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男人女人-百年经典系列 >

我对于恋爱的主张

【回目录】

庐隐

庐隐(1898~1934),福建闽侯人。现代女作家。著有散文小说集《灵海潮汐》等,另有《庐隐选集》印行。

在我过去的作品上,有人称我为描写男女恋爱专家,——这种头衔我虽受之有愧,然而也不想推辞,本来世界上最大的问题,也不过男女的恋爱而已,希腊大诗人荷马所歌咏的长诗《依利德》,也是以恋爱为背景。拿破仓一世英雄,他不能免掉恋爱。楚霸王纵横于千军万马中,忘不了虞姬。他如周瑜孙权,在他们那慷慨激昂的事业史上,也点缀着大乔小乔的艳迹。至于辞人墨客,更是舍了男女恋爱无文章。如果上帝不改造了人类,使世上只有男人,或只有女人,这恋爱问题是无法避免的,因此我纵多描写点男女恋爱,也是事势所使然,何足为怪呢?

但我既是个描写男女恋爱的专家,当然我总有我的恋爱主张了。

有许多高之又高的人,主张恋爱是神圣的,无条件的,他们这个出发点是千对万对,不过还有唱高调的嫌疑。我自然不会主张恋爱要以金钱地位年貌为条件,可是也不相信是绝对无条件的。

如果恋爱是绝对无条件的,那么芸芸众生之中,为什么某人定要爱上某人,就算是直觉的吧,但你既觉得她或他的可爱,那被你爱上的那几点,便是条件了。比如说你觉得某某态度好,性情纯真,见解深湛,所以你爱上他或她,那么态度好,性情纯真,见解深湛,便是你恋爱的条件了,你怎能说恋爱无条件呢?至于一般浅薄的人所说的条件,那是表面的认识,而不是刻骨的了解,所以一旦结了婚,这些表面的东西有所变动时,那么感情也同时破裂了。这种条件是要不得的,而由你直觉所鉴定的条件,你却不能否认呢?所以我的主张恋爱是有条件的——精神上的条件。

这些精神上的条件,以哪一种为最要呢?第一步当然是要彼此有深切的了解,仅仅了解还不够,这相爱的一对人儿当中,还须彼此发现各人的特别优点,互相崇拜这优点,我认为这一事比什么都要紧,如果单靠情爱,而不付之以相敬,那么如水波浪的爱情,一旦浪退波平时,将以何物来维持?还有一层,夫妇之间如能相敬,——即能彼此尊重其人格,这便是两个健全的细胞的结合,势力是平衡的,绝不至发生你欺我压的事情来,家庭之间自然不会发生什么龃龉的。

其次要性情合得来,事实上,世界上的人,就没有两个人的性情绝对相同的,即所谓“人心不同如其面”,不过无论如何不同,其中总要有一两点相同,其余那不同之点,也要能相反相成,调协得来才行,不然终日相处,随时争论,这感情也维持不久。

再其次呢,应当有为了爱而牺牲个人利益的精神,这种牺牲是绝对优美的,伟大的。如果两个真相爱的人,其中若没有这种精神,那爱便不真诚了。

这以上是我恋爱的条件,也便是我恋爱的主张了。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