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爱着挺好

   我常常在想,是爱着一个人幸福呢?还是被一个人爱着幸福?

  一开始,我选择了爱一个人,一个分别三年还无法忘怀的人,一个分别三年还可以再相遇的人,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人。

  三年前,在不恰当时间,不恰当的地点,遇见了她,当时16岁的她,也只是情窦初开,并不太懂什么是爱情。

  在一次冷战中,我们分开了,当时年轻气盛的我,以为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后裔就该有着一颗不屈的心,就该本着自己的傲气,并没有厚着脸皮去找她,直到后来发现,她已深深印在了我心里。

  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细胞的代谢,虽然她依旧在心里,时常也会在梦里相遇,但是少了许多思念。可老天真会捉弄人,在思念将尽的时候,忽然又让我遇到了她。

  我以为这次相遇可以擦出别样的火花,我以为这次的相遇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可现实仅仅是我以为而已,我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亏欠她的太多还是怎么了,尽管我已经付出了我的所有还是无法打动她。

  相遇之后的这几个月心情一直很低落,做事很着急,当然麻烦也不会对你客气的,躺在医院的时候,醉倒在酒吧的时候,在小渔村中国储能大厦坐如针扎的时候,真想有一个人陪着。

  有人说我太作,曾经有那么多女孩在你生活中“搅”了那么久,自己却对她忽冷忽热的。我承认我是太作了,我也承认男人可以没钱,可以不帅,但是一定要骚,像我帅得这么明显的,骚的这么霸气的男人为什么就放不下那段感情呢?为什么久不愿意去接受另一段感情呢?

  曾今我也对她说:“如果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千步,只要你迈出第一步,我愿意走完剩下的九百九十九步。”可我未曾见过她迈出哪一步

  当我经历了躺在医院无人问津的时候,当我在酒吧醉倒无人相扶的时候,当我的视野渺茫的无人谈心的时候,当失望变成绝望的时候,我明白了,明白了被爱才是真正的幸福。

  虽然历经了种种失望,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我结婚的新娘会是她。我不知道是我太自信,还是我们真的有着不同平凡的前世来生。

  或许有那么一天,或许没有那么一天,或许某一天我累了也想找一个爱我的生活,我也想被爱,我也想被照顾呀。

  其实,人生中没了谁都能生活的很好,选择不一样的人,只是开始不一样的旅行,选择“家住海边的人”,会带你去世界各地浪,见识不一样的人,遇到不一样的事;选择“爱好游戏的”,可能就是上班、下班、买菜、做饭、游戏;选择会过日子的人,生活会好一点,选择不会过日子,也得过完一生。

  或者两个月前我就该明白了,或许三年前我就该明白了。

  记得很久很久之前看到了一个故事:曾有人做过实验,将一只最凶猛的鲨鱼和一群热带鱼放在同一个池子,然后用强化玻璃隔开,最初,鲨鱼每天不断冲撞那块看不到的玻璃,耐何这只是徒劳,它始终不能过到对面去,而实验人员每天都有放一些鲫鱼在池子里,所以鲨鱼也没缺少猎物,只是它仍想到对面去,想尝试那美丽的滋味,每天仍是不断的冲撞那块玻璃,它试了每个角落,每次都是用尽全力,但每次也总是弄的伤痕累累,有好几次都浑身破裂出血,持续了好一些日子,每当玻璃一出现裂痕,实验人员马上加上一块更厚的玻璃。

  后来,鲨鱼不再冲撞那块玻璃了,对那些斑斓的热带鱼也不再在意,好像他们只是墙上会动的壁画,它开始等着每天固定会出现的鲫鱼,然后用他敏捷的本能进行狩猎,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凶狠霸气,但这一切只不过是假像罢了,实验到了最后的阶段,实验人员将玻璃取走,但鲨鱼却没有反应,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区域游着它不但对那些热带鱼视若无睹,甚至于当那些鲫鱼逃到那边去,他就立刻放弃追逐,说什么也不愿再过去,实验结束了,实验人员讥笑它是海里最懦弱的鱼。

  可是失恋过的人都知道为什么,它怕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