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八月的田野

北方的田野,洪水退去了。秋天被一分为二,一半是青草,一半是火焰。
而中间就是奔跑的风。

阳光最多情,唇印遍及我身体的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我的额头、双臂、脚趾头…都受尽他的恩,瞬间羞得通红。
街道两旁的美人蕉开得正艳,簇拥着,张扬着伸出热情的手,眼神既羞涩又坦荡。
蜻蜓小小的优美的影子,如花瓣落在肩头,又飞快地爬上太阳镜。

金黄色的火焰引燃所有的大街小巷、田野村庄。
多情的风搂着羞红了脸的高粱姑娘兀自跳起了摇摆舞;深沉的白杨树在喝彩鼓掌;
而刚刚泛红的海棠羡慕得频频招手,忍不住叫出了声。

稻禾开始弯腰了,她的样子像极了母亲在世时的样子。
虔诚的弯下腰,觉得周围都是我的亲人,热热闹闹的。
河水有些凉,白云擦过她透明的肌肤,她有些微醉,连脚边的小鱼小虾咬她的脚趾,她都不理会。
更多的时候,她在守望,她在等谁呢?飘舞的水草是她的秀发,也有些悲伤。
我仿佛听见她和远方的海说:天凉了,用不用我把你的毯捎上?

我惊奇地发现,仰起一脸的微笑行走,天地间竟藏着千般柔情万般瑰丽。
其实,我很傻,世界还是昨日之世界,没有什么不同,所谓的不同,只是心境。
心灵在最澄净的时候,最好栖梦,种植一个飞翔的梦。梦里的我,骄傲且多情!

八月,我走在路上,风吻着脸,到处都是大声朗诵阳光的人。
我想和他们商量,能否把整个天空租下来。
我们一同打开内心储存的清风、流水、花朵一同上路。
从秋天抵达秋天,从内心抵达内心,从路抵达 路上。
我想告诉世界,我只是过客。
正以最赤裸最本质最惯常的方式,走着,一个转身,与某些幸福的瞬间相遇,如同心仪的男子…··

走在八月的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