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精神家园-百年经典系列 >

警告我同胞

【回目录】

秋瑾

秋瑾(1875~1907),字璿卿,号竞雄,别署鉴湖女侠、汉侠女儿,浙 绍兴人,近代民主 革命烈士。著有《秋瑾集》。

我于今有一大段感情,说与列位听听。我昨天到横滨去看朋友,在路上听见好热闹的军乐,又看见男男女女、老老小小都手执小国旗,像发狂的一样,喊万岁,几千声,几万声,合成一声,嘈嘈杂杂,烟雾冲天。我不知做甚么事,有这等热闹。后来一打听,那晓得送出征的军人,就同俄国争我们的东三省地方,到那里打仗去的。俄国,我们叫他做俄罗斯,日本叫他做露西亚,这就叫征露的军人,所以日本人都以为荣耀,成群结队的来送他。最奇怪的就是我中国的商人,不知羞耻,也随着他们放爆竹,喊万岁。我见了又是羡慕,又是气愤,又是羞恼,又是惭愧,心中实在难过,不知要怎样才好,只觉得中国样样的事,色色的人,都不如他们。却好我也是坐这次火车走的,一路同走,只见那送军人的人越聚越多,万岁、万岁、帝国万岁、陆海军万岁,闹个不清爽。到了停车场,拥挤得了不得。那军人因为送他的人太多,却高站在长凳上,辞谢众人。送的人 绕住,一层层的围了一个大圈子。一片人声、炮竹声夹杂,也辩别不清。只见许多人执小国旗,手舞足蹈,几多的高兴。直等到火车开了,众人才散。每到一个停车场,都有男女老幼、奏军乐的、举国旗的迎送。最可羡是那班小孩子,大的大,小的小,都站在路旁,举手的举手,喊万岁的喊万岁,你说看了可爱不可爱?真正令人羡慕死了。不晓得我中国何日才有这一日呢?

唉!列位,你看日本的人,这样齐心,把军人看得如此贵重,怎么叫他不舍死忘生去打仗呢?所以都怀了一个不怕死的心,以为我们如果不能得胜,回国就无脸去见众人。人人都存了这个念头,所以回回打仗都是拚命攻打,不避炮火。前头的死了,后头又上去。今日俄国这么大的国,被小小三岛的日本,打败到这个样子,大约就是这个缘故呢。并且当军人的家眷,都有恤费。这家人家如有丈夫、儿子、兄弟出征,就算这家人家很荣耀的;若是做贸易的人家,门前就挂出了出征军人的牌子。各处旅馆、酒馆、照相馆及卖买各铺店,都大书特书的,写道:“陆海军御用 品”,“军人优待半额”。明明是一百钱的东西,军人去买,只要半价。可怜我们中国的兵,每月得了扣下来的几钱口粮,又要顾家,又要顾己,够得甚么呢?见了营官统领,就是老鼠见了猫的一样。当差稍不如意,就骂就打。有点声名的人,见了兵勇,把他当做是什么贱一样,坐都不愿意同他坐在一处。富贵的人家,自己尊得了不得,锦衣玉食,把自己看得同天神一样,把兵卒轻视得同甚么贱人都不如。及等得有战事起来,又要他去打仗,不管餐风宿露,忍饿受寒的辛苦,只叫他舍死忘生的去打仗,你说能够做得到做不到呢?纵然打了胜仗,那些锦衣玉食的营官、统领来得功,兵的身子上并没有好处;而且那官并没有到过战场,不费丝毫力气,反占了功劳,得了保举,你说怎么叫人家心服呢!怪不得这些兵勇要贪生怕死,见了敌人,就一溜烟跑了。中国如今一说起这些兵丁,都说是没有受过教育,所以如此。一提起我们中国人没有受过教育的害处,千言万语,我也叙不完,三天两日,我也说不尽。众同胞们不要性急,待我下回再仔细说给你们听听吧。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