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琼瑶的公开信有感

   今年3月份,台湾知名作家、79岁的琼瑶发表了《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把自己对亲人叮嘱的对身后事的想法和要求等公布于众:“不论我生了什么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将我尽速火化成灰,采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索!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何况地球在暖化,烧纸烧香都在破坏地球,我们有义务要为带带相传的新生命,维持一个没有污染的生存环境。”

  读罢琼瑶的公开信,令我感慨万分。老年人在对的身后事的态度上,都应该想琼瑶学校,不必搞死后哀荣,那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我对我的生前和身后事的态度是:活的要乐,病的要晚,老的要慢,死的要快,哭的要少,葬的要简。因为我相信我的将来一定是喜丧,理由是我的寿命很长,人们会对我的长寿而感到高兴才对。我死后准备选择海葬的方式,不留骨灰,更不修坟立碑,只要能在人们的心中留下点思念足矣。当然思念我的理由是希望人人都能像我那样健康长寿。

  有的人很重视自己的身后事,活着的人更常常为故去的人树碑立传,其实那真的没有多大的作用,因为任何伟人、圣人活在人们的心中,都不是因为他们的身后事办的多么隆重,更不是因为他们的墓碑立的多么高大,这是人所共知的。

  周总理虽然没有留下骨灰,但周总理永远活着世界人民的心中,老百姓对他的口碑胜过所有世间高大的墓碑,这是显而易见的。

  有的人对父母生前不孝,死后却大讲排场,那真是倒行逆施。我很欣赏和赞同琼瑶的观点,“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干净利索。”死了,死了,一死百了,葬礼和祭奠搞的再隆重,我也不能起死回生,还是简简单单的好。我要告诉我的晚辈,当我去世的时候,不可张扬,由家里人悄悄的处理完我的后事三天后,再通报给别人。

  毛主席给刘胡兰的题词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我给自己的题词是“生的健康,死的痛快。”我完全同意琼瑶的观点,不论将来我生了什么重病,也不动任何大手术,希望自己病的时间最短,死的速度最快,这才是人生的最后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