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是比爱情更美好的事

林先生是个严谨的人,每天出门一定会把被子叠好,胡子刮干净,皮鞋擦亮,下楼时把垃圾倒掉,不管房间还是人都看起来精神抖擞。林先生是与时间赛跑的人,在他的世界观里,迟到等同于死罪。在他的眼中,世上只有两种人,努力的人和不努力的人。所以他从来不抱怨生活,即使加班到半夜,第二天他也能像打了鸡血似的准时准点出现在众人面前。

董小姐是个浪漫的人,她喜欢在阳台上种点花草,买漂亮的碎花丝边的连衣裙,家里的漫画和小说堆了一整个房间,成天做白日梦,幻想有一天外星人会突然出现娶她回家。董小姐是与美梦并行的人,在她的世界观里,任何美好的事情都会和晴朗天气一样不定时发生。在她的眼中,世上只有两种人,幸福的人和不幸福的人。她从来不把事情放在心上,两秒钟就可以把烦恼忘得干干净净。

董小姐遇见林先生是在盛夏一场暴雨夜里,那天林先生下班比较晚,快到楼下的时候,正好下起了瓢泼大雨,他一边看手表一边钻进附近的超市,他还有好多报表没做完,浪费一秒钟都是可耻的。这个时候董小姐收了雨伞走进超市,那天董小姐正巧遇上生理期,家里储备的卫生棉丝毫不剩。她没有料到超市空荡荡只有林先生一个人,因为难受而有些哆嗦,她像询问售货员一样询问林先生,希望他能带她到卫生棉的货架去取两包。林先生自动屏蔽了董小姐,只期待雨能快点停,然后赶紧回家。林先生的冷漠让董小姐有一点点不开心,不过当她拿了两包卫生棉结好账时又忘记了刚才的不开心。她从林先生的眼中看到了焦急,发现他没带伞,便问要不要一起共伞送他一程。林先生有些尴尬,但是内心焦急让他不得不放下面子。回家的时候他们发现原来他们住在同一栋楼里,董小姐在林先生的楼上,董小姐很热情地说下次邀请林先生到家里来吃点心,林先生不置可否,只是恩了一声。出电梯时连声谢谢也忘记说。

周末的时候董小姐洗好床单晾在阳台上,水滴滴答答地落下让她感觉非常好,楼下加班的林先生看着湿漉的屋檐,和流下的水渍,让他有些懊恼。他敲了董小姐的门,希望董小姐把被子拎干一些,董小姐嘟着嘴巴收起被套,扔到洗衣机里重新脱了水。董小姐坐在阳台上看书吃薯片和瓜子,落下的果壳和碎末让林先生再一次发火,他敲了董小姐的门,让她回客厅吃零食,董小姐皱起眉头,拉上了阳台门。

董小姐做了起司蛋糕,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她把蛋糕包装得很好,拍了照,微博,朋友圈,空间统统发一遍,看着大家点赞,她就开心地唱起歌来。董小姐的歌声确实不好听,林先生又开始烦躁地写不进去东西。他关了电脑,夹着文件,去了附近的咖啡厅。

林先生对董小姐没有什么好印象,像董小姐这样自由散漫的人在他的眼中都是自动屏蔽的。他嫌弃他们在浪费青春浪费人生,不把握大好时光,最终碌碌无为。

董小姐看见林先生总是匆匆忙忙,她在网上看新闻,看见某公司高管过劳死的消息,顿时对林先生担心起来。她猜测他一定是一个不幸福的人,因为她从来没有看见他笑过。

林先生进公司三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连升三级,他是同届进入公司升职最快的。但是因为local公司的各种不公平,他的工资并没有比其他人多多少。但是林先生依旧坚信,自己的努力是有结果的,没有成功是因为他努力得还不够。他的生活只有工作,那是他唯一的精神支柱。

董小姐注意到林先生的公司在附近,也注意到林先生中午只花十五分钟吃便当,他身形萧条,好像一阵风来就能把他吹倒。董小姐擅自做主,做了便当送到林先生前台,像神秘人物一样不留姓名,匆匆消失。林先生看着鲜美的食物眉头紧锁,他担心是下毒的陷阱,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董小姐的便当都是不同的模样,有时候是小猫,有时候是小狗,稀奇古怪得让林先生恐惧。其实只要花上两分钟躲在角落就可以发现背后“元凶”,但林先生连那两分钟的时间也匀不出来。

董小姐以为林先生会因此欣喜,换着花样做得乐此不疲。周末的时候在楼下遇到林先生,董小姐冲他笑个不停,林先生点了两下电梯,发现停在七楼不动,别过董小姐走了楼梯。

董小姐自认为林先生是一个内向害羞的人,不善言语。在她的思想里,孤独是眼中钉,她又擅自做主到社区俱乐部给林先生报了名。社区俱乐部不断地寄特刊和交友信息到林先生的邮箱,林先生一般不开邮箱,只有每月缴纳水电气的时候才开一次,他不知道那爆满的信件和交友信息是来自何处,一气之下打了电话投诉,要求社区管理人不要骚扰他的生活。

董小姐想着自己为林先生做了两件好事,自己的便当会让林先生的身体愈来愈强壮,社区俱乐部会让林先生拜托孤单,林先生很快就可以成为幸福的人,成就感油然而生让董小姐兴奋得彻夜未眠。她半夜打开卡拉OK唱了一宿,又蹦又跳,林先生气得差点要拨110。

近期因为工作量加大,林先生开始有些体力透支,工作频频出现问题让上司不断批评。林先生有些沮丧,看着同事下班一起去happy,留下自己team的人对项目回炉重造,尽管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却怨声载道。林先生对着大家怒言相斥,不努力的人都是没有前途的,与其随随便便敷衍了事,不如辞职回家种菜养花。林先生对着电脑长达十八个小时,最后以喷血告终,部下一群人把他送往医院,医生说他再这样玩命迟早死在电脑面前。

董小姐已经三天没有看见林先生,送去的饭盒都没有回应,从写字楼出来居然看见收垃圾的阿姨把之前的饭盒一个个洗刷干净摆成排晒太阳。董小姐有些生气,好像自己的苦心都成了垃圾,她要去找林先生评理,上楼问前台,前台说林先生病了,住院一周还没回来。董小姐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好像自己驯养的羊羔受了伤,她打车前往当地的医院,将做好的便当让护士带进房间。林先生看见便当觉得有些丧气,好像自从便当出现之后就一直时运下跌,他望着便当生气,真想一下子抓出这个恶作剧的家伙来。

林先生出院的那天遇见董小姐,其实是伺机已久。通过巷子的时候,董小姐被不良少年盯上,因为夏装暴露,被秘密跟踪。林先生发现鬼鬼祟祟的家伙,又在意手表上的时间,最后他挽起袖子,把几个家伙好好教训了一顿,董小姐看着英勇的林先生,开心地在旁边加油鼓劲,林先生的脸也受了伤,但好歹一下子树立了英雄形象。林先生匆匆告别,踏上地铁直奔公司。

林先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为了毫无相关的事情停留脚步,这似乎不是他的风格。等到他进入公司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堆积如山的文件让他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刚刚纠结的事。

一周之后的星期一,林先生收到同事升职的邮件,因为他休假的这段时间,竞争对手的项目通过了审核,拿下了好的业绩,他只感觉一阵头晕,起身去茶水间倒水,刚刚出办公室就遇到正好来送便当的董小姐,这次是猪八戒便当,看起来滑稽可笑,跟董小姐一样疯疯癫癫,林先生撞见“元凶”,董小姐也显得尴尬害羞,她打了马虎眼,慌慌张张进了电梯。林先生倒开水的差点烫到手,他注意到墙上的时钟过了五分,急急忙忙出了茶水间。

他坐下来吐了口气,把桌面上的项目计划拉近回收站,一个右键,全部清空,好像心也一下轻松了。

董小姐的卫生棉很快又用完了,去超市的时候又遇见林先生,林先生今天下班比较早,据说是刮胡刀片用完了。董小姐朝林先生笑笑,拿着卫生棉就跑开,也没注意日用还是夜用。林先生跟在董小姐的后面,看着董小姐快速的步伐和一反常态的神情倒觉得有些意思。一路上,林先生和董小姐一前一后保持着固定的间距,就好比他们一直保持的距离。

林先生回家打开电脑,邮件又是成堆成堆地塞进来,他吐了一口气,看到最新的一封是竞争对手公司发来的邀请函,可观的薪资和条件让他突然有些受若惊,这时门突然响了。董小姐站在门口,支支吾吾拿出一盒创可贴,董小姐说手动刮胡刀容易刮破脸,备着这个比较好。林先生顿了顿,接过时朝董小姐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说,谢谢,对了,便当很可口。

董小姐发誓,那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