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与影的每个表情(节选)

光与影的每个表情(节选)

01

夜色再暗,也无法暗淡一朵花含苞的魅力。

这个节日,玫瑰在疯狂涨价,而爱却廉价得不如一片枯叶了。

黑与白,浓与淡,闹与静,都被一根梅枝孤悬。如此的坚毅,是梅的品性,也是爱之本色!

无需绿叶的陪衬,无需春风的柔情,有一缕阳光,就可含苞,就可绽放。

在这个玫瑰泛滥的日子,有人说要用一把菠菜、一枚狗尾草戒表达爱情;在这个形式大于内容的时代,我只好借一朵梅花,隐喻并打制爱应有的冰清玉洁。

03

我所看见的春天,正从一朵桃花上醒过来。

而刚刚解冻的河流,水面上漂着的春天,依旧似醒非醒。

花蕾里,藏有一个又一个归乡的人,是他们的背影,空漾了远方。

一半在明里,一半在暗里的花枝,没有一片绿叶的陪衬,却依旧让含苞的花骨朵,随时绽放自己的魅力!

也许,是昨夜那场浩大的春风,吹乱了草木的心思,让大地上的落英,紧贴潮湿的泥土,怀抱春梦依旧不醒。

也许,在丰腴的时光里,那些或明或淡,或浓或淡的欲念,总隐藏在生活的另一边。

04

在风里,一枝春点亮了旷野。被风带走的零落的花萼和暗香,每一瓣每一缕,都是时光的恩典。

独自绽放的这一朵,灼灼其华,是我之最爱。一年,又一岁,年年岁岁都如此纯粹,如此本色。

这一切的芳菲,都在昭示着一切的灿烂。连那即将隐入黑暗的表白,也让灰飞烟灭的往昔,再次鲜绿欲滴。

在薄暮里,迷离的春风,终于敞开了怀抱,让润湿的唇,捕捉到了微颤的花蕊。

像春天的一场盛宴,花草所酿制的甘醇,一滴胜过一杯,入口即醉。

此刻,我与春天一样,剔除了所有的伪装,即使闭上眼睛,也可触摸到彼此的心跳!

07

有人感慨:喜欢这雨天,可以发呆,以雨水的名义。

草木,在雨中发呆,转眼间大地就绿了。我在窗前发呆,暮色却迟迟没将我湮没。

从玻璃上滑落的雨点,是这个春天的句点么?为何一颗湿漉漉的心,总飘荡在云雾之外?

有人感慨:一枝一叶,总关情。倘若枝叶也在空中发呆,那些颤落的雨滴,在我眼里就是春天的句点。

其实,面对时间的画卷,我与春天一样,往往都是言不由衷

08

这满枝的白,是被谁剪碎的云?

穿越昨夜的雨滴。阳光,早已吻干了花瓣泪。

花开得喧嚣。拂面的春风,吹淡了漫山遍野的孤独和幽香。此刻,这些孤独与幽香,都不是我的。

唯有这满枝的白,每一朵都是我纯粹的眺望!

飘过山冈的云朵,遮住了太阳的脸,让留在枝下的碎影,随光而静、随风而幽。

在大地的眼里,桃红是羞涩,李白是淡定;在我的眼里,桃红是新娘,李白是诗人。

在诗人的前方,一块薄薄的打光板,正在聚焦阳光,在照亮一朵洁白的笑,在定格一个春天的明媚

09

梨花风起正清明。一朵洁白的思念,抬高了红尘的瓦背。

一场雨,正穿越昨日的暖阳,将一滴清凉递进我的眼眶。

故园已残。炊烟般温暖的记忆,已随母亲的离世而坍塌。

长满青苔的台阶,模糊了儿时奔跑的身影。只余下那声熟悉的呼唤,还依稀回响在耳际。

梨花风起正清明。我将一串彩色的青纸,高高挂在母亲的坟地,如同将青翠的怀念,种植在心底。

一缕风,会吹干所有带泪的花。而一朵淡淡的清芬,将绵延这个日子。

10

生命,是一条长河。在坦荡荡与长戚戚交织的水面,一片落叶在打着旋儿。

此刻,一缕风或一场雨,就可能迷失前行的方向。

此刻,一片叶,就是一叶舟。一缕风雨,就是披风戴雨的舟子。

此刻,坦荡荡的光,在追逐着叶子的方向。而伏在水面长戚戚的涟漪,却朝着黑暗的角落靠近。

记忆,本是青色的。或许,经过年年岁岁的辗转流传,血色的记忆里,残留的不是物伤,就是人殇。

唯有漂泊的叶子知道:行到水穷处,自有云起时

14

浩渺的水面,是谁支起了倾听的耳朵?

不论是青春的左耳,还是中年的右耳,抑或是年迈时失聪的双耳,寂静之声总能漫过记忆。

水一样的记忆,有水草般蓬勃的生命,有狂涛拍岸的残酷,有泥沙俱下的自负,也有微风拂过水面的慌乱与从容。

鲜活在瞬间里的记忆,永恒是不存在的。那些被定格的瞬间,才是光阴最慷慨的赐予。

在浩淼的大海,是谁藏匿了另一只倾听的耳朵?

比流水更忧伤的暮色,被一叶小舟载走,才有了明天的光明。

无论是爱的左耳,还是情的右耳,虽总难遭遇,但在似水的生命里,还是可相望相闻,惺惺相惜!

16

今夜,纵使隔着一千条水一万座山,一滴萤火虫的光亮,还是照亮了儿时的夜空。

那个喜欢数星星的孩子,历经尘世的沧海以后,看见的已是巫山的云卷云舒。

那些偷偷写在叶子背面的文字,也都被微弱的萤光照亮。

昨夜的一场雨,洗净了花朵上的浮尘。梦中一缕清新的风,擦干净了小精灵的翅膀,透着闪亮着干净的光。

这缕光,酷似神的眼睛。

那些摸黑赶路的人,那些迷失了方向的人,对飘忽在儿时的一滴光亮,蓦然多了满腔的敬畏!

17

此刻,诗人们己一一离去。这座年轻的小城,已成一座孤城。

只余下我笔下的那只蝶,拉着我的命,朝往暮色里走。

绵延的雨,终于停歇。一朵乌云,被风蓦然吹散。就连湄江水畔的一颗小石子,都被诗人大解带走。

是石头拴住了尘世残余的诗意?还是石头一般坚实的命运,被一只蝶轻轻拉动?

隔着十级台阶或一百级台阶,我也拉着自己的影子在攀登。

等到灯火阑珊时,我相信自己还是那个喜欢数星星的孩子,会珍藏好刻石头背面的诗心!

19

汪曾祺曾说,在唐朝,也不见得人人都能认出紫薇花。尽管诗人白居易,一生写过几首关于紫薇的诗。

大诗人笔下的“紫薇花对紫薇郎”,曾让我误读为一首情诗。

一棵或高或矮的紫薇,在仲夏顶着六瓣的心,酷似一位情郎炽热的表白。

这次返乡,在魏源广场僻静的一角,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棵紫薇,尽管开得有些寂然。

细心的乡党捕捉了我眼中的落寞,便告知城郊新辟了一紫薇园,值得偷闲前去观瞻。

我未采纳此建议,唯恐那满园繁花,乱了我的初心。

21

在我的感觉里,春天的心事,是随着一场雨而蓬勃的。

滚滚红尘,总是敞露出黧黑而沧桑的瓦背。即使是很久远的故事,也会在春天里拉近模糊的距离。

时间敞开了怀抱。那些返青的记忆,如同一丛丛青苔,断然放弃昨日的渴慕,脚步清亮地回到春光。

我的世界,浓缩在一抹青灰色里。那些被发配到窄境里的雨滴,却生动了世界的每一个小角落。

记忆的空白处,那些沦落四方的游子,都打开了紧闭的心扉,仿佛时间深处的秘密,都抛开了羞涩的面纱,应和着那颗萌动的心。

23

青葱校园,如果有个影子,叫作尘影,就必有另一个影子叫焰火。因为在我的眼里,你的眸光就是蓝色的火。

那时,我眼里的大地,布满了一千零一面镜子。越是想逃离,却越是靠近你。你被阳光拉长的影子,散发出沥青和松香的气息。

如今,那个陈旧的车轮,那滴锈迹斑斑的铃声,已在时光里渐行渐远。

倘若时间是一个车轮,你就是圈内一根细小的钢丝。曾经的风雨泥尘,被时光甩出了好远,一任我尽情回忆。

我是一个有秘密的人。请别转过身去,你看风里的凉与水里的火,都是命运的狂想曲。

直到周遭都静息,直到我在黄昏中望着你的背影消失,直到炽热的青春全部冷却。

唯有那条铺满砂石的小路,一直隐伏在我的内心世界。如果此生可以,我想再次被一块小石绊倒,让所有即将远行的人,绕开我的伤痕。

24

为了走近看清你的表情,我跋涉了很久。那一程山一程水,都快老了。

为了与那间小屋重逢,我追随着喜鹊的身影,跨越梦里的银河,被一片羽毛惊醒。

看清你的表情,就是看清时间的牙齿,在我心上噬咬的伤痕,甜蜜又惆怅。

昨夜的流星划过小小的窗口,照亮斑驳的青苔,也照亮我幸福的小尾巴。

尘世,变得越来越面目全非。而你的表情依旧清澈,仿佛山涧的溪水,怀抱着自己的初心。

你说把毕生的火焰和泪水,都交给了未知的远方。纵使打滑的小径,曾不小心扭伤了青春的腰肢。

为了与那间小屋再次重逢,我摒弃所有的黑暗,带来了黎明。为了看清你的表情,我洗净自己的手,捧住了青绿的光。

25

我并非只是从你的世界路过。爬上山巅,我想要好好看清远离尘世之外的世界。

携带精心制作的暗器,轻松就刺穿了云雾的帷帐。

爬上大熊山之巅,我看见草木摇曳着并不说话,一棵伤痕累累的树,仿佛正在呻吟。仿佛昨夜的枝桠,也向狂风举起了利剑。

如此的反抗,击碎了时间的砾石。

或许,黄昏那个孤零的背影,在和夕阳的一番对视与纠缠之后,又会让时间弓身致歉。

沿着山脊继续前行,一群蚂蚁正抬着食物在艰难跋涉,为了生存它们只有默默付出,没有退缩和叹息。

我必须向它们致敬,必须!

而午后的阳光,照在山顶。云朵的影子正走过来,一边靠近,一边离开。原来,那些最好的时光,都跑到天上做了云彩。

不说绵延的苍绿,捂着多少人间的悲喜;不说新安装的风车多么高耸入云,我的心已有电流经过。

登山的道路,突然转变了方向,好像拐进了天空的入口。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想起这一幕,却再也无法握住云朵柔软的小手。