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乡愁散文 >

乡愁(组章)

【回目录】

乡愁(组章)

许泽夫安徽

新 鞋

每晚我熟睡时,妈妈蹑手蹑脚地来到我的床前,将胡乱脱下的鞋摆正,脚尖冲外。家乡的风俗,鞋摆乱了,长大了脚步就会乱,脚步乱了就会走错路。

一天中最后一项农活,妈妈不厌其烦地重复着。

鞋是妈妈做的,一根芯的油灯下,纳鞋底制鞋帮,一针一线,或许光线太暗,或许农活太累,一不小心,妈妈的手指刺出针尖大的伤口,她压抑的惊叫,将我的梦锥痛。

脚在长,鞋也在长,妈妈的腰佝了,妈妈唯恐越长越大的鞋把我带上歧途。

每个夜晚,看到一双鞋端端正正地摆着,仿佛看到儿子每一步都踏在铺满鲜花的阳光大道上。

离开母亲,在人生的每一个十字路口,我都隐隐地感觉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提着鞋,悄悄跟在我的身后

镇 石

山村是一副水墨画,均匀地摊开在江淮分水岭。

四面环山,不高,四季常青。

门前小河,不长,日夜流淌。

低矮稀疏的村舍, 飘忽不定的炊烟, 非旱即涝的田园

秋天到了,山风骄横,把地里的五谷卷起。

最痛苦的是那些落叶,被秋风追击,满地打滚。

原生态的山村,清贫的山村。

石磙、石锥、石碾、石磨这些原始的石器,镇石一样,压在山村的重要部位:村头、村屋、打谷场

秋风不敢张狂。

山村不再示弱。

日子过得踏实而平安。

这些石头,是山村的神器。

墨水瓶

两颗鸡蛋,换一瓶墨水。

黑色的,蓝色的,总之不能用红色的,那是老师的专利。

反时针方向,拧开笔帽,拧开笔筒,软软的吸管轻微用力,便饱饮墨水,仿佛有肠胃蠕动的声响。

墨水细水长流,长长的流水闪耀着太阳的光芒,在算术簿上演算,计算出从大山到北京天安门城楼的距离;在田字格上作文,描绘着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喜极而泣的情景。

墨水流尽了最后一滴,瓶子不会扔掉,改造一下,就是一盏小小的油灯。

一根灯芯,在家里移动,灶间、堂屋、厢房、牛棚照亮每个角落,更照亮每一个家人的心里。

回到祖屋,从旮旯里捡到一只做过油灯的墨水瓶,顿时,世界亮堂堂

草 垛

它和稻子一母所生,一脉相承,风雨与共。它是稻子的兄长,先有它,后有稻子。

打谷场是一张巨大的手术台,它和稻子这对连体婴儿被脱谷机或碌碡分离开,开始了两种命运。

它们几乎前脚跟着后脚离开晒场,经过弯弯的乡间小路,走进村庄。

稻子进屋了,当做宝贝疙瘩供在粮仓,仓门上贴着大红的对联。

它就站在门外,它丝毫不觉得因为是草而自卑。在我们的心目中,它就是一尊门神,守护者这个家。

每一棵草上都沾着阳光的气息,堆积成垛,宛如一轮太阳,给清贫的家一种别样的希望和温暖。

草垛,是炊烟的发源地,一天一捆地抱回灶堂,袅袅升腾日子的芳香。

草垛还是童年的乐园,可以像山一样攀援,可以像草地一样驰骋,牵着青梅竹马的阿妹,它是我们快乐的海洋。到了霜降,我们还和恋家的麻雀一起越冬。

草垛,记忆中幸福的天空和广场。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