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巴蜀野民

在他乡地盘

青春四射的魅力

已被一道道皱纹淹没


我早知道,屋后那一株落单的

无花果树,生来就没有

花的骨头


就如同一轮弯月来来去去

我己本末倒置,分不清

东南西北

家放在何处?


垂下的头颅动了起来

多了一些臆想

我属于快节奏的那一小部份


开始,就注定收场

你若盛开

我便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