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作家 > 李凉 > 欢乐奇侠 >

第十四章 九星之珠

【回目录】

月儿公主如此举止,反倒逼得上官大吉、小被和飘雨不自在而退往后头。

上官大吉勉强干笑:“你要跟我谈什么?”

“条件……”月儿公主笑道:“你帮我办件事,我放你们出去。”

上官大吉登时欣喜:“何事?我能办到,一定照办!”

小被却较为深算,道:“你先说说要办何事,我们再斟酌!”

月儿公主轻轻一笑:“恐怕你们没选择余地!”

上官大吉猛打哈哈:“我根本不选择,能替大美人办事,是我的荣幸!”一副奉承模样。

飘雨见状,斥道:“大公鸡‘吉’,你敢那么没骨气。”

上官大吉干笑:“请见谅啦!一见公主,我就情不自禁,公主,你吩咐就是。”

月儿公主眯眼直笑:“希望你别口是心非才好。”淡笑一声,说道:“我要你帮我抢回九星之珠!”

“九星之珠?”上官大吉猛往腰际抓去。

他大概要说:“九星之珠不就在此?”

月儿公主瞄眼而笑:“你那颗是假的,否则,我哪放着你们不见!”

上官大吉一愣:“你早知它是假的?那真的有这玩意?在哪里?”

“这正是我们要谈的地方!”月儿公主好奇地说道:“我倒想看看,你拿什么东西,敢冒充九星之珠?”

“这……呃……是……”上官大吉结结巴巴,强憋着笑意,道:“你自己看吧!”

他将腰际小布包解开,呈现宝物,却已成碎片,小被立即凑来,干笑道:“我这里还有一份!”

原来他俩是早知此东西易碎,故而各准备一份,以备不时之需。

月儿公主乍见这玩意竟然是煎熬药用的瓷壶手柄,简直哭笑不得:“你们所说的九星之珠就是这玩意?”

上官大吉干笑道:“我实在没看过那玩意,又找不出像样东西,只好随便敲两支把柄充数,还请笑纳。”

“纳你的头!”

月儿公主不禁呵呵笑起:“亏你还想得出这名堂!”但觉这几人甚好玩。

心念一转,道:“你当真是提亲而来?”

“呃……”上官大吉想说实话,但觉得状况未明,少说为妙,已自窘困说道:“是这么想,可是没那九星之珠……,我们只想看看传闻已久的月儿公主花容月貌,你就是吧?”

“我不是!”

月儿公主弄笑道:“我是公主身边的丫环,失望了没?”

“哪有!”

上官大吉两眼发亮:“听你这话,顿觉希望无穷,照这么说,娶你不会太难,不如,咱就此私订终身如何?”

一旁宫女突然大喝:“大胆!”

月儿公主伸手制止她,挑情 一笑,直望着上官大吉:“看来,你反应倒是挺快,老想占人便宜,不过,告诉你,我纵非公主,也没那么容易嫁人,除非,你也能找到像九星之珠的宝物,我才会考虑。”

上官大吉道:“别装啦!大公主,你要谈什么条件快说吧,谈妥了,咱再谈谈我的条件。”

“怎么?”

月儿公主怔道:“你也有条件?”

上官大吉想说,小被暗自顶他一下。

随口笑道:“我家公子是说,除了九星之珠,能不能换其他东西?”

上官大吉立即附和:“不错,那玩意没见过,太难寻了。”

“不行!”

月儿公主道:“除了九星之珠,我谁也不嫁。现在就告诉你,它在何人手上、你替我把它抢回来。”

“谁?在谁手中?”

上官大吉急道:“真有这东西?它值不值钱?”

月儿公主道:“不值钱,还算无价之宝吗?它已被大蛮王金钱豹夺去,现正押着宝物前来提亲。”

上官大吉恍然:“原是这么回事,难怪你知道,我们用的是假货?”

小被道:“你干嘛要我们去抢?你不想嫁给那大蛮王?”

月儿公主一阵厌恶:“恶心,谁要嫁给那种野人!”

上官大吉呵呵笑道:“当然是,只是,我想知道一个问题……,不知方才是谁制住我们的穴道?”

“这跟夺宝有何关系!”

月儿公主冷道:“九月宫高手如云,不怕你们耍威风。”

“你还没说那人是谁?……”

“说什么?我的丫环行不行!”月儿公主瞪眼,“半月之内,你若夺不了九星之珠,小心我跟你没完没了!”

转向丫环:“押他们出去!”已自转头离去。

上官大吉急道:“公主,我们还没谈妥……”

“没什么好谈!除了找回九星之珠,你们无选择!”

月儿公主示威式地说完,大步离去。

临行,还瞄了挑衅暧昧 的一眼,扬长而去。

上官大吉直皱眉头:“看来倒是挺恰的?……”

“少说我们公主坏话!”

一名丫环斥道:“爱走不走?不走,永困死在这里算了!”

上官大吉瞄眼,喃喃说道:“这么一间破房子,也想困死我们?”

“你不信?”

丫环冷斥:“那就试试好了!”转身欲走。

小被登时叫住她:“别走别走,他不信,我信,你把他留在这里,快带我走吧!”

上官大吉闻言,自也急叫:“我也信,特别信,快带我走吧!”丫环瞄眼,斥笑不断:“简直是墙头草,还不快跟我来!”

几名丫环领在前头,小被、飘雨、上官大吉跟其后。

但见一行七八人忽左忽右,忽攀楼梯,忽下楼梯,穿越回廊、小径,其至秘道,直到三人被转得晕头晕脑之际,丫环始指着墙口一个小洞,微笑说道:“就这里,爬出去,你们就自由 了!”

上官大吉怔笑道:“这不是跟狗洞一样吗?”

丫环道:“差不多,爱钻不钻,随便你们!”

上官大吉转向小被,自嘲一笑,道:“反正人狗不分家,钻它一下也无妨。”

小被一副泰然:“丐帮弟子早习惯这名堂,你们快解开我们穴道便是。”

丫环道:“六个时辰后,穴道自解,快走,要是大王发现,你们想走都不成。”

“怎么还有个大王?”

上官大吉皱眉:“原来是小公主秘纵人 ,的确不走不行!”

随即又催着小被道:“咱快溜吧!”

于是三人始伏往地面,爬着狗洞钻出神秘莫测的九月宫。

方自爬出,只闻砰然一响,回头一瞧,狗洞已被封上重石,推之不动,敢情对方早有防范而有所设计。

三人往外一瞧,原是落身半山崖之间,勉强有道天然七尺宽石径可下山之外,可说身悬空中,形势颇为险要。

飘雨嘘喘大气,道:“要命,终于脱离魔宫,却不知山径通往哪里?”

小被道:“走走不就知道了?”

上官大吉道:“我看是宫殿后侧,咱先做个记号,将来有机会,再来挖它墙角。”

于是他抓起石块, 乱划出记号,始跟着小被、飘雨,小心翼翼地走下山。

及至尽头,原是一道隐密小山谷,顺着山行去,大约三里,豁然开朗,竟然已达市集末角,三人吸口气,赶回客栈,纷纷洗澡、更衣,希望把一身霉气给洗掉。

随后,三人叫来酒茶,在房中食用,边吃,三人边觉莫名想笑而自嘲笑起。

上官大吉第一个忍不住说道:“什么求婚嘛!简直比办家家酒还惨!”

小被道:“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你大有希望!”

上官大吉道:“一次都已吓个半死,还有下次?下次轮到你啦!”

“不不不!”

小被向飘雨,捉笑道:“下次该轮到她,只有她安然无恙,可见对方特别喜欢女的,飘雨现身,必能马到成功!”

“对对对!”上官大吉猛点头,“我看那个恰查某,有同性恋的倾向,飘雨去,最实用。”

“对你的头!”飘雨亦自发飙:“敢计算我?这是你的事,还是我的事。”

一个响头,敲得上官大吉僵声欲笑却出不了声。

小被则赶忙闪一边,以免遭池鱼之殃。

上官大吉干笑道:“随便说说,别生气嘛……”直觉上,飘雨比起月儿公主,醋劲毫无逊色。

“谁生气!”飘雨瞪眼,“放着正经事不做,还说她恰!你没看出,她对你特别有好感?”

“我?”

上官大吉一愣:“会吗?……”

“没好感,她会跟你谈条件,而且放过我们?”

“……也许,她只是在利用我们……”

“我是女人,我感觉得出来!”飘雨神秘一笑,“只要你多多努力,公主一定会选你当白马王子。”

上官大吉挑眉自嘲道:“这种女人,我敢要吗?”

小被道:“不要就太可惜了,而你尚有任务在身,说不定娶了小公主,自能得到老公主秘密呢!”

上官大吉苦笑:“真是难题!我看这方法得排在无计可施时才用它;咱还是先想想那个武功高强的女人,她会是谁?”

小被曾被她一掌打昏,余悸犹存,道:“虽然她是突袭,但能一掌收拾我,起码也得像八苦老人那般身手才行。”

飘雨道:“会不会是老公主?”

上官大吉道:“可能吗?照八苦老人说,老公主根本只会一些简单武学——大漠儿女用来狩猎用的防身武学而已。”

飘雨道:“那可说不定,因为你爹在她背上留了武功秘籍,她难道不会偷偷练 ?”

“可是……她怎瞧得自己背上口诀?”上官大吉道:

飘雨瞄他一眼,斥笑:“笨,她难道不会用镜子?或者找人读写?”

“呃,说的也是……”上官大吉干笑道:“除了你们女人,谁懂这些!”

飘雨道:“这么说,你是赞同我的想法了?”

上官大吉道:“已经猜不出什么啦,暂且相信就是,现在我担心的是,她武功若真的很高,我拿什么叫她吐出口诀?”

小被道:“当她女婿,或者拜她为师啊!”

上官大吉道:“拜她为师,就能让她宽衣解带,露背让我瞧口诀?”

飘雨瞄眼:“真是死脑筋,她都已背熟,念来听不就得了,何须再露背?”

“呃……说的也是……”上官大吉干笑不已:“可是,我总觉得,这事不容易!”

想及月儿公主那恰劲,他猛摇头苦笑。

小被道:“你别无选择。”

飘雨道:“看样子不会太差,她要你帮她夺回九星之珠,不就意味——只要你夺得,一切都好商量。尤其她若真那么在乎誓言,你拿着宝珠去见她,她只有绷着脸皮嫁人啦!”

“这是前半段,后半段是嫁过门的惨!”上官大吉苦笑:“到时候,我的大吉可要改成红烧鸡了。”

小被笑道:“总得试试嘛!至少,九星之珠值不少钱,可以帮你兴帮复派。”

“这倒实话!”

上官大吉心神一凛:“你们是支持我去偷那宝珠了?”

小被道:“奇珍异宝,谁不想瞧?我赞成!”

“我也赞成!”飘雨自和月儿公主见一面,总觉得心灵相通似的,很似乎能成为要好朋友,故而一心支持上官大吉追她。

上官大吉无奈摊摊手,道:“就这样啦!怎么偷?还明抢?”

小被沉吟道:“明抢,恐怕引来报复,这对你的兴帮大计不利,暗偷嘛,较为可行,可是又有偷偷摸摸感觉,所以,能明抢又能暗偷,较为适合……”

“你这是什么答案!”

飘雨斥道:“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小被呃地一声,干笑道:“我的意思是说,偷是偷,但要建立风格,这样可以制造声势,就像妙手空空、盗帅之类,听来就威风多多!”

上官大吉想笑:“我要封什么名堂?叫三只手如何?”

飘雨斥笑:“真是,不会取个雅一点的。”

“那,三脚猫如何?三手猫?”上官大吉登时学猫叫,“以后我一现身,就来个猫叫声如何?”

小被道:“声音是有风格,名字还是俗,我看,改成妙手性感小猫如何?”

“什么嘛!”

上官大吉斥笑道:“我又不是女的,耍什么性感!”

突然叫春式的学猫叫,还补一句:“够性感了吧!”

小被呵呵笑道:“如此一来,必定引来一大串母猫,不错不错!”

飘雨红着脸斥道:“老是不正经,就叫‘妙手神猫’好了,来无影,去无踪,挺神气的!”

上官大吉闻言大拍其掌:“有个性,就这么说定!妙手神猫?呵呵,越念越好听!”

小被亦觉得不错,笑道:“只要不是病猫,我什么都同意。”

飘雨自觉取得好,颇为得意道:“要不要创个声势,她好让妙手神猫轰动塞外!”

“怎么造势?”小被、上官大吉同感兴趣。

“这个嘛!”

飘雨立即低声叽叽咕咕说个不停,引得两人连连拍案叫绝。

次日一大早。

西街柳大户财库被撬开,十几箱珠宝全被搬到大街,任人抓取,财库只留一猫相图,题了妙手神猫四字,一时街头巷尾议论纷纷。

傍晚又有传言,妙手神猫特在晚上作案——将盗尽三家为富不仁土财主,吓得三家雇近百名保镖以镇守。

三更过后。

照样传来灾情,更可笑的是,连土财主夫妇身上衣衫都被剥个光,裸露地堆在北街大桦树下。

当然那些不义之财,又都送到贫民手中。

义贼妙手神猫之名不胫而走,果然轰动九鹰城集,甚至开始扩散传开。

这全是上官大吉、小被、飘雨努力结果。

享着盛名,三人亦自有了飘飘然陶醉之感觉……

沙漠夕西斜。

霞光过处,照得沙丘滚滚飞黄,直若进入黄金世界中,呈现一幅特有景观。

西北天际,已现一排骆驼,正踩着沉重步伐,行走于一望无际,既让人畏惧又无奈的沙丘中。起起伏伏,缓缓而行。

东北方向,亦自伏有三名黑衣蒙面人,风沙太大,不得不蒙面。

他们正是最近名动大漠的妙手神猫:上官大吉、小被和飘雨。

为了抢夺九星之珠,他们已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才在这鸟不生蛋地方截住目标,灰头土脸的他们,终也有了笑容。

飘雨算算那群队伍,大约十来人,应该不难对付。

她道:“干脆我们一涌而上,干掉对方算了!”

上官大吉道:“你不是说要建立妙手神猫风格吗?怎么现在比我们还急?”

飘雨瞄眼:“没看到全是沙?就算神猫,落难沙漠,也会变成病猫。”

小被道:“话是不错,不过,既然都已等到对方,也不急于一时,太已快西沉,他们可能不会赶路,咱先躲到右侧岩地,想必,那该是他们扎营地,到时,也好手到擒来。”

其实,飘雨也只是发发唠叨而已。

闻言,也没意见。

于是三人潜着身子,暗自往那凸在沙漠的岩石地形摸去,也好入夜进行偷袭。

那队伍浙渐往凸岩地形行来,十余匹骆驼一共驼了十数口大箱子,敢情大蛮王不但护送九星之珠,甚且还准备了聘礼,可见其慎重行事。

队伍越近岩区,躲在里头的三神猫越是来劲,想来这可是一顿丰富大餐。

三人开始讨论,除了九星之珠外,其他东西是否还要搬走?

照上官大吉意思,当然是越多越好。

可是人在沙漠,运输不便,能带走的可能不多。

正讨论中。

骆驼队伍中,有一个喝道:“靠东南方那里有个凹谷,谷中有泉,咱晚上就在那里落脚!”

乍闻有泉水,十余名武士全都咧嘴而笑,加快脚步行去。

上官大吉、小被闻言暗自抽笑起来。

飘雨瞄眼:“有啥好笑!难道你们不想洗澡?”

上官大吉惹笑道:“想,但,你总不会大方到,在我们面前洗澡吧!”

“呃……”

飘雨这才想及说溜了嘴,登时窘红着脸,恼羞成怒斥道:“你们敢乱来,看我如何收拾你们。”

小被弄笑道:“我们一点都没做,做的是你啊!”

“可恶!”

飘雨抓起石块即砸,吓得小被、上官大吉赶忙逃开。

石块砸过头,卡卡掉滚另一小丘,已引得那中年领队惊疑,喝着队伍慢行。

喝声传来,三人暗自叫糟,赶忙伏地躲藏。

中年汉子瞄扫四周,似乎一切皆归于平静,衡量一下,但觉四处无人烟,应无危险,始又喝着队伍前行。

蹄声扬乏,三人始嘘口气。

上官大吉道:“要洗澡,也不必惊动那么多人吧!”

“还说!”

飘雨始放过他。

小被暗笑中,已说道:“对方已进山谷,咱跟去看看,一有机会便下手,也好早早了些烦事。”

此意见获得两人同意,始潜往山谷那头去了。

山谷那头,果然传来戏水欢笑声。

山泉似乎不小,蜿蜒流行十余丈,始渗往石缝,难得四周还长了水草,在此沙漠中,实是难得。

有人洗完脸,就地照料骆驼,且铺起地毯,有人则拿出油灯,点起晕黄灯火,有人拿起于粮,开始啃食果腹。

辛劳一天,终于也有了休息机会。

至于那特别慎重的黑檀木盒子,则摆在所有战士围成一圈的正中央,如此一来,自必安全许多。

那领头者,身材魁梧,一身横练肌肉跳突,该是蛮力过人,然而他动作却十分轻疾,就连啃起干粮都斯斯文文。

如若有人知道他乃大蛮王手下第一高手六臂灵熊袁庆,即不难明白,他是一头具有蛮力又具灵巧之人熊。

他啃完手中干粮,转向左右跟班,道:“加条链子,把它链在地上。”

跟班虽应是,解下骆驼身边链子,已往那口箱子链去,但心头却觉头领未免小题大作,十几人看管还不够嘛?

袁庆瞄眼,自知对方想法,冷道:“你知道箱中是何东西吗?”

跟班点头:“好像是一颗稀世宝珠。”

“知道就好,你更该知道它用何功用?”

“呃……”

“你难道不知,咱此次行动目的?”

跟班干笑道:“属下自知,是到九鹰城提亲,这事,大蛮山几乎无人不知。”

“这就是了!”袁庆道:“箱中的珠宝就是聘礼,要是掉了,你的脑袋也差不多要搬家了。”

“属下自知。”

跟班哪敢再吭声,小心翼翼地把铁链四缠八绑,最后还找来钉子,把链条钉在地上,始安心不少。

一名跟班拜礼道:“禀总管,属下已经固定妥善。”

袁庆点头。

“小心看着点,最近听风声,九鹰城附近突然冒出一位神出鬼没的妙手神猫,专偷大货色;此处离九鹰城不及两天路程,我不希望出差错。”

跟班道:“我们自会彻夜看守,绝不出差错。”

一名跟班说道:“任那偷贼厉害,难不成,连大蛮王的货色,他也敢窃吗?”

袁庆道:“那可说不定,有的人就是不长眼睛,你们自己要留神,彻夜轮班,不得给我偷懒。”

“是!”

跟班们不敢抗命,立即会集一处,详加讨论,于是分成三班,每班五人,准备全天守候防守。

袁庆但见手下动作迅速,且具效率,这才放心不少,抓起毛巾,径自走到山泉边,洗把舒服脸,才折返原地,找了一处平坦地形,准备倒地休息。

此时,跟班头目已派两名手下,掠向四周,搜寻方圆数百丈,但觉无异,始折回五十丈远近的高岗上放哨,如此一来,只要四处沙漠有所动静,他便随时能发现。

然而,他俩却没料到,已经有人早一步躲在这里,如此只顾往四处搜瞧行动,根本无法搜出躲在某缝穴中的敌人。

渐渐地,银月已高升,算算时辰,该是二至三更天了吧!

上官大吉、小被和飘雨已自从秘穴中溜出来,找个好角度,正巧可见及那口大箱子,以及一群东倒西歪的熟睡跟班。

上官大吉直瞪着大箱子,贪婪说道:“想必九星之珠就在那里了,没想到这么顺利!”

小被道:“还没到手,怎说已顺利?”

上官大吉笑道:“凭我们身手,只要瞄上眼,还不是手到擒来。”

飘雨讪笑:“别忘了,那口箱子已被钉在地上,想搬,可没那么容易。”

上官大吉这才发现状况,道:“怎会来这招?我们作案,是要神不知、鬼不觉,现在被钉上,恐怕会弄出声音哩!”

小被道:“来个硬抢如何?凭一个六臂灵熊,还奈何不了我们!”

他瞧向上官大吉、飘雨,想征得同意。

上官大吉道:“好不容易才建立的风格,难道就此毁了吗?”

飘雨道:“我看,还是不动声色的好,毕竟大蛮王也不是好惹,如果让他知道是我们偷走,恐怕对上官大吉兴帮大有阻碍。”

小被双手一摊:“随你们意思,反正多费一些手脚,我照样管用。”

上官大吉道:“可惜没有迷魂 香,否则,现在可省去不少功夫。”

飘雨道:“别老扯些派不上用场的招数,咱先去收拾那两个放哨者,然后好办事。”

两人同意,立刻潜往放哨卫兵那头。

其实守卫老瞧着大片沙漠,早已麻痹——谁会如此无聊,爬过要命沙漠来抢劫?就算劫得了,恐怕也搬不动吧!

两人瞧久了,干脆背靠聊天。

一名说道:“小田,你可见过月儿公主?”

“见你的头!”

另一人斥笑道:“我要见着,现在岂非成了驸马爷,还在这里蹲冷板凳?”

“说的也是,呵呵,听说月儿公主美若天仙,倾国倾城。”

“那还用说,否则大王怎会倾家荡产,要把她娶回去!”

“值得吗?”

“值不值已不重要,而是现在已有人这么做了。”

那名守卫笑了笑,又道:“听说大王为了这……什么九星之珠,杀了不少自家人……”

“小声点!”叫小田的守卫嘘声,回瞧营区,不见动静,始道:“老 ,别乱讲话,这件事,没人敢随便乱说!”

低声道:“我只不过想问个较清楚而已……是不是真有此事?”

小田犹豫一下。

说道:“我也是听说大王为了宝珠,把亲生哥哥给逼死……还波及不少人……,不说啦!还是谈谈月儿公主好过些!”

接着带劲说道:“却不知月儿公主到底有多漂亮?”

道:“看上一面,让你死,你可愿意?”

“笑话!只见一面怎够!”

小田道:“一夜 风流 还差不多!”露出色邪之相。老 斥笑:“就凭你啊!再投胎八辈子看看吧!想吃天鹅肉?”

小田呵呵笑道:“那可说不定,说不定月儿公主喜欢的可能就像我们这种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

“不可能!”声音传来。

“怎说不可能?你又不是月儿公主,怎知她想法?”

“我就是月儿公主!”

不知何时,飘雨已降立在两人身侧,方才说声“不可能”还惊不醒两人,这次再用力说出,登时惊动两守卫,怔诧地转头,突然见美女 立于身边,一时失了心,直叫你你……,脑袋还在打转。

“我什么?”

“你是月儿?……”

“公主”两字尚未说出,上官大吉和小被已自欺来,一人一拳猛敲他俩脑袋,低喝着:“去问周公吧!”

拳落人晕,立即瘫软地上,小被、上官大吉几指截来,封住他们穴道,然后把人堆在凹处。

上官大吉这才欣笑道:“好了,想吃天鹅肉的家伙已经向周公报到啦,接下来,该是下边那群小瘪三了。”

飘雨心血来潮,道:“还是用我的美人计如何?我觉得很有效。”

小被弄笑道:“怎么迷?难道你要下去引人不成?”

“呃……”飘雨考虑自己武功不高,恐怕会出差错,她干笑道:“还是你们将人引过来好了。”

上官大吉登时点头:“我来引!”

突然吹口哨,吓得小被、飘雨惊惶失措,想斥他一句“你疯了”都来不及,赶忙已扑倒地面。哨声一响营区几人转头,似乎相隔百丈,瞧不清谁是谁,竟然未发现上官大吉已替代守卫。

一人叫道:“时间还没到,想干啥?”

上官大吉压低声音道:“来几个,我到附近看看!”

说完,脑袋一缩,消失无踪。

“小田?”

守卫机警:“莫非有状况?”

当下,他找了三四人,急追过来。

方至高处,那人又道:“小田,发生何事?”

“没事,我只想拉肚子而已。”上官大吉暗处说道。

那人为之斥笑:“可恶!开此玩笑……”

话未说完,猝见小被、上官大吉暴射而出。

在那夜黑、天黑、两人又是衣黑、身黑之下,简直有若幽魂般不可捉摸。

守卫正要反应,昏穴已被点着,四人莫名其妙已着了道儿,倒摔下来。

小被、上官大吉技巧地接住四人,使其不发出声音,而后扑倒地面。

飘雨却瞄眼过来:“说好是用美人计,你们干嘛抢功劳?”

“呃,对不起!害你无法表现牺牲色相,真对不起!”上官大吉干笑道:“我再把人拍醒好了!”

说着,就要动作。

自从他脱离自杀般苦海之后,尤其在得了稀世武功,以及改名上官大吉之后他俨然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人,不再像以往多愁善感,而变得游戏风尘,甚至欲把十八年的苦难童年给玩回来。

他当然时常脱线,而做出莫名举止。

飘雨又怕他玩真的,急道:“不必了,老要抢风头!”

上官大吉干笑道:“下次改进,下次让你出风头好了。”

“不对,该我出风头才是!”

小被突然从守卫身上抓了一大包东西,呵呵笑道:“看看看,迷魂 散,这下子妙手神猫更加神秘啦!”

“真的?”

飘雨猛抢过手:“我闻闻看!”当直吸闻此手。这一吸,唉呃一声,刚想到是迷药 ,已来不及,整个人已瘫软下来。

小被赶忙对她斥笑不已:“说人脱线,你更如何呢!”

解下随身小水壶,倒几滴水到飘雨脸上,她始幽幽醒来。

“我这是…”

飘雨忽而想及方才事,不禁窘红着脸:“这迷药 真灵,很有效呐……”尴尬得,差点伸出长舌。

小被道:“就算有效,也不必那么辛苦,自行试验啊!”

“都是你!不早说!”

飘雨挣脱,立身而起:“说什么闲话,还不快进行任务。”

为掩窘境,她干脆抓着迷药 ,大大方方掠向营区,气势可比上官大吉方才所耍那招更猛。

她一现身,立即引得下边守卫发现,喝道:“是谁?”

“月儿公主!”

“你是?”

守卫正觉来人是女子,且美若天仙,复闻月儿公主,真以为正主儿到来,怔诧中忘了叫喊。

飘雨已自旋起身躯,直若仙女轻舞,飞袖过处,迷药 趁机送出,守卫不察,方吸些许,已栽倒地面。

飘雨并未停手,赶忙掠近,天女散花似地将迷药 散向大群人。

此举惊醒方才熟睡的袁庆,但他方觉有异,飘雨登时大片轰来,迷药 散打个正着,任他武功高强,也受不了,呃地一声,栽地不起。

此举,瞧得后头追来的小被、上官大吉纷纷咋舌,没想到凭飘雨二流身手,也敢做出如此惊人之举?

飘雨丢下手中剩余迷药 ,拍拍手掌,示威地瞄着两人。

下巴抬得高高,瞄眼道:“别以为你们那两下子,就能在我面前耍宝?宝物在那里,自行去拿吧!我懒得再出手!”

说完,扬长而去。

上官大吉、小被互望一眼,干笑不已。

小被道:“乩童偶而也会出明牌,咱不惹她为妙!”

上官大吉猛点头:“同感同感,还是看我们的宝贝吧!”

两人再次被那口宝箱吸引,带劲地掠身过去。

上官大吉激动地就要揪掉铁链。小被立即阻止:“不急不急,妙手神猫作案,必定神不知鬼不觉,咱有的是时间,慢慢拆下铁链。我看,一不必拔下钉子,以免露出痕迹,把环扣扭开,自能不露痕迹。”

“是极是极!”上官大吉欣然直笑。

凭两人功力,轻而易举可扭开铁链,然后小心翼翼解下它。

眼看大口檀木箱已现眼前,两人不禁激动起来。

上官大吉道:“你猜九星之珠会是什么样子?”

小被吞把口水道:“该像九颗小星星吧!你认为呢?”

“九颗大星星!”

“别瞎猜!打开来看看便知分晓!”

催促中,上官大吉已经激情万分掀开大木箱,正待瞧及神物,却是另一口中型红色檀木箱。

他干笑:“好像没想象中的大……”

他再掀,又现另一口巴掌大红玉雕成之宝盒,瞧来弥足珍贵。

更让人觉得里头藏着的,定是稀世珍宝。

上官大吉稍抖双手,轻轻掀起盖,黑夜中,渗出万道银霞光采,直若千万颗星星暗藏其中似的,逼得屏气凝神,心跳加速。

终于,宝盒掀开,银光陡亮,流动处,只见一颗鹅卵大小绿色钻石,映在月光下,闪闪生光。

那辉芒过处浮现九颗亮白似的星星在跳动着,如此绿、白 映处,说不出美妙、灿烂。

“哇!这是什么珍宝?”

上官大吉伸手把它抓在手上,照向月光,已自瞧清。

那九颗白色星星,原是嵌在绿钻石里头的白钻石所发出来的光彩。奇的是,它的光芒,并未因嵌于绿钻之中而减弱,甚且因披上一层绿衣而产生光折式万幻般流动着。

那神物之奇,雕琢之美,简直绝天下之最,简直独一无二。

小被看傻了眼:“简直像月宫掉下来的宝物,人间哪堪拥有!……”

上官大吉叹声道:“难怪月儿公主会为了它而以身相许……”

就连在一旁清泉中洗脸,净身的飘雨乍见光芒闪动,直以为天上星星落凡尘,顾不得再贪婪泉水之净,已自急步奔来。

乍见九星之珠,她整人已痴迷:“怎会?怎会有此美丽宝石?借我摸摸看!”不等上官大吉答应,她已伸手抢来,冰凉渗手指,绿光化冰泉,一甚是舒服已极。

她不禁痴醉了:“真是九星之珠嘛?好漂亮啊!我爱死它了!”忍不住已把它当爱人亲抚起来。

小被见状,叹道:“果然是稀世尤物,恐怕天下女人都抗拒不了它的魅力吧!”

上官大吉道:“实在舍不得把它送给人家……”

飘雨贪婪道:“那送给我好了,不不不,我代为保管好了!”

小被笑道:“改天吧,咱拿它 换口诀之后,再把它盗回来,岂非两全其美?”

飘雨这才想及宝石另有任务,赶忙敛起贪婪之态,干笑道:“说的也是,凭咱三人身手,什么东西还不是手到擒来!”

小心翼翼地把宝石 还上官大吉,笑道:“就暂且借你一用吧!”

上官大吉感激不已,道:“多谢两人贪心大收,在下得以完成心愿!”

飘雨登时瞪眼:“什么贪心大收?”

上官大吉笑道:“看到这颗宝石,不贪的,是骗人的啦!我更贪,恨不得一口吞了它呢!”

“你不会说好听些吗?”

飘雨道:“不会说欲罢不能吗?”

上官大吉立刻更正,笑道:“对对对,欲罢不能,你我都欲罢不能,那干脆不要看好了,免得心头酥痒难忍。”

他这才将宝石放回宝箱,轻轻一盖,回味无穷。

小被道:“却不知这宝石,是谁所雕琢,竟然如此神奇……”

飘雨道:“说不定是天神所琢,否则人间怎会有此物?”

没人能回答他俩确实答案。

上官大吉道:“这问题,我们以后再慢慢研究。现在妙手神猫已作案成功,该留下标记时刻啦!”

飘雨、小被这才醒过神来。

飘雨笑道:“留什么?还是一样画图?”

上官大吉笑道:“再加一块石头,也好不减重量!”

他甚快拿起宝石,随又找了一块本当重量岩块,塞了进去,但觉有空隙,干脆撕下一截缠脚布垫底。

小被见状斥笑:“卫生一点好不好?别的不用,用缠脚布?”

上官大吉呵呵笑道:“没办法,谁叫咱以前全是乞丐出身,将就啦!”

飘雨亦自瞄眼说句“没卫生”,始把猫形图丢了进去。

上官大吉甚快将中、大型箱子盖上。

和着小被,再把铁链缠上,并扣紧扭开处,旋即用力扭回铁扣,果然恢复得毫无痕迹可寻。

一切弄妥,上官大吉始笑道:“成了!接下来,要不要留点记号?”

飘雨道:“不必啦,我早已经让他们记忆深刻,把上边那几个守卫搬回原地,一切自然搞定。”

小被点头:“如此一来,他们必定疑神疑鬼,妙手神猫风格又记上一笔!”

当下三人合力,复把方才掠往监视哨的四名守卫给搬回原地。

但觉一切如故,三人始扬长而去。

豆豆书库图档,chzhjOCR,豆豆书库独家书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