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吴汉槎书(清)顾有孝---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清代散文名篇集粹 >

与吴汉槎书(清)顾有孝

【回目录】

与兄言别,已累岁矣。关河辽阔,通问维艰。遐念昔游,曷胜怅惘。然患难之来,当以心制境[1],不当以境役心,处处体认[2],则顺境反不若逆境之受益矣!夫子不云乎:“陈蔡之间,甘之幸也[3]!”《孟子》“发畎亩”一章[4],实发明此语。弟读史书至勾践之栖会稽[5]、重耳之过曹卫[6],辄掀髯而笑:两君老谋壮事,皆从此而发。因知庸庸者多厚福,非天私其人,正不屑以患难鞭策之也!假两君遭遇升平,沈溺势利,虽与鲁哀、卫灵同其碌碌[7],亦未可知。今之勋业烂然,声名盖代若此,拜会稽、曹卫之助匪细矣[8]!汉槎足下,勉之勉之!

荀卿氏有言:“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9]。”愿汉槎详味其言,则目下漂流绝塞,家室流离,亦作会稽曹卫观可耳。由此而竖起脊梁,潜心理道,以上承天意,则今日之忌兄祸兄者,非兄之益友耶?汉槎勉之!远大在前,努力自爱。万里贻书,不作一世俗相慰语,不敢以世俗之人待吾汉槎故也。他日者,策蹇归来[10],非复吴下阿蒙[11];弟为汉槎庆,即为世道庆矣。毋辜吾望也!

注释:

[1]以心制境:谓以人的精神来克服环境的恶劣。[2]体顺:体察认识。[3]“夫子不云乎”三句:孔子周游列国时,曾被困于陈蔡之间,绝粮七日。对这件事,《孔子家语困誓》中说:“孔子曰:‘夫陈蔡之间,丘之幸也!二三子从丘者,皆幸也!吾闻之,君不困不成王,烈士不困行不彰。’”[4]孟子发畎亩一章:指《孟子告子下》的“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一章。其中提到“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等语。畎亩:指田亩。[5]勾践之栖会稽:春秋时吴王夫差大败越王勾践,勾践败退会稽,纳降于吴,后经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战胜了吴国。[6]重耳之过曹卫:晋公子重耳被谗出奔,过卫,卫文公不礼,乞食于野人;过曹,曹共公偷看他肋骨。后回国后发奋图强,终于成为五霸之一的晋文公。[7]鲁哀:鲁哀公,春秋时鲁定公子,名蒋。卫灵:卫灵公,春秋时卫献公孙,名元。他们两人在位时都碌碌无为。[8]拜:拜受。[9]“怨人者”二句:语见《荀子法行》:“怨人者穷,怨天者无识。”识,同“志”。[10]策蹇:骑着驴子。[11]非复吴下阿蒙:语见《三国志吴书吕蒙传》裴注引《 表传》。阿蒙指吕蒙,他在孙权劝导下发奋读书,后鲁肃见到他,“拊蒙背曰:‘吾谓大弟但有武略耳,至于今者,学识英博,非复吴下阿蒙。’”

顾有孝(1619—1689),字茂伦,自号雪滩钓叟,吴 (今属 苏)人。明诸生,明亡,焚弃儒衣冠。康熙十七年(1678),举博学鸿词科,不就。家贫好客,所 多高尚士,有“穷孟尝”之称。临殁,命诸子以头陀礼葬殓,因更号雪滩头陀。卒年七十有一。有孝诗歌隽永,但不苟作。著有《雪滩钓叟集》,还编有《唐诗英华》等。

本文选自《历代书信选》。吴汉槎,名兆蹇,字汉槎, 苏吴 人。清初诗人。顺治十四年(1657)举人,因科场案被流放宁古塔(今黑龙 宁安)。这封信就是在流放后写给他的。信中不用“世俗相慰语”来宽慰他,而是用历史上的名人能从逆境中得到磨炼而能成其大业为例子,来激励友人。信写得刚健有力,引喻贴切,意味深长。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