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人母才知父母的不易

   一个月间,两个同事的父亲先后走了,都是脑中风卧床数年,事后他们都愧疚对父亲照顾不够,还没来的及伺候就走了,留下了大把遗憾。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自从上次端午节回去一次,一月有余没回去了,虽然姐姐有回去,对于母亲来说不至于太孤单,但是我觉得自己还是该回去看看了。

  上周六自己坐车,下了车给母亲打电话,想买点牛奶之类的营养品,顺便帮母亲捎回去需要买的东西,但是母亲说,什么都不用买直接回家吧。母亲已经猜到我会回去,中午就包了大包子“款待”我。

  刚到家,父亲是睡着的,后来醒了已经四点多,母亲把父亲抱到轮椅上,坐在外面阳台上。父亲瘦了,也晒黑了,愈加显得瘦。颧骨下方陷了进去,把颧骨趁的显高,小手臂瘦的一把手都能捏住,肉软软的,能摸到骨头,肘关节显得很大,像肿了似的。母亲说,父亲身上的压疮好了些,精神也还好,这让我觉得好受了一些;后又说父亲每天只做起来半小时,就不坐了,我想是太瘦了,一副骨架难免会硌得慌,身上也疼,又让我的心揪了起来。

  我与父亲重新擦了脸,剃了胡子,洗了头发,擦了身子,帮母亲照顾父亲吃饭,喝水,洗碗,洗衣服,和母亲说些家长里短。说到哥哥要买房,需要借钱,母亲又为我们兄妹拿不出钱支助哥哥操心,父亲听到了,默默哭了。

  比起刚生病的前两年,现在的父亲很少笑了,也不大爱看电视,凑热闹了,就是一个人或坐着或躺着发呆,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人说,人老了就会回忆往事,回忆青春。父亲也会吧,但是他说不出来了,只能自己品味。

  第二天下午我该坐车回去了,除去睡觉,前前后后在家呆的时间也就是16小时。想想母亲五年来照顾父亲1600多个日日夜夜,我真是做的太少了。我和父亲道别,父亲点了点头。

  来时母亲还塞给我一包饼干,让我带给孩子们吃,提议要送我到乡里坐车的地方,我说天热就别送了,走小路几分钟就到了,休息会吧。母亲在门口站着看我走,我不敢回头,泪湿了眼眶。

  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孝而亲不在。我是结婚后才觉得父母老了,经过父亲生病的危急时刻,更让我觉得父母可能随时都会离我而去,也有了一种“看一眼少一眼”的紧迫感;也是做了母亲以后才发现,父母不在乎你带了多少东西看他们,在乎的是你来了,一切就好。他们只希望子女过的好,不图任何回报,那就是爱。

  作为80后的我们,现在已经为人父母,所以请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父母,能回去看他们尽量回去,回不去就多打电话关心他们,珍惜每一个与父母在一起的日子,因为我们随时可能失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