耻的事情,现在想来真是莫名其妙,一向信奉众生平等的我怎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好矛盾。

我对自己说,我现在的状况是,我什么都不是,和他们在一个起点,想要证明自己和他们不一样,就要在能力上证明,别的所有优越感都应该扼杀,都不应该存在。

未来的一个多月,尽量充实自己,干一行,就要爱一行,想在我就只是个普通的工人,那么就要像一名工人,做好自己的工作,在此基础上,安排每天的生活,我的目标是每天都丰富多彩!豆豆加油!

2009年7月11号周六

来到住电装迎来了第二个周末,回忆起我的第一个周末,可以说是相当的凄惨,那会虽说我们已经搬进了宿舍,不用再为住的问题发愁了,但是作为新人,我们没有公司的卡,不能够去食堂享用工作餐,饿了就只能去超市买些零食果腹,那个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坐在食堂好好吃个饭,因为我们已经有好几天没好好吃过饭了。

现在至少对周围的环境也熟悉了不少,但是对周围的路线还是相当的不熟悉。早上把江苏的景点好好地看了一遍,尤其是苏州的,心里像点燃的火把热流汩汩地倾泻出来,很想走出去见识一下这些风味,可是一考虑到经济的拮据和路线的不识失落了好一会,曾经憧憬晓明带我去转转,可是看到他的反应,我深深明白这是多么的不现实。虽然熊哥一个劲地鼓动我找他,可是,人家既然不愿搭理,我又何必如此厚脸皮呢?本来还想着介绍几个丫头给他的,看来天公不作美,命运无此意,那么我也正好歇歇,省的多事!

没有出去玩,主要是因为天气太过闷热的缘故,既然这样,总不能发呆睡大觉吧,找点事做总是可以的。

除了下午去世纪才华拿回身份证,其他时间都在健身房和阅览室度过的,平凡的日子,很开心,很快乐!

我这个人没什么大的野心,只希望每天都过得充实,每天都能有回忆的东西,虽然这么多年来,那种纯粹的简单快乐不是很多,但是我很满足。

一个人没有了追求,没有了目标将会是件非常痛苦和悲哀的事情,每当我静下心来,我总要扪心自问,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将来要做什么。目标是什么,要完成它需要经历哪几个阶段,需要什么,怎样才能使他come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