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草一样生活

像草一样生活,是我此生不变的愿望。

我总觉得草的存在,可以让人心灵深处一些看似卑微的想法,变得不再卑微;可以让一些在底处生活的人,能够感觉到自己,其实拥有着别人并不曾拥有的高贵。

草,不管身处哪里,杂的、乱的、野的,作为一种模样平凡的生命,都能成长的不卑不亢。草,每一口呼吸都充满了活力,即使被无视于它的人走过,践踏了,也不怨恨,一挺小小的身板,用不了多久,就又可以再重新活过来。草,受过伤,也不会失去本色,不管别人有没有瞧得起自己,它都保持着自己的活法,依然绿,甚至还会有一些执着,越有人踩自己,越要尽情地绿下去。

这样的草,我无法不爱。

爱着这样的草,也就喜欢和草有关的一切,就连一介草民这样的词语,我都倍觉珍贵,更何况,我的确深爱着一位常说自己只是一介草民的人。

他生于山村,长在离草的味道最浓的地方。十九岁时,他就以赤脚医生的身份行走于村头田间。因为他不辞辛苦的行走,村庄里的百余人,虽然都在贫穷中度日,却能像小草一样,生机盎然地,挺立于那段难熬的岁月。后来,他进了医学院深造,成为名符其实的医生。毕业后,他又进入城市的大医院工作,一干就是四十年。从小医生,到教授,四十年的行医生涯,医人无数,但他没出过一次医疗差错。对一名医生来说,这应该值得骄傲,可是他觉得,他只是做了该做的,这都是份内的事情,就该做好。他说人的生命有时还不如草,草可以一岁一枯荣,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一去不返,所以不能忽视,不要轻易地践踏它。别人可以不懂,或者懂了也总是做不到,但作为医生,一定要懂,还要做到,医生的心,要比拿手术刀的手重要,把别人的生命装在自己的心里,别人的生命才会有希望和生机。

其实,也有人说他不合时宜,不懂得向上爬,不懂得当官的好处。他也深知自己的脾气,耿直,倔强,尤其是一些不良的社会风气,更令他看不惯,他也不允许自己低头,正因如此,他虽然行医四十年,医术精湛,却从来没有像别人一样,该当官时就当上了官。不是官,他并不恼,一辈子都能够光明磊落地行医,才是他最高兴的事情。谁要是在他面前说当官的好处,他就说,我就是一介草民,别看我无权无势,但那些有权有势的人,谁也没有我过的踏实。

这位一介草民,也有惆怅时。他是家中长子,上有父母,下有弟妹。在山村生活时,家有土地,可以依赖生活,进了城,就不同了。父母年迈,没有什么退休金,弟妹无固定职业,又无能力,奋斗了许多年,日子依然拮据,而这些年来,父母弟妹都靠他扶持。几个人帮一个人容易,一个人帮几个人就有些难。在别人眼里,他的职业和收入已经很令人羡慕了,可在越来越膨胀的社会环境下,生活压力顶在他的头上,他也越来越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毕竟他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无情的岁月已经让他的筋骨渐渐地孱弱,可能放弃谁呢?一家人,哪个人过的不顺心,他都会不安,他为人子,为人兄,为人夫,为人父,哪一个角色能不好好担当呢?望一望家里养的那几盆花,他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盆中那护花的草,不管自己强与弱,都得尽力护着那未开或已开的花朵,就像护着家中老小。

是啊,难怪他总是说自己就是一介草民,在他的心里,无论他生于何地,长于何地,无论别人怎么看他,无论岁月的风雨如何飘摇,他都以草的心性,不卑不亢地生活着,不但为自己保留了一份执着和坚强,还为他人的生命铺垫一路的绿意。

这位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介草民的人,我无法不爱,因为他就是我的父亲。而我,就是一介草民的女儿。

想来,喜欢与草亲近,也是我能读懂父亲的缘故,或者是因为心灵深处,我也极想做和父亲一样的人,不慕高枝,肯在低处生长,却永远都不会丢失一颗高贵的心。尽自己所能,懂得呵护自己身边的人,像草的一生,自己虽平凡,却呵护了美丽的花朵。

所以,我甘愿此生,像草一样生活。

2012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