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无题

我喜欢浓墨重彩的格调,鲜明亮丽的对比色,不加调和的,在画布上混成一,却毫不复杂。在一个永远没有黑夜的繁华都市里,一块安静的地方,都成了奢望。

有时会很安静,一个人静静的呆着,默默地,什么也不想干,不想让自己沉溺在任何一种感情当中,忘掉一切;有时会很喧闹,和许多人呆在一起,不停地讲话,不停的笑,仿佛把所有的活力都用在说话上。

有人问我“一年之中,你最喜欢哪一个季节?”

“春天?夏天?秋天?还是冬天呢?”我不清楚,我好像热爱每一个季节,但又好像一个季节都不喜欢。就像我固执地喜欢高纯度的对比色一样,我喜欢矛盾,就像我忠于黑夜,也忠于白天。

我喜欢梵•高的自由的果断,又不舍莫奈的高雅的一丝犹豫。有人说,你真是冷漠的可以;又有人说,你真是热情开朗。有时拘谨于繁文冗节,有时又将它们抛之于脑后。

柠檬味的碳酸饮料,总是能在寒冷的冬天给予我一丝夏天的火热,它流经我的咽喉,麻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虽然仅仅只是短短的几秒钟。

我厌烦那些庸碌一生,抱着金子却不享受生活的人。在某种角度上,我也渐渐趋向于我讨厌的人。奔波于一成不变的城市,冷漠地看着世界在慢慢变质,无能为力。看着利益将城市不停的分化成两个巅峰。

街道上的行人来匆匆去匆匆,活在各自的圈子里,和陌生人永不相交。怀揣着一颗如此敏感的心,对我来说未必是好事。

无聊的时候,会想到“是什么毁了我们?”这个答案总是千变万化,飘渺不定,在我的心房最阴暗的角落里,燃烧起来,灼痛我的魂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