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怀旧美文 >

门前那棵菜花树

【回目录】

作者:黄家同

早些年,我家门前黄土垅菜园里有棵老菜花树,母亲说,那是爷爷的爷爷栽下的,到我们这代有百多个年头了。这棵老菜花树长得不高,略嫌瘦小的树身 过早地分了岔,但枝桠显得虬曲苍劲。每到春上三月,苍老繁茂的菜花树开满了紫色花朵,煞是好看。漂亮的紫菜花招惹得蜂飞蝶舞,甚至于无数的小蚂蚁也沿着树 枝,钻进了一朵朵芳香四溢的菜花蕊里面……

那棵老菜花树,从春到夏不厌其烦地开着紫色的花朵,但那些花朵只能开上一天,就会凋落,很是可惜。于是,菜花开时无论天睛还是下雨,每天早晨, 母亲都不让我睡懒床,早早就把我叫起来,催促我去摘菜花。我磨磨蹭蹭爬起床,又几分不情愿地爬上菜花树,然而,当我摘下一篮筐刚刚绽放,含露欲滴的紫色菜 花时,那一种收获后的喜悦又溢于言表。母亲告诉我,要将菜花去掉花蒂和花蕊,因为花蒂和花蕊里藏着那些细小的红蚂蚁,红蚂蚁是吃不得的。母亲常说:“吃了 蚂蚁一只脚,三年黄病不得脱”,这黄病就是“黄肿病”,害上黄肿病的人,全身浮肿,皮肤泛黄,若治疗不及时,就会死人。儿时的我,心里害怕黄肿病,也憎恨 红蚂蚁。

那年头,我家里很穷,吃饭总是有了上顿愁下顿,若想吃什么好菜,那纯粹就是白日做梦。母亲疼爱崽女,老想给我们兄弟姐妹弄点好吃的,但家里又穷 得实在没什么好东西可弄,无奈,母亲只好做“菜花汤”给我们泡饭,母亲做的“菜花汤”说来简单,只是在锅里放上一勺生茶油,待茶油熬熟后,便将菜花放进锅 里稍许炒几下,放点盐,添瓢水,待水开了菜花也煮熟了,再洒上一点葱花,这时一碗鲜香嫩嫩的“菜花汤”就出来了。当看着我们兄弟姐妹吃得开心的样子,母亲 心里仿佛宽慰了许多。

童年时,少不更事,除了贪玩和每天早晨摘菜花,懵懵懂懂中还听得母亲说,菜花不仅能够做“菜花汤”吃,而且还可以入药治病,民间用“菜花”治妇人白带,痔疮出血,下血吐血等,可那时却不能懂得“药食同源”的道理,更不能知道菜花树还有许多的植物别名。

漂泊忙碌度过半生的我,尔今缘于职业涉略到博大精深的中华饮食文化,了解到一些菜谱中“药食同源”的实例,由是也明白了昔时自己所爬的门前菜花 树,其植物名乃叫木槿,地方名叫槿树,白水锦花,白篱笆花,水锦花,鸡肉花,笆壁花,金漆树,槿柳条,槿漆,木桂花树,菜花树……

有道是:“时光如梭,人生苦短。”历经这许多年后,我终于知道了菜花树就是木槿,也在无事闲来夜读书中,读到了李渔的一篇文章,书中说木槿花是 “朝开暮落”的,花命很短,甚为可怜。捧书眼前,触文生情,不由地想起我家门前的那棵老菜花树,想起我那苦命早逝的母亲,猛然,禁不住眼泪潸然,悲痛萦绕 心间。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