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上海男人的雅皮气质

【回目录】

程乃珊

程乃珊(1946~),祖籍浙 桐乡,生于上海,女作家。著有《蓝屋》、《穷街》、《女儿经》、《金融家》等。

喜欢“花样年华”,不在其情节故事,更不在张曼玉的旗袍,而在其比音影氛围更深一层的怀旧,明明由两个广东籍男女主角出演,故事背景也是六十年代香港的横街后巷,然在上海籍王家卫执导之下,却拍得比上海还上海:梁朝伟虽然讲着一口原汁原味的港式粤语,却真实地重现一代上海雅皮先生。

但见他松松地扎着毫不鲜艳花哨的单色领带,左手夹住支烟,白晰细长的无名指上套住结婚戒指,右手搁笔尾指斜斜地伸出压住案头,久不久吸一口烟当空缓缓喷出,烟雾牵丝攀藤的,袅袅娜娜弥散了一屋,一个受尽社会、经济、感情的压力的都市小白领的疲惫不堪和自尊挣扎,一览无余!

在香港观众借此嘲讽上海男人:一个小白领没胆识无魄力,仅分租人家一个住宅单位其中一间房,餐餐在巷尾大排档解决,却日日西装尘纤不染,头发蜡得油光亮,“省在肚里,花在身上”,标准上海男人!

到底上海人是否真的“省在肚里,花在身上”,这里暂不讨论,但上海人讲究仪态举止是不争的事实,这是一种美德,一种文明,一种都会子民的风范。

有东方巴黎之称的十里洋场,早百年前已具备近代商业社会营运的雏形,讲究服务质量,是商业社会的求生铁律,因而令上海市民,天生具备雅皮气质;一如张爱玲笔下所实录的,即使老虎灶送水的苦力,时装店的小学徒以至南货店小伙计公寓看门人,都个个聪明活络,彬彬有礼。

唯上海女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上海男人的雅皮之气她们并不领情,称之为“奶油小生”。对之沮丧失望,发出寻找男子汉的呼声,从而捧红了东洋明星高仓健。蓦然回首,高仓健也已七十岁了!前一阵,他主演的“铁道员”在香港上映,很在上海籍女性新移民中引起一阵关注!撇开高仓健的演技不谈,上海前辈演员中叔皇,在“一 春水向东流”初露头角之际,魁梧刚绝不亚于高仓健外,更比他多一份雅皮之情,只是后来没有合适的既刚又雅皮的角色给他!

说到中国的男演员,如梁朝伟般具有城市雅皮气质的,自赵丹刘琼陶金之后,似再无后人!六十年代一出“年轻一代”,达式常的城市雅皮,在一片革命口号声中如奇花异葩,让人很惊喜了一阵,可惜又匆匆投入“难忘的战斗”中去。

今日当雅皮男士可以堂而皇之写文章议论一番时,我们却见不到一个呼之欲出的现代银幕雅皮,“徐志摩”太嫌稚气,“如花如雾”的太奶油,“大雪无痕”中的新锐市长太矫饰,……我们的银幕上的先生们帝王相十足正气凛然有余,然城市雅皮气不够!同样的,当今时尚杂志不厌其烦地教诲众人如何包装成雅皮白领先生时,至少上海先生们的雅皮之气,反而不及生活在雅皮被封杀时代的他们的父兄们;那时一局桥牌,一盘围棋,一封文情并茂有书法功底的文字的情信,一段有感而发的昆曲小段,一份深沉含蓄的忧国忧民情怀,已默默道出上海牌知识分子质优品良的口碑。

男人雅皮,不只是一种气派,更是一种境界!

雅皮并不如广告卖的是由红酒名车加高尔夫球的组合,否则,何以又有“暴发户”之称?

注:“Yuppie”,中译有“雅皮”、“优皮”,主要指都市少壮专业人士,他们较追求有品位的物质,追求上进努力博得社会承认。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