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哀啼

一代又一代的智者,以其毕生的经历,给我们以盛世,这大概不是我自己的感受。然而,在这盛世的喧嚣中,你只要稍一静神,又可听到一些生命的哀啼的。

这样的哀啼,总会让我的心房一次次的悸动。这种哀啼多半在思维的角落或生命的边缘,相伴于人类的繁衍,相随于时光的匆匆。

人类的生命,还是人类的道德,无不萌动和升腾于那本真的空间里。时光久了,也许因为各式各样的变故,人类的灵魂和道德慢慢的远离这个悠然的空间,向本真告别了。

时光过去了30个春秋,那时,家乡是那样的本真,。青青的山,绿绿的水,蓝蓝的天,在心灵和“神灵”的佑护下,一方土地是那样的盎然,那样的和谐。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总会在晨曦未洒大地的时候,听到那野鸡的欢唱,喜鹊的啼鸣,百灵的歌唱。那些喜欢坐夜的人们,也常常在村边会发现觅食的狐狸,松鼠和游戏于夜色*的狼和豹子。人们却没有丝毫的惊奇,在茫茫的夜色*里回到各自的宅院,或进入梦乡,或享受着夜色*的魅力。

弹指一挥间。那庄子里本真的往事,已成为记忆中的一幅水墨了。村北那曾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们的溪流,早已枯竭,那曾经让人向往的蓝天已染上了异色*,那些曾经人类的朋友,比如野兔,野猪,狐狸,还有那各种美丽的禽类。。。。早已被残忍的人们餐食了。我们倘若用心去聆听,在不远处就可听到它们的哀啼。其实,这声声的哀啼是对人类的一种警告:一个只剩下人类的世界,那是多麽的孤独啊!

我依稀记着,在那座古老的庄子里,烛光是如此的温馨,如此的让人向往。在我第一次登机翱翔于夜空时,我曾突然的想过:在那浩繁而朴素迷离的星空里,在日落隐没,星空笼罩大地时,人大约做过许多翔越星空,亲近星光的美梦,向往着混沌未开中的光和热。在那光明紧缺的年代里,那些有识之士,为了不再黑暗中度日,他们燃烧过松子,终于点燃了心头那一盏不灭的灯。我也曾仿效着先人的聪慧,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和我的伙伴们,从蓖麻棵下捡起滑落的蓖麻子,用细细的铁丝串起后点燃,用来作业或阅读。

缺少光明的那一代人,尽管他们是那样的艰辛,常常为裹腹之物,御寒之衣而奔波,但他们从未缺少和放弃对人类进步的追求和探索。用以他们生存的光线虽然如此的黯淡,但也能映照着他们深邃的思想和远大的志向。他们留给后人的财富闪烁着文明进步的光芒,他们的生命像繁星那样灿烂和永恒了。

一个新时代的来临,人类终于翔越了星空,从而实现了久仰的光明之梦。电的应用,使生存的空间发生了质变,有的利用灯光而远航,不再迷失方向。有的利用灯光探讨那未知的世界,刷新了人类新纪元。有的利用灯光夜读,丰腴了自己的灵魂。每每夜幕降临,有多少盏灯发光闪烁,就会有多少人豁达和怀想。就会有多少心灵固守和驰骋。当柔和的灯光洒在书香的案上,一切喧嚣和浮躁便一扫而光。人们或固守着心灵的家园,或遨游知识的海洋。这时的灯光便是一盏心海里不灭的航标了。一群虔诚的人或许正在灯光下禅悟灵魂,感思人生和万物,固守着心灵那一片净土,一片绿荫。

然而,那光也不全然是造就成功的。在当今这个盛世里,有多少官宦和富人,沉溺于灯红酒绿之中,他们有限的生命就在这里快速的流失了。他们的灵魂也在这里颓废甚至糜烂死亡了。

这分明就是生命的哀啼,这哀啼难道不需要更多的人去聆听,去悸动麽!

【生命的哀啼】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