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乡愁散文 >

雪花飘里忆乡愁

【回目录】

雪花迎面飘来,漫天飞舞,洋洋洒洒,在云南这样的南国之都,能见到这样的雪极为罕见,满眼的绿色,绿树绿草还没有退去绿装、小虫小鸟还没有换上冬装、大人小孩还在秋风里徜徉,但雪花已经满天开了,没有人知道今年他们怎么来的这样早、开的这样绚丽、飘散的这样自如……,而人们的笑脸已经迎接到了这冬的精灵。

水人皆爱之,因人类是来自于水,娘胎里是水,最早的动物单细胞也是来自水,而雪则是由零度以后进化而来,比水经历了更多,人们由此更喜欢吧!有人要问冰了,也是由水蜕变却来?雪比冰而言,她是灵动的,又有谁不喜欢轻歌曼舞、掌上起舞的雪花了!有了人们特殊的情愫。这也里我一点妄加揣测,也不知对否,仁者见仁吧!

这样美丽大方的白雪,到她落入凡间,就没有了足迹,就像美丽的仙女,嫁给凡人之后,也只有了传说。是啊!是仙女,就不能用凡人的目光去看,她是南国的“仙女”,白衣飘飘,入水即化,大地之上无处寻觅,当你抬头时,她又在你周围嬉笑欢跳,甚是调皮,给戴头巾的树大妈,一顶小白帽;给结结实实的车小伙,一件白西装;给羞羞答答的草姑娘,一条白裙子;给遍地撒欢的花孩子,一个白皮球……。这就是魔法百变花仙子,给予了人间许多许多!

我把她轻轻的接到手里面,想看一看他们的真实容貌,但他们脸一红,就不见了,他们怕是感觉到了我的温度,不好意思,躲起来了。我赶紧戴上手套,慢慢的接着他们,这下子看清楚了,一颗一颗的小粒,聚在一起,就像春天的柳絮,但比柳絮有质感;从不同角度看,有青青爽爽的光泽;轻嗅一下,湿润的味道扑鼻而来。但还是感觉有什么不对,是了,就是缺少家乡的味道。

家乡的雪,没有这样的重,也不是一小颗一小颗的聚成一大坨,他们是有规律的六角形,所以古人有“草木之花多五出,度雪花六出”的说法,也非常轻,有人说单个重量只有0.2—0.5克,我也没有称过,只知道放在嘴里很凉,下雪天不冷,但融雪天真冷,雪夜都是亮亮的,踩在雪地上,就也发出小夜曲,有多少个夜晚,我就是这样归家。

披着一身白装,做一个风雪夜归人,家里那一窗明灯总是亮着,年迈的父母总是给远行的孩子留有一盏照路引路的明灯,让摇曳的灯光增舔着你的勇气和力量,好让孩子们回到家里时,轻盈的抖落身上的雪花,放弃沉重,说一声:“爹妈,我回来了”,看着家里熟悉的一切,听着他们甜蜜的数落,感到雪花融化的真切,慢慢的,我陶醉在雪花的真实中,陶醉在家乡的味道中,陶醉在浓浓的乡愁中……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