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女人你输不起

【回目录】

申力雯

申力雯,女,国家注册医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小说集,写过专栏,荣获过文学奖。所著《京城闲妇》一书再版11次,至今畅销不衰。

一时间各种报纸、广播、杂志把婚外情炒得沸沸扬扬,有的地方甚至成立了第三者协会。婚外情行情看涨,婚外情热线电话炙手可热,人们在把经济搞活的同时,也想把感情搞“活”,并大步流星地走向市场。

任何一种游戏都有自己的规则,犯规就要受到惩罚,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何谓婚外恋的规则呢?说白了就三个字——不认真。既然已限定为婚外的情、业余的爱,你就只能是外围的野战军,如果你执著起来一定要成为正规军,那么这场轻喜剧就瞬间变换了剧种,它变成了正剧或悲剧,轻者(妻)夫离子散,重则血光之灾。

究竟情为何物?记得有年春天,我在乡间度假,在朝下看见了一片一片红得像玫瑰一样的草莓,红得晶莹、剔透,衬着嫩绿嫩绿的叶子,一时间我感动得直想哭。我采了一小花篮,把它浸泡在清洌的泉水里,上面盖了一层绿绿的叶子,想次日返京时把它带走,谁知第二天它竟干缩了,它已失去了晶莹饱满和美丽的色彩,我觉得很失望,这就是一种惑。

情最喜欢捕捉的是新鲜,“新鲜”对情有一种魔鬼般的诱惑 。无论是涉世未深的少女,或是以为自己很独立的职业女性,一旦陷入情网,远远超过她们所能承受的能力。但,情是很容易幻灭的,遗憾的是,世人很难看破,不过这样的惑,一结婚就如梦方醒,于是又去追求新鲜的梦,带着露珠的梦。梦只能是梦。

女人(有些)最容易在三四十岁时,在婚外有艳事 ,她们婚姻生活的疲倦,心灵和情感有向外延伸的渴望,否则终日烦躁苦闷。

至于男人(有些)终生都喜欢追逐猎物,尤其是五六十岁的男人(有些)追逐起来最凶猛,总想抓住一点青春的尾巴,急于寻求婚外生活的调剂和补充滋润。

但是,你却不能在光下与他谈情欢愉,只能躲在旅馆,躲在影里,你的心会逐日沉重,你的情绪也会逐日低落,只有在光下的恋爱才健康才有生命力。

婚外情是一种没有责任的爱,没有责任也就没有保障,你每天的日子如同走在钢丝上。

陷入婚外情的女人,不外乎有两种,一种是未婚的,另一种是已婚的。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稍不小心都将是婚外情的最大的受害者。

无论男人如何标榜自己思想开放,作派新潮,若开放到自己太太身上,那是万万不行的。如果你是未婚的女人,他不能给你任何许诺、保证,拖下去年龄老大,人老珠黄被遗弃了,绝不是明智的选择。

外遇的新鲜、激情,会随着时间逐渐归于平淡,浪漫曲开始走向低潮,进入与自身婚姻相似的情况,男女双方重新开始面对同样疲倦的问题。

若你是一位未婚女子,想就此分手,另觅新人,实属不易。男人永远在乎女人的过去,男人(中国男人)可以宽容女人的一切,包括丑陋、衰老、疾病甚至残疾,但他绝对计较女人的失贞。男人的感情从来都是多元的,他心挑选的是一个原装的保鲜的太太,一旦他知道你做过某人的情妇,名誉受损,必将捂着鼻子拂袖而去。即使他一时冲动答应了你,在婚后无数的磕磕碰碰的日子里,他会时不时拿起这个大棒向你抡去,你自觉闷得抬不起头来,苦不堪言。

如果你是一个有家室的女人,你付出的代价将会更加惨重——家庭的解体,子女的分离(暂不谈经济住房的麻烦),如果你很看重你的家庭,爱你的孩子,必须立刻斩断,不可犹豫一分一秒。即使在当今的中国社会里,婚姻对男女两性采取双重的价值取向,男子“浪子回头金不换”,女人“一失足成千古恨”。

中国男人(有些)是实用主义的大师,他们的务实就在于他们总是分裂自己的感情和婚姻,在婚姻中他们希望确立的是地位、名誉、财产、房屋、子女这些实实在在安身立命的东西,而感情对于他们则属于一种消费、一种享受、一种补充,他们的道德价值观是分裂的,他们的人格也是分裂的。

女人要自珍自重自爱,你是输不起的,你娇娇弱弱的身子,被他们这么一扔,轻则骨折受伤,重则散架瘫痪(暂不谈受孕的危险和性病的传播)。

受害者一定要努力使自己从困境中站起来,才是最有效的。

女人最大的弱点就是贪,总想什么都要,其实那是不可能的。你只能要一件东西,一定要明确自己要什么?明确了就要勇于割舍,勇于割舍是健康人格的重要标志。

情易惑人,情是五颜六色的彩霞?抑或是飘渺柔媚的浮云:情之为物,知者难言,不知者默然。

无论是流水、明霞,还是春花、秋月,都无法在这世间久留,包括我们的生命都是瞬间,如果能看透这一层道理,生命中就没有什么事真正能伤害你了,让你迷惑了。

情人 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雾,女人尤易钟情、执著,常常把梦中的情人 看成是生命的一部分。

有一个款爷,他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他对后事作了心的安排。他把自己的钱财百分之百地留给了妻儿,而与他相好十年的情人 ,他只给了一片树叶。在医院的病床 上,款爷拉着情人 的手说:“我第一次看见你,这片树叶就落在你头发上了,我悄悄拾起,一直珍藏着……”

这话乍听起来不失真情,不失雅兴,不失诗意,但凡事最怕究竟,他真是内外有别的典范,一片树叶确实很浪漫,但遗憾的是,他们之间并不是浪漫的柏拉图式的关系,况且这位痴情的女人的健康、学习 、生活需要她从事两份工作才能维持经济的需要。说到根上,他对她没动真的,只把她当作身外的情妇而已。他对她是计较的,尤其在金钱上没有一个男人是傻瓜,至于你给他的情与欢愉,他已经在计算器上仔细算过了。可你的情,你的青春,你的生命是无法偿还的。

婚外情最适宜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彻头彻尾从里到外的“演员”,不认真,不动情,该入戏时入戏,该出戏时出戏,只求双方彼此欢愉的瞬间,缘来则聚,缘走则散,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潇潇洒洒,好不自在,一派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这也不是一半传统一半现代的女性所能胜任的。

情这个东西,认真起来太苦,玩世则无味。世界除了情,海阔天空,还有许多事情值得你珍惜,值得你创造,何不把爱寄托在更博大的世界里,又何苦在这死水坑里乱扑腾呢!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