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最糟糕的一天

   曾经以为,到了一定年龄,人会成熟得让自己害怕,所有阅历铸就成的自己,都是异常的坚强。所以,面包没有了就自己挣,玫瑰谢了就重新买。阳光万里,终将上岸。

  可是,没有人愿意带你一起。

  面包有了,会舍不得吃,玫瑰谢了就再也不想买了。

  一度以为会变成更好的自己,独立,坚强,孤独而又不失韧性。以为特立独行,其实已经烂到心底。以为已经和过去道别,其实已经活在过去。高歌猛进,并为之乐此不疲,走得越来越稳,却偏得越来越远。

  我没有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情怀递减,越来越作。浑浑噩噩,度日如年。

  四月,生了一场大病。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有大半都在往医院跑。夜里喉咙痛到睡不着,咳嗽不止拉扯得全身疼痛。十五号的时候在朋友圈发了一条生病的状态,老妈看到,打电话足足心疼了一个小时。从那以后,报喜不报忧。离婚以后,老妈一直单着,偌大的房子一个人住,我回家的次数却又越来越少。

  急性咽炎,白细胞比正常高八倍,提到抽烟,连医生都义愤填膺。

  她还在的时候,我连烟都不沾。从拉萨回来以后,我的量从一天几支变成半包,再从半包变成整包,到大病之前是一天一包半。

  我曾经发誓要变得越来越好,好到吓死你。这就是我所选择的方式。

  可以促膝长谈的人日日减少,人人一屁股烂帐。本来就没有几个真正意义上谈得来的朋友,如今走的越来越多。以前常说以后怎么样怎么样,现在常怀念以前怎么样怎么样。

  以前怎么样,身揣3000块钱敢一个人跑去西藏,上了车才给家里打电话,一个月都不回来。回来没有车费,找别人借。

  以前怎么样,今晚突发奇想明天要去敦煌,天还未亮,人就已经在火车上。

  以前没钱,敢折腾,敢顺着自己的意愿过活。如今,面包越来越多,却时常吃得顾忌。

  我曾想的是给她稳定的生活,所以整个人收敛很多,我以为变得越来越好,却过得越来越畸形。

  最常去吃的那家餐厅,街头左拐第一个红绿灯第二家,吃什么?山珍美容锅,开胃番茄锅。曾经点菜连菜单都不用看。

  前两天去的时候,连餐厅都搬走了。今天找到那家餐厅,老板没换,一个人看着菜单,点了好久都没确定下来。

  人生和餐厅一样,来来去去,总有离开。

  总有归宿,只是视野会变得模糊。

  晚风袭来,枫叶飒飒飘落,很多人随意踏过,只有我会绕开着走。

  你的心事别人无法触摸,别人匆匆离开,你要好好生活。

  我曾经发誓要变得越来越好,好到吓死你。

  现在看来,是吓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