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精神家园-百年经典系列 >

【回目录】

巴金

巴金(1904~2005),四川成都人,作家、翻译家。有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散文集《海行杂记》、《随想录》,译作《往事与随想》、《处女 地》等。

我常常做梦。无月无星的黑夜里我的梦最多。有一次我梦见了龙。

我走入深山大泽,仅有一根手杖做我的护身武器,我用它来披荆棘,打豺狼,它还帮助我登高山,踏泥沼。我脚穿草鞋,可以走过水面而不沉溺。

在一片大的泥沼中我看见一个怪物,头上有角,唇上有髭,两眼圆睁,红亮亮像两个灯笼。身子完全陷在泥中,只有这个比人头大过两倍的头颅浮出污泥之上。

我走近泥沼用惊奇的眼光看这怪物。它忽然口吐人言,阻止我前进。

“你是什么人?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来到这里?”

“我是一个无名者。我寻求一件东西。我只知道披开荆棘找寻我的道路,”我昂然回答,对着怪物我不需要礼貌。

“你不能前进,前面有火焰山,喷火数十里,伤人无算。”

“我不怕火。为了得到我所追求的东西,我甘愿在火中走过。”

“你不能前进,前面有大海,没有船只载你渡过白茫茫一片海水。”

“我不怕水,我有草鞋可以走过水面。为了得到我所追求的东西,甚至溺死,我也情愿。”

“你不能前进,前面有猛兽食人。”

“我有手杖可以打击猛兽。为了得到我所追求的东西,我高兴与猛兽搏斗。”

怪物的一只灯笼眼射出火光,从鼻孔中突然伸出两根长的触须,口大张开,露出一嘴钢似的亮牙。它大叫一声,使得附近树木马上落下大堆绿叶,泥水也立刻沸腾起泡。

“你顽固的人,你追求什么东西?”它这样问道。

“我追求生命。”

“生命?你不是已经得到了生命吗?”

“我要的是丰富的,充实的生命。”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它摇摇头。

“我活着不能够做一点事情,我成天谈着理想,却束着双手看见别人受苦。我不能给饥饿的人一点饮食,给受冻的人一件衣服;我不能揩干哭泣的人脸上的眼泪。我吃着,谈着,睡着,在无聊的空闲中浪费我的光——像这样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是有生命?在我若得不到丰富的、充实的生命,则活着与死亡又有什么区别?”

怪物想了想,仍还摇头说:“我怕你会永远得不到你所追求的东西。或许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东西罢?”我在它的难看的脸上见到一丝同情了。

“不会没有,我在书本上见过。”

“你这傻子,你居然这样相信书本?”

“我相信,因为书本上写得明白,讲得有道理。”

怪物叹息地摇摆着头:“你这顽强的人,我劝你还是回头走罢。你不知道前面路上还有些什么东西在等着你。”

“你应该仔细想一下。”

“你为什么这样不厌烦地阻止我?我同你并不熟识。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已经有很久没有人提起我的名字了,我自己也差不多忘记了它。现在我告诉你:我是龙,我就是龙。”

“你是龙,怎么会躺在泥沼中?据我所知,龙是水中之王,应该居住在大海里。你为什么又不能乘雷上天?”我疑惑地问道。这时天空响起一声巨雷,因此我才有后一句话。我看看它的身子,黄黑色的污泥盖住了它的胸腹,它的尾巴。泥水沸腾似地在发泡,从水面不断地冒起来难闻的臭气。

龙沉默着,它似乎努力在移动身子,但是它身子被污泥粘着,盖着,压着,不能够动弹。它张开嘴哀叫一声,两颗大的泪珠从眼里掉下来。

它哭了!我惶恐地望着它的头,我想,这和我在图画上看见的龙头完全不像。它一定对我说了假话。

“我也是为了追求生命才到这里来的,”它开始叙说它的故事。它的话是我完全料想不到的。对我这是多大的惊奇。

“我和你一样,也不愿意在无聊的空闲中浪费我的光。我不愿意在别的水族的痛苦上面安放我的幸福的宝座,我才抛弃龙宫,离开大海,去追求你所说的那个丰富的、充实的生命。我不愿活着只为自己,我立志要去做一些帮助同类的事情。我飞上天空,我又不愿终日与那些飘浮变化的云彩为伍,也不愿高居在别的水族之上。我便落下地来。我要访遍深山大泽,去追寻我在梦里见到的东西。结果我却落在这个泥沼里面,不能自拔。”它闭了嘴,从大眼睛里流出几滴泪珠,颜色是红的,和血一样。

“你看污泥粘住了我的身子,我要动一下,也不能够。我过不了这种日子,我宁愿死!”它回头去看它的身子,但是眼前仍只是那一片污泥它苦痛地哀叫一声,血一样的泪又流了下来。它说:“可是我不能死,而且我也不应该死,我躺在这里已经过了多少万年了。”

我的心因同情而痛苦,因恐惧而猛跳。多少万年!这样长的岁月!它怎么能够熬过这么些日子?我打了一个冷噤。但是我还勉强做出镇静的样子再问了一句:“你是怎样陷到污泥里来的?”

“你不用问我这个。你自己不久就会遇到的,”它忽然用怜悯的眼光望我,好像它已经预料着不幸的遭遇就会降临到我的身上一般。

我没有回答,它又说,“我想打破上帝定下的秩序,我想改变上帝的安排,我去追求上帝不给我们的东西,我要创造一个新的条例。所以我受到上帝的惩罚。为了追求生命,我飞过火焰山,我斗过猛兽,我抛弃了水中之王的尊荣,历尽了千辛万难。但是我终于不能逃掉上帝的掌握,而被打落在污泥里,受着日晒、雨淋、风吹、雷打。我的头、我的脸都变了模样,我成了一个怪物。只是我的心还是以前的那一颗,没有丝毫的改变。”

“那么你为什么阻止我前进,不让我去追寻生命?”

“顽固的人,我不愿你也得着恶运。你是人,你不能活到万年的。你会死,你会很快地死去,你甚至会毫无所获而失掉你现在有的一切。”

“我不怕死。得不到丰富生命我宁愿死去。我不能够像你那样,居然在污泥中熬了多少万年。我奇怪像你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年青人,你不明白。我要活,我要长久活下去。我还盼望着总有那么一天,我可以从污泥中拔出我的身子,我要乘雷飞上天空。然后我要继续去追寻那丰富的、充实的生命。我的心在跳动,我的意志就不会消灭。我的追求也将继续下去,直到我的志愿完成。”

它说着,泪水早已干了,脸上也再不见痛苦的表情,如今有的却是勇敢和兴奋。它还带着信心一般地问我一句:“你现在还要往前面走吗?”

“我要走,就是火山、大海、猛兽在前面等着我,我也要去!”我坚决地甚至带了点热情地回答。

龙忽然哈哈地笑起来。它的笑声还未停止,一个晴空霹雳突然降下,把四周变成一片漆黑。我伸出手也看不见五指。就在这样的黑暗中,我听见一个巨声自下冲上天空,泥水跟着响声四溅,我觉得我站立的土地在摇动了。我的头发昏。

天渐渐地亮开来。我眼前异常明亮。泥沼没有了,我前面是一片草原,新绿中点缀着红白的花朵。我仰头望天。蔚蓝天幕上隐约现出淡墨色的龙影,一身鲜甲还是乌亮乌亮的。

7月28日

选自《龙·虎·狗》初版本,1941年12月,文化生活出版社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