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水中经过

“从水中经过……水必不得漫过你。” 一个声音,在很远的地方,这样说着。而我,已记不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以怎样的方式,从水中经过。

而我们肯定都曾经过水中。在路途之中,在暮色还没有被移上那块画布以前,我们单薄的身影缓缓漂流,彷佛一叶轻舟。谁,把那最易疼痛之处,叫作灵魂,叫作划动流水的开花之楫?

日子匆匆而逝。脸色与黄昏,晃动渺渺的沧桑。一块砾石,凭借古奥的花纹,消磨着,那片最初与最后的光泽!

水将把我们的脚印带向远方。一部分岁月滞留于坎坷与曲折间,哦脚印,此刻,逝水如诗,它,又将把你们,悬置何处?

总有什么在很高的地方,闪烁。我们听见的呼叫来自无数种方向。我们走着,不抬头,不回顾。我们,走在一种横贯古今的照耀里。

残页上的咏叹。指痕与墨渍。血与梦……

小小的四季催促着:离开。归来。

怎样的姓氏感染流水?目睹悲欢的人,自一滴水中,辨读出,大半个沉浮的尘世。

从水中经过——

水,漫过了水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