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都不够爱一个人

   我的婚姻可以说是同事们开玩笑开成的。

  因为姓侯,同事们都叫我“猴子”,猴子天性喜欢在高枝上跳跃玩耍,偏巧老伴又叫高天枝,我俩的姓名恰恰就是一幅《猴子登高图》。

  于是凡我俩同在的场合,同事们就会调侃地喊“猴子登高”。时间一长,心中就有了对方的影子,渐生好感,多了接触。一来二去,最终坦白了各自的心声。

  记得五十年前,在我俩的婚礼上,同事和朋友们还大开玩笑:“这‘高枝儿’还真让猴子给登上了!”“猴子,爬太高当心摔折尾巴!”“猴子登高成功喽!”

  老伴性情直率,心地善良,我们的婚姻虽然由别人开玩笑而成,但日子过得平和而温馨。但她数落起我来却毫不留情面,而且从来不背同事,不避亲友。

  “他这人呐,属木鱼的,得时常敲打点儿才行。垦荒时落下的寒腿和胃病经常发作,可他不是忘了戴护膝,就是忘了吃胃药,你说叫人操不操心?!”

  “他这人呐,阴天忘记带伞,加班忘了吃饭,还得我给他送,你说烦不烦?!”

  她唠叨起来,常叫我在人前下不来台,无奈她说的都是实情,我也只能尴尬地一笑了之。这顶“气管炎”的帽子,我从年轻戴到白发苍苍。

  没想到劳作了一辈子,退休后,这种唠叨更频繁了,“该吃药啦!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耳性!”

  过年时我抢红包正在兴头上,她突然把手机给我夺下来:“看看看!都盯一个多小时了!跟孙子抢红包丢不丢人!快去做眼保健操!”

  对老伴人前人后的唠叨,我没有丝毫反感,更不会心生抱怨。这并不是多年养成的习惯,也不是年逾耳顺的成熟,而是我深知这“唠叨”里,满含着数不尽的关爱和夫妻深情啊!

  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夫妻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少年夫妻老来伴”说的就是年轻时的互勉互励,年老时的相扶相搀。

  芸芸众生中,你碰到的不是别人,只能是这一个她,这就是古话说的“赤身系足,婚姻前定”了。看似偶然,实非等闲。

  想起年轻时俩人闹情绪互不理睬,不得已要说话的时候,她喊我“呃”,我唤她“喂”。

  眨眼五十年过去了,桑榆之年的她满头银丝,我须发如霜。她叫我“老太爷”,我叫她“老太婆”。

  今年3月12日是我们的金婚纪念日,婉谢了孩子们在豪华酒店的设宴邀请,我们两个老朽相扶着爬上山。

  正是郊游的好时节,暖风和煦,绿草如茵,新发的枝桠一团一簇,印证着春天的热闹。没有喧闹喜庆的祝贺,我和老伴静静地,享受着春天的热闹,大自然的祝福。

  我清楚,剩下的时光不多,这一生,太多的光阴是为了营生和孩子,余下的时间,要更怜取眼前人了。

  五十年,是一个新的开始。倘若你深爱一个人,也许,花上一生的时间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