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局随想

今天有个饭局在维也纳酒店,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发现人头耸动,心想不过吃个饭需要这么大的排场吗?甚至还有红地毯和鲜花门——原来是一对新人在大厅迎宾。还有人说他们是从侧门进来的,怕被错要礼金。

走到包厢后大家各种寒暄问候,也许是看太多电影的后遗症开始作祟,坐在沙发上闲聊的时候看着眼前欢闹沸腾的人们,他们头上都浮动着属于他们各自的标签“热情”“阿谀”“朴实”“装样儿”等等。

我在想人有一股千丝万缕的线在牵动着属于他的人际交往圈子,不论是否同等行业抑或年纪差异都不能作为变成朋友的阻力,甚至在我看来性格是否相应都无法阻挡,自然这也是最低等的关系——利益。

很庆幸自己一直对各种关系都很纯粹,秉承明人不做暗事,有真话也直说的个性,几乎结交不到与之关系等同于利益交换的朋友。每件事都有好坏两面,重要的是否与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等原则相抵触,假若无伤大雅无伤风化偶尔为之也可行。

不得不再次确认自己属于稳扎稳打的个性,在人际交往方面几乎就是头莽牛。同样再次肯定自己也能够在尊重他人的原则下说那么几句场面话以维系那微弱的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