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的情愫

   鼠尾草家族的成员实在是很多的,有时候不经意间发现的一株小草,有可能就是野生的某种鼠尾草。但是成片的鼠尾草栽在一起,那就有点薰衣草花田的味道了。

  在芙蓉湖的西岸,就有成片成片的鼠尾草,把那方天空都仿佛映成了蓝紫色。因为栽在湖边,有个小小的坡度,从下往上看,仿佛这片蓝紫可以一直晕染到天空的尽头。而从上往下看,又仿佛连湖水都洇成了蓝紫色。

  开始知道鼠尾草,是它作为一种精油,据介绍,这种由鼠尾草花提炼的精油,具有抗衰老、增强记忆力、安定神经、明目及缓和头痛的作用。而其独特的芳香,也使它被用作男用香水的重要原材料。

  见到真正的鼠尾草时,我还一度把它当成了薰衣草,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见过薰衣草花田,觉得这香味似乎对不起薰衣草的鼎鼎大名。

  后来,见到了真正的熏衣草,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可笑,其实这两种芳草作物,虽然都是蓝紫色,但差别还是很大的。

  其一,如果你嗅过董衣草的香味,仅凭这一点就能够轻易分辨出二者。薰衣草的品种虽然也有很多,但都有着它特有的味道;鼠尾草的香味就千奇百怪得多了,但无论是什么香型,都不会香出薰衣草的味道来。

  其二,既然是花,当然要看花色。从色调上说,两者的主打色调都是紫色,薰衣草更偏紫一些,鼠尾草则是蓝紫色,很难长出薰衣草那种像香芋冰淇淋那样的淡紫色系,如同薰衣草也很难会开出鼠尾草那样的蓝色调。当然,它们都会出现粉色和白色的花朵,但比较少见。

  其三,两者的花型也不一样,薰衣草的名声大噪是因其色泽和香气,它的花非常小,基本上看不到展开的模样,就像是一颗颗小小的米粒;鼠尾草则能够看得出明显的花瓣,至少不会让人觉得像米粒状。

  其四,还可以看一看叶子,薰衣草的叶子像松针似的,或者像是羽毛,坚硬革质;鼠尾草的叶子薄而宽,基本上跟普通的植物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所以不开花的时候不会有人注意到它。

  芙蓉湖的这片鼠尾草,是林荫鼠尾草,从欧洲飘洋过海引种到中国。它们花色鲜艳,香气浓郁。所以,小蜜蜂在花丛里成群扎堆地飞舞,就不会令人惊奇了。

  鼠尾草传授花粉的方式也是植物界的一绝,其雄蕊有二唇形花冠,下唇成水平伸展,上唇下有两枚雄蕊和一个花柱,特殊的结构让雄蕊成为一个活动的杠杆系统,花粉囊退化成薄片状,花丝与延长药隔连接的地方有个巧妙的关节,这就是杠杆系统的支点。

  当蜜蜂前来采蜜的时候,先停留在下唇上,然后头部推动雄蕊的薄片,钻进花冠管深处吸蜜。根据杠杆原理,上部的长臂向下弯曲,顶端的花药接触到蜜蜂的背部,花粉就散落在昆虫的背上了。这个时候雌蕊还没有成熟,柱头没有伸长不能达到蜜蜂的背部,不可能自花传粉。当蜜蜂离开这朵花而前往另一朵花作客时,雌蕊成熟,花柱伸长,柱头正好达到昆虫的背上,就此完成授粉。

  所以,别以为只有灵长类动物才是最聪明的生物,小小的一株植物,人家还会利用杠杆原理完成授粉的复杂步骤呢!

  虽然我为鼠尾草的聪颖啧啧称奇,但是它们吸引我的,还是那迷人的花色。整片绚烂的蓝紫色,是色彩运用到极致的效果吧?虽然偶尔会有一两株粉色花柱,但还是清一色的蓝紫色更让人沉迷。

  湖边的风总是会稍大一些,仿佛没有方向似的,把鼠尾草吹得微微斜过身子。那片紫色便如波浪一样,轻微地起伏,把湖畔的这片花田,打造成了一片紫色的海洋。

  有人说,即使是一个不那么感性的人,嗅到薰衣草花香,看到薰衣草花田,也会变得浪漫起来。那么,我要说,这片鼠尾草花田,不用闻香,只要看花,就能让人从心底把浪漫的情愫勾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