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被检阅的爱

【回目录】

被检阅的爱

佚名

8 月初,伍先生的体检报告出现异常情况。

医生打电话来,约了时间,说尽快回去复查。

我跟伍先生一起走入医生办公室,才知道他身体里长了一个肿瘤,而且报告显示,很有可能是恶性的。

从医院出来,我和伍先生的手紧紧地握着,气氛有点儿凝重。

“老公,你死了有没有保险赔呀?”

“有的,50 万新币。”

“才这么一点点啊。”

“是呀,公司只有这么一点点赔。”

“所以你不可以死啊。”

“当然不会啦,傻瓜。”

我们两个都笑着,但是眼圈都红了。

那几天,来看儿子的公婆住在我们家,我和伍先生每天陪他们吃饭、逛街、看港剧,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有晚上回房间睡觉的时候,我们才会聊到这个话题。我说:“以后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熬夜、抽烟、乱吃东西了,摩托车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常常开了。”他说:“好,我以后都听老婆的。”

因为总是熬夜,伍先生很喜欢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发短信:“老婆,我爱你。”那几天晚上他辗转难眠的时候,又偷偷发短信给我。他说:“老婆,我好想下半生也能这样爱着你,我想一辈子都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我像往常一样既没有回复,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当伍先生一大早出门,骗他爸爸妈妈说去上班,实际上是去看医生时,我的心好像被抽空了一样。我开始一条条地给他写短信:

“老公,没关系的,哪怕还有一丝力气,我也会和你一起战斗到底。”

“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我也会好好活下去,因为那不是你的选择,那是命运。”

“老公,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蠢事,不管你曾经对不起谁,这一次都算你还清了。没有人能从我身边将你带走,没有人!”

我们预约了手术时间,定在了8 月28 日,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我说:“那一天,你一定要送一份最好的礼物给我。”

“一言为定。”他答应。

我们送走了爸爸妈妈,然后订了回中国的机票。我在我的母亲面前也只字未提,只是不停地带伍先生去吃各种羊肉宴:羊蝎子、烤羊腿、羊肉串、清炖羊排。

每天吃到伍先生肚皮鼓鼓。我从小到大从不沾羊肉,甚至连闻到都会反胃,但是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吃,就坐在他身边陪着他,看着他吃。

我想,在能吃的时候再多吃一点儿,能爱的时候再多爱一点儿,能拥抱的时候再拥抱得久一点儿。

我和伍先生,从最初在一起到现在,都一直十分用心地爱着对方。我们有那么多琐碎又美好的小回忆,那么多想起来就会会心微笑的幸福片段。我们约定要在中国举办一场真正的婚礼,他穿机师制服,我穿龙凤褂裙。他还说,要自驾游遍中国,走丝绸之路,走川藏线。生病以后他甚至说,要穿越无人区,去探访楼兰古国。

我说:“如果你真的生病,我们就把房子卖掉,开始环游世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说:“好。”

把后路都想好了,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8 月28 日一早,我们收拾了简单的衣物,入住了单人病房。

量血压,测体温,做术前准备。

一直等到下午3 点左右,伍先生才换好了衣服,被推出病房准备手术。因为紧张,他有一点儿掩饰不住的慌乱。我抱着他吻了又吻,用手不断抚摸着他的脸想给他力量。他被推出去很久之后,我的眼前都还是那张无助的脸。我冲进卫生间,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我在心里不断地祈祷着:“没事的,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谁也不能带走你,求求你,谁也不能把你带走。”

我在沙发上直直坐了4 个小时,终于等到伍先生被推出手术室。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就安静了。那一晚,我睡在病房的沙发上。

手术做完了,出院回家静养,一周后取报告。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依然每天腻歪歪的,我煲鲍鱼乌鸡汤给他喝,两个人边吃边看电影,日子没有一点儿阴霾地继续着。

一周以后,我们说说笑笑去医院取报告。结果显示,是良性的,不需要再做任何检查和化验,甚至连抗生素都不必再吃。

我们跟医生聊了一会儿,开了几句玩笑。依然没有什么大的情绪起伏,我们谢过医生,拿着报告开车回家。

他继续在网上看他的越野车。我切了西瓜放在盘子里,然后坐下来,写下这篇文章。

生活,又这样平静地继续。

只是我们都知道,有一种东西早已经在我们的心里生根发芽,并且以后会枝繁叶茂下去。那就是我们对彼此的爱———就算遇到生死的考验,也丝毫不会动摇的爱。

选自“新浪博客”

相关评论

亲爱的书友,祝你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