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微型小说 >

快乐

【回目录】

快乐

库普林〔俄罗斯〕

一个大皇帝召他国中的许多诗人和哲人到他的面前。他用这个难题问他们:“怎样才是快乐了?”第一个人慌忙答道:“是这样,要常常能看见上帝般的脸上的光辉,还要永远感觉。”

大皇帝冷冷地说道:“挖去他的眼睛。换一个上来。”

第二个上前高声奏道:“有权力才是快乐。您大皇帝陛下,是快乐的。”

但是皇帝答了他一个苦笑说:“不相干,我身子害病,可没有权力去医好他。拔去他的鼻子,这个光棍。换一个。”

接着上来的害怕地说道:“快乐就是财产。”

但是皇帝答他说:“我很富有,却偏是我问这句话。给你一块黄金和你的头一样重好不好?”

“啊呀,陛下!”

“你应该得的。替他在头上缚一块黄金和他的头一样重,把这个叫花子抛在海里。”

皇帝焦躁着喊道:“第四个。”

于是有一个人穿着褴褛的衣服、火红着眼睛匍匐上前,吃吃的说道:“唉!至聪明的陛下!我盼望得很少。我很饿,给了我满足,我就可以快乐了,要跑遍天下的去传扬陛下的仁德。”

皇帝很嫌恶的说:“喂他,他若饱死了的时候,报给我知道。”

又另外上来了两个,一个是壮健的运动家,玫瑰红的肌肤,低平的额头。他叹息一声说道:“快乐是在诗的中间哩。”

还有一个是枯瘦憔悴的诗人,两颊正在发烧,他说:“快乐是在健康中间。”

但是皇帝惨然微笑告诉他们说:“我若有本领交换了你们两个人的命运,那么,诗人啊,你不到一个月就会哀求要才思。而你,海格尔士(古勇士)的化身,就要到医生那边去讨丸药请他减轻你的体重了。都安安稳稳的去吧。还有什么人?”第七个身上佩着水仙花傲然的喊道:“还有一个浮生在此。快乐是在太虚之中的。”

皇帝懒懒的传谕道:“割去他的头。”

那蒙罪的人立刻变得比他的水仙花更灰白了。他哆嗦的说道:“皇帝,皇帝陛下,饶恕我吧!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埃”

但是皇帝很厌倦地摇他的手,呵欠着柔声说道“带他下去,割去他的头。皇帝的话是和玛瑙一般硬的。”

又来了许多旁的人。有一个人只说了几个字:“女人的恋。”

皇帝准了他,说道:“很好。把我国境内最美丽的妇人和女郎挑一百个给他。但是再给他一杯毒药酒。等那时候到了来报给我知道,我要看看他的体。”

另一个说:“我所有的欲望若能立刻办到,那就快乐了。”

皇帝很狡猾的问他:“那么你现在有什么欲望呢?”

“我么?”

“是啊你。”

“陛下……这问题太出我意料之外了。”

“活埋了他。唉,还有聪明的人么?好,好,走近些,你恐怕知道快乐在那里吧?”这聪明的人——因为他实在是一个聪明的人——答道:“快乐是在人类思想的可。”

皇帝的眉皱锁了,他怒声喊道:“喝!人类思想!什么是人类思想?”但是这聪明的人——因为他真是一个聪明的人——只温然的微笑,并不回答。于是皇帝命令他到地下的监狱里,那边只有永远的黑暗,并且没有一些外边的声音可以给他听见。一年之后,他变了聋盲的人,并且不能站立了,他们带他去见皇帝,他回答皇帝:“哦,你现在还快乐么?”那个问题,用下面这几句话:“是的,我快乐。在牢狱的时候,我是一个皇帝,是一个富人,是在恋之中,我饱食,我饥饿——凡这些都是我的思想给我的。”

皇帝很不耐烦地喊道:“那么,思想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你好生记着,再延长五分钟我就要绞死你,把唾沫唾在你那张狗脸上。到那时你的思想还能够安慰你么?到那时你在地面上费的思想还能够存在么。”

这聪明的人坦然回答,因为他是一个真聪明的人,说:“蠢材,思想是不朽的。”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